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零七章 不能忍
    很快,工作人员便在舞台上放好了五把椅子,五名裁判随后便被请了上去。

    很快,一个主持人上场了,不过这个主持人却是一个老师。这名老师慷慨激昂的介绍了一下五名裁判的身份。

    在说到袁渊、冯靖国、马老爷子的时候全场沸腾,顿时这体育场就好像炸锅了一样,甚至现在不少人手里面竟然开始挥舞着国旗,大喊华夏加油。

    反之,在介绍到棒子国的两名裁判的时候,欷吁的声音接连不断,一度导致冷场。当然棒子国的那些留学生也在奋力大喊着自己国家加油,但瞬间却是被那欢呼和呐喊给覆盖了过去。

    很快第一局比赛的双方队员便上场了,医科大这边派出的赫然是拥有凌菲儿、白羽两位校花的两女三男组合。而棒子国那边便赫然派出的是三女两男,众人惊骇的发现,这三个女孩子的容貌竟然比之凌菲儿和白羽两位校花不逞多让,而且胸大屁股翘,让会场的男孩子们忍不住眼前一亮。

    而两个男的,也是英俊潇洒,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简直就像是棒子国韩剧里面的欧巴一样。

    顿时不少花痴女赞叹的声音响了起来。

    双方比试人员都上台了,与此同时五名裁判也就考题做出来选择,在主持人的宣布之下,双方比试正式开始。

    第一场,比的是病理药理。主持人读考题,双方考试人员,在纸上写出病情的分析,用药等答案。

    “第一场第一题,温病风病怎么辨别!”

    “第二题,假令人其人喘满,心下痞堅,面色黧黑,脉象沉緊,是何症状,当以何药治之。”

    很快五道题都被主持人读了出来,为了让大家能够听到,学校还特意用广播广播了一便,让广大学子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在某种意义上也让学生们能够学到一些东西。

    这五道题都是伤寒论、难经等华夏古医术之中记载的案例,考得是学生阅历和阅读量。

    不过很显然,能够被排出来比赛,他们的能力自然不会差。十分钟过后,众人悉数停笔,将手中的答卷上交给了裁判,随后裁判们便开始讨论了起来。

    “应该没问题吧在,这些东西也就是伤寒论和难经里面的呀,没多难,怎么裁判组要讨论这么久啊?”

    “没多难,你还真有脸说,刚才是谁在一边听题目一边百度呀!”

    “应该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吧,或者是沟通障碍?”

    见裁判七八分钟都没有宣布第一局的比赛结果,看台上的众人忍不住开始议论起来,猜测着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久久没有宣布比赛结果。

    很快,众人的疑惑便消失了,原来第一局大家的表现都很好,所有人的答案都是答对了。这样一来也就是说第一局医科大和棒子国的交流团打成了一个平局。之所以裁判没有及时讨论出结果,是因为他们在讨论是否需要继续对第一局进行加赛。

    不过想了想,最终还是作罢了。

    当听到打成平局之时,大家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不过很快他们又不由得但心里起来。能打成平局,证明这些人的实力不可小觑呀,自己学校不会真的阴沟里翻船吧?

    很快第二局比赛便开始了,第二局比的是针灸。

    两边各自排出五名志愿者,棒子国交流团的充当医科大的患者,供其针灸。相反,医科大的志愿者供棒子交流团针灸。

    很快十名志愿者便站了出来,将衣服脱得只剩下一个大裤衩。

    “第二局开始,共十针,第一针外关、第二针神堂、第三针天蓉……第十针命门!”一连是个穴道从主持人口中道出。

    与此同时,参与比赛的十个人也从容不迫的开始为志愿者针灸,半个小时之后,每个志愿者身上都扎了十根银针。

    经过裁判检查之后,发现每根银针所对应的穴位都准确无误。

    “这局也是平局!”

    袁渊对着主持人道。

    主持人点点头,随即便准备将这个再度平局的消息给宣布出去。

    “慢着!”然就在此时,棒子国交流团的金先生,将主持人给叫住。随后对着袁渊等人道:“几位,继续着平局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比赛总要比个结果出来吧。”

    “哦,那不知道金先生你有何高见?”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齐齐往金先生身上看去。

    金先生道:“之前的穴位太过普通,我们再挑几个隐蔽、难寻的穴位不就可以,如果三位不介意的话,要不我亲自出题如何?”

    “既然金先生有此雅兴,那就请金先生出题好了。”对于自己这一边五人的针灸水平,袁渊等人有目共睹,稍加培养假以时日必定成为杏林高手,故此也不担心他们会找不到穴位下错针。

    “好!”金先生眼睛里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光芒,随后站了出来,拿过话筒,“由于再度达成了平局,所以这次特地加赛。我会再度出题共三个穴位,请大家听清!”

    “第一穴为腰俞!”

    此言一出,凌菲儿与白羽两女浑身一震,凌菲儿更是黛眉紧皱,虽未医者但她二人毕竟都是女儿之身。腰俞穴乃是两股之间,若要针灸,那自己的手必然会触碰到眼前男子的隐秘部位,这……

    “金先生,你这太过了吧?”孟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愤怒道。

    “哦,在下着实不知我那里做过了,还请凌校长您解惑。”金先生明知故问。

    “哼!”孟云先是冷哼一声,紧接着气愤道:“你明知道腰俞穴乃是隐秘穴位,而男女授受不亲,你出此题又是何意?”

    观众席上,众人看到自己嚣张竟然与棒子国的人争论了起来,一时间不由纳闷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说了一个穴位就开始争论了?”对穴位不甚清楚的人纳闷的问道。

    “妈的,我知道了,这腰俞穴是在屁股上的,妈的,这死棒子竟然要我们的女神校花在那些棒子的屁股上扎针,我草特么了戈壁!”

    “死棒子,草泥马勒戈壁,你怎么不让你家黄花大闺女在我们屁股上扎针呀?”

    “什么,这不是明摆着恶心人吗?我就说这些棒子不安好心,艹!”

    众人得知腰俞是什么穴位之后纷纷破口大骂,甚至有不少人直接拿起手中的瓶子,往主席台上扔去。顿时这体育馆的场面近乎失控。

    凌菲儿和白羽可是整个医科大所有男同胞们心目中的女神,眼下这棒子国的人竟然让这两位女神在棒子国那群小白脸屁股上扎针,他们能忍?

    一些脾气火爆的直接从看台上冲了下来,愤怒的往舞台方向冲去,一个个袖子高高撩起,俨然一副要干死这金先生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