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八十一章 坐地起价
    “袁老哥呀,好,我明天就去皖南找他!”冯老医生一听到袁渊两个字眼前瞬间一亮,忙不迭的说着。

    吴辰点点头,正好这会儿欧阳家的司机已经将车开到了大门口,吴辰谢绝了欧阳磊要一直把自己送到家门口的好意,直接让司机把自己送了回去。

    “爸妈、小妹,你们怎么不先睡呀?”回到家,见到一家人正在客厅等自己,随即问道。

    “哥还好意思说,你这大半夜没回来,又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打你电话又打不通。”吴蕊揉了揉眼睛,对着吴辰撅了噘嘴道。

    “你们打我电话了?”吴辰纳闷道。

    “都快把你电话打爆了,一直关机一直关机!”吴蕊没好气道。

    “额,应该是手机刚买,电量不多,所以才关机的。”吴辰掏出手机一看,果不其然,手机赫然是板砖一块,满怀歉意道:“爸妈小妹,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

    “别听你妹妹在这乱说,我们年纪大了,觉少,少睡会也没事。”吴瑞明摆了摆手,随后冲着古灵精怪的女儿没好气道:“行了,快回去睡觉吧。”

    “哼,睡就睡!”吴蕊气鼓鼓的哼了一声,蹦蹦跳跳的来到自个房间门口,在进房间之前还不忘冲着吴辰做个鬼脸,“re…re… ”

    见状,三人哭笑不得,看着小丫头片子的背影,眼中满满的爱意。

    “好了,现在也挺晚的了,小辰你也早点休息吧。”赵红缨冲着儿子笑道,见吴辰点头了,便和吴瑞明回到了自己房间里面。

    虽然隔着房门,但吴辰却可以清晰的听到父母的哈欠声。这那里是什么觉少呀,根本就是害怕自己出什么事情,所以才强忍着疲倦等自己回来呀。

    想到此处,眼睛里不禁多了一层迷雾,心里打定主意,不管如何,都不会让自己的家人受到半点伤害,就算是天王老子都不行。

    “……”

    “额,这一觉睡得实在是太沉了,不过好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

    第二天半上午,吴辰才从床上爬起来,原本由于给欧阳老爷子治疗消耗的真气也通过这一觉补充了回来。

    不过很快他便感觉一股强烈的饥饿感袭来,于是一溜烟的就跑到卫生间刷牙洗脸,没一会儿便出现在客厅里面,一只手端着粥一只手拿着根油条,狼吞虎咽的吃着。没一会儿厨房高压锅里半锅的粥就被他给统统喝下去了。

    “时间差不多了,店里应该马上就要忙起来了,要快点赶过去了。”吴辰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将吃饭的碗筷洗了一下就出门了。

    小妹是和爸妈一起坐三轮车过去的,所以自行车自然而然就给吴辰留下来了,骑着自行车,他很快便来到了自家店门口,刚来到店门口,他的眉头就直接皱成了一个川字。

    “周老板,店租不是之前就谈好了吗?而且我租你家店面满打满算也才半个月的时间,你这突然跑过来说要涨店租,这说不过去吧?”

    餐馆内,吴瑞明穿着围裙站在那,看着坐在凳子上穿这笔挺西装的周老板,皱着眉头道。

    “是啊周老板,而且我们给你的租金也不低了,足足两千八百块钱一个月。”赵红缨也不禁皱了皱眉,夹杂着几分不悦道:“而且我们昨天把旁边的店面也给租下来来了,面积比你这个店面大了好几个平米,价格也就是两千八百块。”

    “比我这大又怎么样,我这个店面可是个风水口,聚财的。别说两千八了就是两万八想要的人都多着了。反正就一句话,租的话就涨租金,不租的话你们现在就给我搬出去。”周老板蛮不讲理道。

    “再说了,据我所知你们的每天的生意都火爆得不行吧?一天下来收入最少也得四五千,我涨点租金对你们来说也就毛毛雨而已。”周老板紧接着道,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

    一听这话,吴瑞明夫妻两算是明白了,同时也想了想到底要不要同意这周老板涨店租。

    片刻后,吴瑞明道:“行吧,那周老板你大概要涨多少房租呢?”

    其实在吴瑞明心里那是一百个不愿意让周老板涨店租,因为这周老板明白这就是看自己生意好,来讹诈自己。

    但他也没办法,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如果不让张店租的话,这周老板肯定会胡搅蛮餐。虽说自己已经买下了旁边的店铺,但店铺之前是卖水果的,里面什么排风扇什么煤气管道都没有接通,想要用最少得三四天之后才行。

    如果自己三四天都不开张的话,那原本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名气和熟客恐怕都会没得七七八八了。而且最关键的是,三四天这可是足足好一两万的收入呀,就这么从手里面溜走了,这也太可惜了。

    见吴瑞明的气势弱了下来,周老板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弹了弹手里的烟灰,掏出手机找到计算器,一边计算一边道:“两万八却是有点多了,这样吧,就定一个月两万五吧,押一付三,你们之前给了我六千四,这次你需要再给我九万三千六百,零头抹掉,你直接给我九万三好了。”

    “你怎么不去抢,两万五的店租,我都能去万达商圈租一间店面了,你当我们傻吗?你这明摆着就是敲诈!”周老板话一说完,之前一直没有插嘴的吴蕊愤怒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气鼓鼓道。

    “小姑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别忘了我才是这个店铺的主人,你们想继续租下去就交钱,不想租就搬走。”周老板冷笑道:“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天的收入就不下五千,我这两万五的店租也就是你们一个礼拜的收入罢了。”

    “这……”

    一时间吴瑞明、赵红缨、吴蕊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然就在此时一道冷冽的声音骤然响起,“就算只是我们一个礼拜的收入,那也是我们辛辛苦苦劳动而来的收入,这又与你何干?”

    这声音吴瑞明等人再熟悉也不过了,回头一看,不是自己的儿子(哥哥)又会是谁?

    “哥,你来了,这人太可恶了,见我们家生意好竟然坐地起价!”吴蕊快步跑到吴辰身边,勾起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指着周老板气鼓鼓道。

    吴辰拍了拍她的手臂,“我在外面听到了呢,放心,这件事情交给哥哥来处理就好了。”

    “小子,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未等吴辰说话,周老板就率先开口了,阴沉着脸质问道。

    “字面意思!”吴辰冷笑了笑,道:“当然,如果你理解能力不够的话,我可以为你解释一下。解释就是,想坐地起价,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