<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知死活
    吴辰捕抓到这一幕,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可怜了自己这个小处男啊。随后聊了几句紧接着道:“刘哥嫂子,我再给你们写一个方子,这方子分为男女,你们抓药服下调理一下身体,只要你们坚持,十天半个月一准就能怀上孩子了。”

    言罢,他取过旁边一叠白纸,然后用毛笔在上面将方子写了下来,连带煎药和服药的时间方式都统统注明,最后方才交到了刘耀祖手中。

    “好兄弟,你刘老哥就不和你客气了,不过以后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就像前几天那个什么不开眼的政教处主任找你麻烦,一定要告诉你刘哥,刘哥一定帮你妥善解决。”刘耀祖看着手中的药方,笑容满面。

    “那肯定的,刘哥你放心好了。”吴辰笑道。

    之后再刘耀祖家中有坐了一会儿,闲聊了一番,吴辰时间都快八点了,随后便起身告辞了。

    刘耀祖立马打电话把秘书给叫来了,然后小李便开车带着他离开了市委大院,吴辰琢磨着一天都没有去会所,所以干脆在半路上就让小李转道金鳞会所了。

    显然小李知道吴辰的身份不一般,所以在下车的时候便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恭恭敬敬的交给了吴辰,让吴辰有什么小事情需要他帮忙的尽可能愤怒。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有一个市长秘书的电话也还不错,没准以后还能用得到。

    来到会所,客人还不少,李芬妹子她们都各自忙碌着,吴辰见状也随即上手,替几个客人进行了针灸和推拿。

    平时李芬她们给客人针灸推拿,一个最快也得将近一个小时,不过吴辰就不一样了,针灸推拿可谓是信手拈来,基本上十分钟就可以搞定一个客人。当然,也有人会说,十分钟便替一个客人针灸和推拿,这难道不会让客人感觉吴辰是在瞎弄吗?

    在这晚上回来会所的,基本上都是会所的熟客,自然知道吴辰的本事,所以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再说了,针灸和推拿就是为了解决腰酸背痛等症状,吴辰出手让他们腰不酸了背不疼了肾更好了,他们又怎么会计较时间的长短。

    再者,时间都是金钱,时间越短对于他们而言越好。

    晚上九点半,客人都已经离开了,会所也打烊了,吴辰和一众妹子们打了个招呼,便朝着江边走去了。在这炎炎的夏日,吹一吹江边习习凉风,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享受。

    顿时吴辰竟有种待在这修炼一番的念头,眼下已经快十点了,江边无人,再加上附件有着绿化带很茂盛,当即他便找到了一个好地方。背靠着大树盘腿坐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几个呼吸之间便进入了修炼状态,眼观鼻鼻观心心观万物!

    天道诀运行,虚空之中的淡薄灵气就好像找到了归属般往吴辰周遭游来,顺着毛孔进入吴辰体内,纳入丹田之中。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瞬间便已经到了凌晨了,而此时大树下的吴辰却如高僧入定,任凭树叶从眼前飘过依旧纹丝不动。

    “哎,灵气实在是太少了,想要突破到锻体境实在是太难了。如果能找到一些灵草灵物就好了。”半晌后吴辰睁开双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距离上次踏入凝气后期,已然快过了一个月了,但不管他如何修炼都无法打破壁垒进入锻体境,这让他颇为无奈。

    “可能是机遇未到吧,何必纠结,这时间点也该回去了!”转念一想,吴辰便思绪豁达,拍了拍衣服上的树叶,他随即站了起来。

    不过堪堪走到江边的小路上,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冷笑声。

    “妈的,真是不知死活,竟然连龙哥的面子都敢不给,打死活该。”

    “是啊,明知道龙哥的儿子就是被那个谁给废了的,竟然还去充当那个谁的狗腿子,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定眼一看,一群吊儿郎当的混混叼着香烟扛着棒球棍钢管之类的家伙事往不远处的小公园里面走去。

    不知为何,吴辰听到这话,竟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紧接着一个混混的话,顿时就让他明白怎么回事了,眼睛里顿时迸射出一道冰冷的杀机,在这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无比渗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毛哥……不对,长毛能打就算了,怎么他下面那几个小弟黄毛他们都这么能打,刚才被黄毛那小子在胸口打了一拳,现在我都感觉疼得要命,感觉骨头都要碎了。”

    “是啊,感觉他们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特别是长毛,我之前近距离和他接触的时候,竟然在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感觉长毛就好像是从尸山血海里面走出来的人一样,差点没把握给吓尿。”一旁的小混混也紧跟着附和,那怕是现在脸上都还有一抹恐惧挥之不去。

    不过很快一道不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能打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被老大一把枪给镇住了,再然后被我们打得头破血流?如果不是怕死的人太多了,我估摸着老大都会一枪把他给崩了。”

    “没死不过想来也差不多了,你们不知道,刚才我经过关着长毛那几个人的房间,少帮主正在里面让人狠狠的虐他们呢。”

    “长毛出事了?”吴辰的眉头顿时皱成了一个川字,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长毛他们几个替自己跑腿,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的模样。

    “龙哥是吧,上次绕过了你,这次你竟然敢动我的人,简直不知死活!”吴辰眸子里迸射出一道渗人的杀机。

    “阿飞哥,你有没有感觉突然背后发凉啊?”一个小弟打了个寒颤,有些惊恐问道。

    “是啊,我突然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另一个小弟有些恐惧的附和。

    闻言众人齐齐回头看去,在距离他们不足十米的地方,一个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面,一双冰冷的眼睛正注视着他们。

    “那……那是谁,不……不会是鬼吧?”这群混混看到吴辰,差点没给吓尿。

    “是你头,那是吴辰,老大要弄死的那个吴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