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九十二章 挑战认知
    “你们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何会对此子如此恭敬?”

    吴辰离开之后,欧阳老爷子转过身,双手负背,一双混沌但却充满睿智的眼神,落在了欧阳家上上下下数十口嫡系身上。

    “的确很疑惑,就算他是武道宗师、教我们改良版的五禽戏,于我们家有大恩,但也不消爷爷行此大礼吧?”

    欧阳军站出来道,在他看来,自己爷爷就是欧阳家的天,天都弯腰了,那岂不是代表着欧阳家要向那少爷鞠躬弯腰?

    虽然他知道吴辰之能量很恐怖,但自己欧阳家乃是堂堂江宁大族,用最通俗易懂的话来说,那就是土霸王。有谁见过土霸王向人如此恭敬的吗?

    “是啊爸,您可是咱们欧阳家的天呀!”欧阳振华的夫人,也就是欧阳磊等人的母亲站出来道。

    “呵呵,天又如何,那是因为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五禽戏重要,不知道武道宗师的恐怖。”

    欧阳老爷子眯着眼睛笑了笑,看了看摄像机中拍得视频,笑容满面,得意道:“就是这改良的五禽戏,放在古代就是一本武功秘籍,能让人从此成为武林高手的秘籍。”

    “爷爷,武林高手又怎么样,我不否认吴神医功夫了得,吐气如练捻花杀人,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他速度足够快,或许能够躲得过子弹,但要是机关枪轮射、炸弹爆炸、炮弹轰炸、飞机导弹呢?”

    欧阳军不解道,在他看来,现在的社会什么最厉害,就是枪杆子最厉害。他手底下不是没有厉害的人物,就好比马叔,以一敌百绝对不成问题,但前提是这一百个人手里面都没有拿枪。

    如果这一百个人手里面都有着枪的话,恐怕就算马叔再怎么厉害,也绝对会被直接打成筛子。

    “是啊,俗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别说是枪炮了!”

    众人深以为然,紧跟着附和着,就连欧阳振华也不例外,毕竟他们都是在科学社会下成长的。

    “呵呵,那是因为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武道宗师。”欧阳老爷子不屑的笑了笑,最终目光落在了马叔身上,“小马,你是武道中人,就由你来告诉告诉他们什么叫做武道宗师吧。”

    “好的,老爷子!”马叔站了出来,郑重其事道:“练武者一般将武道境界划分为明劲、暗劲、化劲。明劲伤人筋骨,暗劲伤人五脏,化劲伤人神气。

    也许说这些东西,无法更形象的表述,那我就演示一下好了。”

    言罢,马叔健步如飞,从旁边取来一块青砖和一个还未成熟的西瓜回来了。先是将青砖握在手上,随后另一只手化为手刀直接向青砖上斩去。

    “卡兹!”

    下一秒青砖的上部分直接被打得粉碎,而下部分完好无损。

    看到这一幕,欧阳家众人的脸上非但没有出现凝重发而闪过一抹戏谑,在他们看来,这种和大街上胸口碎大石压根就没有半点区别。

    马叔显然早已料到这一幕,所以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仍旧继续着自己下一步的动作,只见他挥出一掌,直接按在了西瓜上。

    当按下去之后,马叔整个人都变得虚弱了,如果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萎靡不振。

    众人被他这一掌弄得可谓是莫名其其妙,愣是不知道他究竟来这么一出是为了什么。甚至心里还有点感觉他在装神弄鬼的感觉。

    而就在此时,马叔掀下一块西瓜皮,一滩黄色的西瓜汁从里面流了出来,洒得满地都是。再顺着开口看去,里面一点西瓜馕都没有了。

    “这……这怎么可能?”终于大家的脸色都变得了,变得无比难看。

    刚才马叔明明就是轻描淡写的摸了一下,里面的瓜馕怎么就变得粉碎了?如果这一掌要是打在人身上,那岂不是五脏六腑都要粉碎?

    念及于此,众人眸子里纷纷闪过一抹惊恐,看着马叔的眼神可谓是一变再变。

    “我打破青砖的用的是明劲,一拳下去打断人骨头不成问题。而打西瓜的那一掌则是用的暗劲,暗劲有着渗透的效果,外部完好,但内部早已破碎不堪。而我才是暗劲初期,所以使用暗劲之后人就会变得萎靡不振。”

    马叔站出来为大家解释着,“如果达到了暗劲大成,那暗劲使用行云流水,根本不会有半点阻碍。暗劲之后则是化劲,化劲强者倘若想要杀人,一举一动皆可完成,而且百步之内,取人首级轻而易举。”

    谈及化劲强者马叔的语气明显变得急促起来,整个人显得无比激动。化劲强者,那可是他这些暗劲武者的追求,唯有踏入化劲才能向更高的武道境界进军呀。

    “马叔,不得不说这化劲强者的确很恐怖,放在古代那肯定是单枪匹马足可以取上将首级的武林高手。但现在科技这般发达,狙击枪的射程足足有上千米,难道还狙杀不了一个武者吗?”欧阳军不解的问道,似乎是觉得自己话有点唐突,他赶忙解释道:“马叔,我不是对武道有偏见,而是因为的确很疑惑,所以……”

    “军少你不用解释,其实我知道大家都很疑惑,你们听我继续解释好了。”

    “化劲圆满才能甄至宗师,一旦踏入宗师之境便会诞生护体真气,宗师催动护体真气,子弹根本就打不破。”

    “这……这怎么可能?”

    闻言,众人脸色大变,护体真气,这怎么越听越想神话小说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姜无双。”马叔发问。

    “姜无双?姜家少帅,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将军,三年前被封为元帅,之后便销声匿迹的那位吗?”欧阳振华停顿了几秒,紧接着问道。

    “对,就是那位。而他就是一名武道宗师,十年法卡山一战,姜无双正好突破到宗师之境。正是他冲进越国敌军大本营之中,三进三出,斩越国三大化劲强者,砍越国上将之首级,才使得本陷入困境的华夏大军反败为胜。”

    “三年前库页岛一战,姜无双凭宗师之能,在两国武道擂台之上,三战三胜,打得俄国高手无人敢掠其锋芒,就连克里姆林宫的那位大帝都称之为国之脊梁。正是因为这一站,姜无双直接被授予元帅之位,成为我华夏的护国元帅。”

    “这……这不可能吧,新闻里不是说这都是姜元帅运筹帷幄才得以奠定诸多大战的胜局的吗?”

    有人疑惑的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马叔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欧阳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