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八十七章 不听劝会天谴
    “所谓人在做天在看,我观张队长你印堂发黑,恐怕马上就要倒大霉了呀。”吴辰盯着张队长的脸,一本正经道。

    “倒你马勒戈壁,你特么想死是吧?”张队长双手猛的往桌上一砸,整个身子往前倾,一双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吴辰。

    “我说的是实话,不信的话你等几分钟好了,五分钟之内要是你不倒大霉,我二话不说就在这上面签字,怎么样?”吴辰靠在椅子上道。

    “好,我就等个五分钟!”张队长坐了下来,靠在椅子上,一脸玩味,他可不相信自己会到什么大霉运。

    与此同时,江宁市公安局,侯副局长盯着自个手下,“你确定今天没人到餐馆出警,也没抓过人?”

    “是的侯局,我上上下下问了个遍,连扫黄组都没拉下,他们都说没有!”手下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行了,那你先出去吧!”他摆了摆手,眉头微微一皱,“难道是下面派出所的人干的?”

    想到这里,他赶忙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侯哥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我那事情有着落了?”张队长所在的派出所大门口,一名大腹便便的警察从现代警车中钻了出来,手里手里提着个公文包,满脸笑容。

    “出警?这怎么可能?就我这小地方,也就是帮帮老百姓盖盖章、上上户口,别说出警了,上报下班一天也不见得要出去几趟。”肥胖警察苦笑道。

    “行,你也别抱怨,反正在那都是为人民服务!”

    “是是是,都是为人民服务,不过我还是更想去大一点的地方为人民服务去。侯哥您啥时候能拉小弟一把呀?”肥胖警察隐约的表达自己希望调走的意思。

    “老弟你最好祈祷这次我没事吧,不然别说拉你一把了,就是我自己都要去街上要饭了。”侯副局长忧伤的声音响起。

    “这怎么可能?难道出什么大事情了?”肥胖警察诧异的问道。

    “还不是有个不开眼的,竟然把一个招惹不得的人物抓到警察局了,马勒戈壁,这是要把老子坑死呀。好像是叫什么张队长吧,妈的,老子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侯副局长气愤的声音响起,“我也知道你们派出所应该出警的可能性不大,但分局和总局我都查了,根本没在餐馆抓过年轻人,也没叫张队长的,所以才不得已给你们打电话呢。先这样吧,我继续给其他派出所打电话去。”

    “张队长?不会是张康那小子吧?”肥胖所长心里咯噔一下,快步跑到了派出所,冲着前台女警问道:“小李,今天咱们出警了没,有没有抓什么人回来?”

    “有,张队长出去了一趟,带了一个年轻人进了审讯室呢。”女警回道。

    完了!

    肥胖所长的心瞬间拔凉拔凉,还未等他向侯副局长回话,侯副局长咆哮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吴勇,老子把话撂在这了,老子要是上街要饭了,你特么的也别想好过。”话音一落,紧接着只听到‘啪’的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吴所长愣在原地,半晌后方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道:“张康,老子艹你马勒戈壁!”说完他就疯狂的往审讯室方向跑去。

    他的吨位足足将近两百斤,跑起来感觉就想地震一样,派出所办公室里面的警察纷纷抬出头来,看到自个老大怒气冲冲的样子纷纷被吓了一大跳。

    “哈气!”

    审讯室中,张康只感觉背后一凉,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看了看手表,道:“好了,五分钟已经到了,我并没有倒霉,签字吧!”说着,把笔往桌上一扔。

    “不着急,还有十几秒呢,马上你就要倒霉了!”吴辰摇了摇头。

    “倒你马勒戈壁,我看你丫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不签是吧,老子帮你签!”张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起身准备打算强行让吴辰签字。

    就在他走到审讯室门口的时候,吴辰道:“你的霉运来了!”

    “你特么找死!”张康不以为然,反而以为吴辰是在骂他,顿时大怒。

    然就在此时,‘哐当’一声审讯室的大门直接被踹了开来,闻声张康赶忙往身后看去,然就在此时审讯室的大门不受重负,直接倒了下来。

    “艹!”

    张豪大惊,赶忙伸出手去挡,但还是晚了一步,门直接砸在了他的脑门上,顿时鲜血一个劲的往外面冒,没一会儿整张脸上都是鲜血,看起来甚是吓人。整个人捂着额头嗷嗷直叫。

    “我说了你霉运要来了吧,你还不信!”吴辰一脸戏谑道。

    “你特么给老子等着!”张康狠狠的瞪了吴辰一眼,而后转过身就破口大骂,“谁特么的踹门!”

    “老子不仅踹门,老子还踹你了!”一个怒起来像个两百多斤孩子的吴所长阴沉着脸走了进来,一脚就往张康身上踹去。

    “所长怎么是……”

    ‘你’字还没说出来,吴所长的将近七八十斤的腿直接踹在了他的腹部,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所长你踹我干嘛?”张康捂着胸口站起来不解的问道。

    “我特么还打你呢!”一想到自己升迁之路差点被这丫的给毁了,吴胖子怒不打一处来,冲到张康面前直接拳脚相加。然张康根本就不敢反抗,没一会儿就被打得卷缩在墙角嗷嗷直叫,脸上更是鼻青脸肿。

    几分钟过后,吴所长方才停下手,眼巴巴的走到吴辰面前,点头哈腰道:“吴……吴先生,是我御下不严,冲撞了您,我在这向您道歉,向您道歉,还请您能原谅。”说着不停地朝着吴辰鞠躬道歉。

    这一幕,看得紧随吴所长赶过来的警察同志们一个个都傻眼了,而把吴辰抓起来的陈队长等人更是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如坠冰窖浑身发凉,他们总算是明白了这一路上吴辰为什么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了,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怕自己呀。

    “可别,我可不敢。总之罚款我是交不起了,你们把我送到监狱里去,让那些罪犯把我四肢给打断吧!”吴辰起身闪开,站在了一旁双手抱胸,戏谑道。

    “谁敢动吴神医你一根毫毛,我扒了他的皮!”审讯室外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警察制服,一个就知道官不小的人走了进来。

    “吴神医你没事吧?”那人走进审讯室慌慌张张的走到吴辰面前,忐忑道:“吴神医您……您没事吧?”

    “是你啊。”

    来人正是火急火燎从江宁市警察局赶过来的侯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