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六十九章 不知死活
    看到这一幕,两旁的服务员不禁屏气凝神,看都不敢多看这个叫军哥的男人一眼。

    欧阳军,江宁欧阳家的人,江宁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佬,而这夕云楼赫然就是欧阳家的地盘。换句话说,夕云楼就是他欧阳军的地盘。

    由于欧阳家家庭会议的决策,欧阳军被要去放弃地下黑势力,逐渐洗白。所以他最近就和眼前这几位煤老板搭上了车,希望能够和他们开发江宁附近新发现的一个金矿。

    要知道金矿这东西来钱的速度可别在地下世界打打杀杀强多了,眼下生意都快谈完了,竟然给自己来这么一出,他岂能不怒。

    “走吧,我们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动我欧阳军的客人。”欧阳军用手绢擦了擦手,道。

    “军少,不用您亲自去吧,我们去把那群不开眼的人带过来就好了。”这会儿站在欧阳军身后的一名黑衣男子站了出来,恭恭敬敬道。

    “是啊,军少的情意老朱很感激,但这件事那能让军少你亲自去呀,让下面的人把他们带……”老朱也赶忙道。

    “无妨,正好吃饱喝足了,走动走动也好。”老朱话还没有说完,欧阳军便抬起手将他的话打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好了,咱们也吃好喝好了,要不我们大家就散了吧?”冯明看大家也吃得差不多喝得差不多了,随即道。

    “行,那大家就散了吧,等下我去买单。”陈阳道。

    听到这话,众人脸上笑意更浓,巴结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对了,思云你和我去我爸那个包间吧,正好让我爸见见你这个未来儿媳妇。”陈阳紧接着冲着旁边的身旁的何思云轻声道。

    “好啊!”何思云大喜,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再去卫生间补补妆,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自己未来公公面前,这样也可以给自己长点分不是。

    “行,那思云你就和陈总去见未来公公吧,我们回去吧。”和何思云玩得很好的那个女子打趣道。

    随后女子转过头,看向吴辰和李璇两人,阴阳怪气道:“某些人,还不走呀,难不成还让人夕云楼的人把你们请出去不成?”

    “呵呵!”吴辰轻笑了笑,随后缓缓吐出了几个字,“现在才想走,晚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闻言,众人齐齐一愣,就是陈阳眉头都不禁皱在了一起。不过还没等他们继续发问,‘哐当’一声,包厢门直接被踹了开来,一群身穿黑衣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口。

    “刚才是谁动了我的朋友,给我滚出来!”

    与此同时,一道冷冽的声音骤然响起,顿时包厢内的温度骤降八度,众人不禁背后直发凉。

    “你……你们是什么人?”看到包厢门口这群气势汹汹的黑衣保镖,众人目光一凝,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是什么人,刚才你们这群人把老子打了就不认识老子了吗?”老朱从黑衣大汉身后站了出来,一双充斥着阴霾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这群人,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冯明身上,冷笑:“刚才你不是还叫嚣着只要我敢来到你们包厢,你就把我双腿给打折了吗,怎么还不动手,难道没胆了?”

    “是你!”看到朱胖子众人才明白过来,顿时众人脸色刷的一下便白的可怕。

    “不错,就是你爷爷我!刚才你丫的打得很爽是吧,现在老子不把你打死,老子就不是朱迅。”朱总一脸狰狞的看着冯明,转过身道:“哥几个帮帮忙,先把他丫的两条腿给我废了。”

    两名保镖回头请示了一下欧阳军,见欧阳军同意了之后一个跨步便来到了冯明面前,作势便要动手。

    看到这一幕,冯明差点没被吓得尿裤子,整个人扑通一下便瘫倒在地,赶忙看向旁边的陈阳,道:“陈总,你救救我快救救我呀。”

    闻言,陈阳眉头微微一皱,随后站了出来,“几位,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刚才的事情可能就是个误会,要不然我们就这么算了吧。然后我做东,在这夕云楼里面开一桌,大家一起喝一杯,然后相逢一笑泯恩仇怎么样?”

    “相逢一笑泯恩仇,你特么算什么东西,滚一边去,等下老子再来收拾你。”朱总冷笑道,“竟然还敢求救,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我警告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是骚扰我在先的,竟然还敢打我们。你知道知道我男朋友的父亲是谁,我告诉你们,你要是敢动我们一根毫毛,你们这群人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何思云站出来义正言辞道。

    “对,就是,你们千万别乱来哈,不然你们死定了。”

    何思云旁边的闺蜜也紧跟着附和着。

    “不知死活!”看到这一幕,吴辰不禁冷笑。

    在这群人破门之际,他用血玉瞳瞅了一眼,发现这群人非富即贵,从面相来看比陈阳好不知道多少倍。而且在这群人中间的那个约么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更是大富大贵之相,而且面目桀骜,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类。

    在这群人面前还胆敢如此嚣张,大放厥词,这不明摆着寿星公上吊,找死吗?

    “哦,在江宁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和我说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不知道你打算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呢?”而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欧阳军站了出来,一脸玩味的看着何思云。

    “这位大哥,我是陈阳,我爸是江宁思创的总裁,现在他正在玄级包厢陪江宁市工商局局长吃饭呢。要不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陈阳看了一眼欧阳军的穿着,一身的意大利手工制作的衣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随即便将自己的老爸给搬了出来,同时有意无意的点出了工商局局长,在他看来自己老爸在江宁也是个人物,眼前这群人就算不给自己面子,总的给自己老爸和工商局局长的面子吧。

    “啪!”

    然还没等他把话数完,一道响亮的巴掌声便骤然响起,下一秒,陈阳那张自以为帅气的脸蛋上便赫然出现了五根手指印。

    “你的面子很大吗?你以为你是谁,竟然还拿工商局局长来压我。”欧阳军冰冷的声音响起,他这人放肆桀骜,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拿大人物来压他。

    真要是那个省长、省委书记什么的来压他,他自然服软。把市长市委书记抬出来,他也会给点薄面。马勒戈壁,竟然拿出一个什么鬼工商局局长,这是那根葱?

    “你竟然打我……”陈阳捂着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