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六十八章 整点开胃菜
    “思云你没事吧?”

    “思云同学你没事吧?”

    回到包厢之后,众人关切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我没事,就是被刚才那个混蛋占了点便宜,幸好杨哥你们来的及时,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何思云摇了摇头,一把扑到了陈阳的的怀中,啜泣着。

    “放心,有我在呢,我怎么可能会舍得让你有事呀。”陈阳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阳哥你对我真的太好了。”何思云紧抱着陈阳幸福道。

    “那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呀,那个人的身份好像也很不一般,我们不会惹祸了吧?”刚才那个跑进来报信的女子有些慌张道。

    此言一出,原本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再将那胖子打一顿的冯明众人顿时吓了一大跳,无比忌惮议论着。

    “是啊,那胖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不会真打出什么事情吧?”

    “能进到夕云楼吃饭的肯定不是一般人,等下那群人不会找上门来吧?”

    “要不我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吧?”

    此言一出,一种慌张、惊恐的情绪便在包厢里蔓延开来。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可是夕云楼,从这里踏出的每一个人都非富即贵。

    而就在前五分钟,他们竟然在这夕云楼里面暴打其中一名客人,回想起来他们不禁背后一阵后怕,心里凉滋滋的。

    “你说说,你们这群人,畏首畏尾什么,有我阳哥在这里还怕什么,对吧?”何思云高傲道。

    “是啊,有陈总在这,我们有什么好害怕的呀?”刚才还忧心忡忡的女子眼前顿时眼前一亮。

    “大家放心好了,这一层是黄级包厢,会在这里上厕所的人,想来也就是黄级包厢的人罢了,并无大碍。”陈阳自信道,自己可是能开玄级包厢的人,怕个毛线。

    闻言众人就再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那我们继续吃饭吧,我去叫服务员再加几个菜吧,这些菜都凉了。”冯明又开始发挥它的组织能力,说完就跑到门口,又继续点了几个菜。

    “吴辰,你说到底会不会有事呀?”坐在角落里不被关注的李璇和吴辰两人小声交谈着,看着冯明等人开心的模样,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有没有事,稍等片刻不就知道了。”吴辰笑了笑,看着何思云一行人,脸上扬起一阵玩味。

    与此同时,那个被冯明等人暴打了一顿的胖子正踉踉跄跄的来到了夕云楼的第三层地字号包厢所在楼层,一号包厢门口。在这个包厢门口赫然站着两个身着黑衣,戴着墨镜,负手而立的黑衣大汉。

    两名黑衣大汉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墨镜之下的眼睛闪烁着凌厉的寒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必然是练家子无疑。

    然两名黑衣大汉看到肥胖男子狼狈不堪的模样,大惊失色:“朱总您……您这是怎么了?”

    “滚!”朱总近乎咆哮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他便直接冲进了包厢里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渗人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地字号包厢不亏似乎地字号包厢,整个三楼只有三个罢了,空间大的吓人,装饰更是豪华无比,名贵的地毯、闪亮的水晶灯,疑似黄花梨木所制造的桌椅,以及站在两旁美丽娇羞诱人的服务员。

    这些服务员穿着诱人的青花瓷旗袍,身上散发着古典优雅的气息,光是看着就令人不禁食指大动。而且每一位都是大美女,比那些网红美得不止一倍两倍,而且完全是纯天然的。

    在桌上,四五个一眼看去就不是一般人的人坐在那里,不过目光尽数往坐在主位的冷峻男子看去,男子年龄不大,约么三十岁左右,男子正襟危坐嘴角时有时无的扬起一抹抹邪笑,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骇然的气息。

    他背后赫然站在一排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带的大汗,默默的守护他,如同众星捧月,场面端是浩大。

    如果仔细看的话,必然可以发现,这群黑衣大汉腰部右侧赫然微微凸起,隐约可以看到‘枪’的痕迹。

    现在虽然是晚上,但能来夕云楼吃饭的无不是江宁权贵,吃饭期间竟然堂而皇之的带枪,这……简直不敢想象。

    男子此刻正在品尝美女服务员亲手喂他的燕窝粥,当看到鼻青脸肿的朱总气冲冲的走进来时,眉头蒙的一皱,不过很快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朱总,你这是咋的了,不会是看我们坐在这无聊,突然给我们整点开胃菜吧?”

    “扑哧!”

    男子说话了,坐在旁边的几个中年男子也不憋着了,直接笑了出来。其实在朱总一进门的时候,他们就忍不住发笑了。

    但朱总身份不一般,这种场合嘲讽的话,难免会得罪他。不过眼下这位率先笑了,自己等人也就不需要担心那么多了。

    “哼!”朱总冲着后几个发笑的中年男子冷哼一声,随后看着男子抱怨道:“军少,这件事你可得替我做主呀,我刚才喝多了不是去外面吹了吹风吗?在一楼的时候尿急就去了撒泡尿,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你一个穿着风骚得很的年轻女人在补妆,那女人长得还可以,关键是马勒戈壁补妆的时候裙子高高的翘起,蕾丝花边的内裤都露了出来,我就按耐不住的想搞她了。”

    “马勒戈壁,没想到就摸了几下胸,一大群人就冲出来把老子打得鼻青脸肿,日了狗了。而且还叫嚣着以后见我一次打我一次,军哥这件事你千万要替我做主呀,不然老朱我真没法混了。”

    老朱气愤道,自己什么人,身价十来个亿,好说歹说也是富甲一方的人物,今天竟然被一群年轻人威胁、殴打,这要是传出去,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一个黄级包厢的人竟然都敢欺负到我们头上,简直是不知死活。”

    “是啊,这件事没完!”

    一听这话,坐在那的几个中年男子也怒了,他们喜欢互相看对方出洋相不假,但既然能坐在一起,那肯定是有所交情。老朱被打脸,无异于就是在他们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放心,在我欧阳家的地盘,竟然有人敢动我的客人,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吃了这雄心豹子胆。”军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不怒反笑,但眼睛里闪过的那一抹阴霾却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