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七十一章 宣判死刑
    “滚,给我把他四肢都给我打折了,然后给我扔出去。”朱总一脚将他踹开,直接宣判了他的死刑。

    话音一落,欧阳军身后的保镖骇然出手,对朱总动过手的几个男生的腿直接被踩断。冯明更是凄惨无比,四肢直接被断,鲜血混杂着森白的碎骨在灯光下显得无比渗人。

    顿时凄惨的叫声便在包厢之中此起彼伏,与此同时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也在包厢之中弥漫。站在一旁的女孩子看到这一幕差点没给吓傻了。

    “朱总,这件事情是因这个女子导致的,要不就让这个女子向朱总您赔罪,好好陪陪您如何?”陈霸天将朱总不善的眼神落在了自己儿子身上,赶忙提议道。

    “爸,思云是我的女朋友啊。”陈阳激动道,他追了何思云两个多月,炮还没打就要拱手让人,他怎么甘心。

    “你想死还是想活?”陈霸天冰冷的声音响起。

    陈阳沉默了,半晌后抬起头对何思云道:“思云,你就好好陪陪朱总吧,我相信朱总肯定会对你好的。”

    “你……”何思云脸色发白,不过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来到朱总身边。

    “不错,挺识时务的!”朱总点点头,一把将何思云拉到怀里,大手径直伸到何思云的裙子里,大庭广众之下便赤裸裸的玩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阳顿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然就在此时,朱总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不过你就给我一个人找了女伴,难不成打算让军少、张总他们干看着不成?”

    “那……那朱总您觉得应该怎么样?”陈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里不正好还有四个吗?都长得听嫩,应该还是雏,那就都留下来给我们赔罪吧?”朱总火辣辣的眼神从包厢中其他四名女生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和吴辰一同坐在角落里的李璇身上,指着李璇,转过头对欧阳军道:“军少,这个应该还符合你的胃口吧?”

    军少看了李璇一眼,点点头,“还不错!既然朱总你的气消了,那五个女孩留下,其他人就给我滚吧。”

    “凭什么,打你的是他们,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这是逼良为娼,你们还有王法吗?”一听到对方竟然要自己陪睡,李璇顿时就坐不住了,愤怒的站了起来。

    “王法,呵呵,在江宁,本少爷就是王法。”欧阳军站了起来,森冷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对着身后保镖道:“给我把她拖过来,竟然敢在本少爷面前提王法,那我就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王法。”

    原本欧阳军是打算让李璇倒倒酒之类的,并不想对她做什么,毕竟对于他这种人物,想要什么女人没有。李璇虽然长得不错,但想入他的法眼,却还是差了点。但眼下李璇竟然敢在他面前提王法,在偌大的江宁,谁不知道她欧阳军就是王法,顿时他就怒了。

    保镖闻言,二话不说,大踏步便来到李璇面前。

    看着面前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李璇心里七上八下,赶忙将自己父亲抬出来,“我告诉你,你们不要乱来,我爸是李兆丰,你们要是对我动手动脚,我爸一定会跟你们拼命的。”

    “什么?江宁电子大王李兆丰?”

    听到‘李兆丰’三个字,冯明等人眼中尽速闪过一抹骇然,就连和秦霸天一通来的公安局副局长和工商局局长都不例外。

    之所有会被称之为江宁手机大王,那是因为整个江宁的电子商场,李兆丰几乎都有股份,而且绝大多数还是占据大头,身价十亿有余。

    而且据说他早年丧妻,只有一个女儿,父女二人相依为命,一旦动了他的女儿,不拼命才怪呢。

    “电子大王李兆丰,好像是有点印象!”欧阳军点点头。

    见状,李璇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然下一秒一道冷冽的声音骤然响起,顷刻间她不禁浑身一颤,“不过那有如何,今天就算天王老子在这,都没用!”言语间,欧阳军的眸子里更是闪过一丝暴虐。

    闻言,李璇彻底绝望了,眼睛里充斥着不甘,但却也无可奈何。

    同时保镖再也没有顾忌,为首保镖没有丝毫迟疑,伸出手就往李璇抓去。

    突然,一只手拦在了保镖面前。

    顿时一道道不可思议的目光往这边射来。

    只见吴辰伸出手挡在了李璇面前,脸色淡然,嘴角微扬,流露出一副任凭敌军围困千万重,我自巍然不动安如山的架势。

    他怎么敢?

    冯明、何思云等人瞪大眼睛,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吴辰一般。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卫生间发生的事情从始至终我们就没有参与,你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吴辰淡然的声音想起,言语间一股凌然的杀气迸射而出,原本就有些寒冷的包厢变得越发森冷,那怕是站在两边经历过生死、手底下见过血的保镖都不禁感觉胳膊膀子直发凉。

    “小子,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挑衅我吗?”

    欧阳军眉头直接皱成了一个川字,挑衅,这俨然就是赤裸裸的挑衅。自他成为江宁地下世界的霸主、一时间江宁黑白两道谁见到他不是忌惮无比,今儿个竟然被接二连三的挑衅,孰可忍孰不可忍。

    “我并无挑衅的意思,只是想和欧阳少爷讲个道理。不过欧阳少爷硬要把讲道理理解成挑衅,我无所谓。”吴辰耸了耸肩,无所畏惧道。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陈阳、冯明、何思云等人看到欧阳军那阴沉的脸色,弄死吴辰的心都有了。

    “好,很好,原本我不准备杀人。既然你们不识好歹,那本少爷别就把你们统统丢尽宁水湖里喂鱼。”欧阳军冰冷的声音响起。

    宁水湖,是江宁的第一大湖,就在距离市中心不远处的大山里头,湖面辽阔,汇聚了四面八方的支流,四面环绕大山,根本就不用担心溃堤、滑坡的问题。故此其深度也极其恐怖,别说是被人故意丢进去,就是失足落水没人及时营救的话,都极有可能溺水而亡。

    “军少,这不管我们的事啊,是他疯了,军少求求你放过我们,放过我们……”

    “是啊军少,是这小子自己找死,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一听到欧阳军那冰冷的声音,陈霸天、陈阳、何思云等人吓得脸色发白,差点没晕过去,自己可还年轻,还有大把的青春大把的钱财等着自己去挥霍,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与此同时,站在吴辰身旁的李璇也被吓得花容失色,毕竟都还年轻,根本就没有做好生与死的准备,又岂会不惊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