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三百零三章 人名树影
    金鳞会所,吴辰办公室里。

    吴辰、袁渊、冯老国手静静的在沙发上坐着。

    “冯老先生,之前在江宁多有得罪,还望老先生不要见怪呀!”吴辰朝着鹤发童颜的冯靖国老先生道。

    “小神医此言差矣,当时确实是小老头着相了,应该说小神医点醒了我才对。”冯靖国摆了摆手,随后感叹道:“没想到小神医竟然是袁老哥的师门长辈,这真是我们华夏中医之福呀!”

    吴辰笑了笑,对于袁渊将这个事情道出并没有什么意外,因为在他让冯靖国去找袁渊的时候便已经意料到了。

    “师叔祖,中医院的办公场地已经准备好了,疑难杂症科也挂牌了,您看看什么时候开始出诊呢?”袁渊开口问道。

    此言一出,冯靖国也赶忙目光灼灼的望向吴辰,那双混沌的眼睛里散发着一种光芒,一种渴望得到更多知识的光芒。其间还夹杂着几分迫切,迫切的希望吴辰能够开始出诊,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学到更多的医学知识。

    那天从欧阳家离开之后他便直飞皖南,一下飞机马不停蹄的就到了袁渊家里拜访,两人畅聊一番过后,发现袁渊对中医的理解竟然远远的把自己甩在了后头,于是他干脆在袁渊家住下了,两人没事就在葡萄架下畅谈中医。

    随后袁渊也没有隐瞒,告知他这一切都是吴辰教导给他的,故此他现在迫切的希望能够再度看到吴辰一展妙手。

    “明天吧!”吴辰想了想道。

    “那对于出诊和诊金的要求呢?”

    “你们医院能够处理的病,不治;强奸犯、贩毒者等十恶不赦之辈,不治;其他人不论贫穷富贵,一视同仁。诊金,患者家财十分之一。”这些吴辰之前就想好了,所以不假思索便说了出来。

    “好的!我知道了,不知道师叔祖您还有什么交代的事情吗?”袁渊有些兴奋的问道。

    吴辰想了想,紧接着道:“我之前就说过,我不可能一直待在医院替人治病,所以治病的名额你们最好控制一下,就一礼拜五个吧。”

    “好的!”这个袁渊他们早就料到了,因为中医治疗本就麻烦,而且耗费精力,所以一礼拜五个他们觉得已经够多了。平时他们自己出诊,一个月也至多一两个罢了。

    “还有,虽然名额有限,但我不希望出现黄牛这种东西,这个名额只交到需要的人手中。”吴辰想了想,一脸凝重道。

    身为一个医务工作者,很清楚一个这种名额对人们的诱惑力,一旦名气出去了,名额有限,必然会诞生黄牛。到那时肯定会导致就算自己有心为穷人治病,穷人也买不起一个号的情况出现。

    “师叔祖我保证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请您放心!”袁渊信誓旦旦的保证着,那张红润的童颜上闪过一抹愠怒,显然对于黄牛也是深恶痛绝。

    “师叔祖,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和老周就去医院准备了。”袁渊紧接着道。

    “行,我送你们出去吧!”

    吴辰点点头,随后他便送这两位老人来到了会所门口,而此时袁老的司机已经是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将他们送走了,吴辰再度回到会所准备去林思雨办公室找林思雨和张琳两人。但来到大厅,却发现那位刘副市长竟然还在那坐着,看到自己回来了,立马起身。

    “刘副市长,您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吴辰好奇的问道。

    刘副市长道:“我的确时找吴小神医您有点事情,不知道吴小神医是否方便。”

    “当然,刘市长你但说无妨!”吴辰点点头,看了看对方的脸色,紧接着道:“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就去我办公室坐会儿吧。”

    “好!”刘市长点点头,随后两人便一前一后进到了办公室。

    “是这样的,我知道吴小神医你医术通神,我想让您看看我这身体是不是出了点什么问题,为什么我这四十好几了,竟然还没有子嗣。”屁股还没有坐热,刘副市长就急不可耐的开口了。

    闻言,吴辰瞥了一眼刘副市长面相,眉头微微一皱,因为这刘副市长的面相赫然就是儿女双全的面相。而现在这刘副市长都四十好几了,竟然还没有子嗣,这实在有点不正常,旋即疑惑的问道:“那不知道刘副市长你和夫人之前有没有到医院做过相应的检查呢?”

    “都做过了,皖南大大小小的医院都检查过了,但医生都说我们两的身体都很健康,根本就没有问题。但这七八年过去了,愣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刘副市长无奈道。

    “咦!”而就在此时,吴辰眼前一亮。他在这刘副市长身上竟然发现了一缕近乎宁为实质的怨念,这股怨念竟然化为了诅咒,隐藏在刘副市长体内,倘若不是刚才有一缕怨气外泄,他差点没有发现。

    或许这就是导致刘副市长明明儿女双全却膝下无子的原因,不过这刘副市长身为国家官员,自有国家气运护体,再加之为人正直,为何会有怨念寄存在他身上,甚至演化成了诅咒呢?

    “吴小神医您是不是看出了点什么呀?”刘副市长紧接着问道。

    “确实有点发现,不过并不是刘副市长你身体的问题。”吴辰点点头,想了想道:“这怀孕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而且和你们居住的环境也有所关联。如果男女之事是阴阳交合,那倘若周围的五行气场有问题的话,也会导致阴阳不稳。

    故此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能够去到刘副市长家里看一看,再了解一下夫人的身体状况,这样才能下最终的定论。”

    “好,那就麻烦吴小神医了。不过我家那位昨天回娘家了,恐怕要过两天才会回来,不知道过两天吴小神医你还有时间吗?”刘副市长问道,倘若没有见识过吴辰的医术,听到吴辰这阴阳五行的理论,没准还会以传播迷信将吴辰给抓起来。

    不过上次见识过吴辰的医术之后,他就知道吴辰不是一般人,而且能爬到这个位置,他自然知道这世界奇人很多,甚至很多传说中的东西都藏在世间,自然就不会奇怪了。

    “当然,等夫人回来了,刘副市长你打我电话好了。”吴辰点点头。

    这刘副市长能够一大清早来会所祝贺,而且还帮自己解决了‘疑难杂症科’审批的问题。所谓投桃报李,这样一个小要求他自然不会拒绝。

    再者,对方为人清正,且是主管卫生的副市长,自己要传扬华夏中医,以后说不得要经常打交道,能较好自然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