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六十六章 拆散一对是一对
    “思云你来了,快进来吧。”

    “是啊,思云同学,快进来吧,坐着吧。”

    看到何思云的到来,在场的同学脸上都不禁泛起一阵献媚的笑容,有一个男同学更是极其绅士的为何思云将椅子摆放好,献媚巴结的意思再明显也不过了。

    何思云今天装扮时尚,一身国际知名品牌的服装,脖子上更是挂着一条施华洛世奇的名贵水晶项链,项链在灯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让人不想注视都难。当看到吴辰的时候,还不忘将自己的右手上抬起来,露出佩戴的卡地亚手表,赤裸裸的在吴辰面前炫耀。

    特别是听到同学们的称赞,她一脸自豪和得意,脖子更是高高的昂起,就像一只眼高于顶的‘白天鹅’,嚣张的眼神还不忘往吴辰看去。这架势明摆着就是在说,看吧,老娘一脚把你踹了,现在过得多爽。

    殊不知,在吴辰的眼里,她连成为一只丑小鸭的资格都没有。先不说张琳、林思雨、凌菲儿、李芬妹子这些大美女,就是会所绝大多数妹子的姿色和气质和她相比都要好得多。

    甚至吴辰都不知道她那来的自信在这高傲。

    只见吴辰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喝着开水,瞥过头和坐在他身边的李璇闲聊着。

    “混蛋!”看到这一幕,何思云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竟然敢无视自己,一时间她杀人的心都有了。

    “好了,人应该都来齐了吧,大家都落座吧,落座吧。”班长冯明这会儿也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名服务员搬了一箱饮料和两箱啤酒过来了,显然刚才是去点菜之类的了。

    闻言,何思云只能咬着牙坐了下来,不过眼角的余光瞥向吴辰却包含杀意,她真不明白,就吴辰这浑身上下加起来没超过一百块钱的人,有什么资格无视自己,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落座之后,没一会儿服务员便开始上菜了,菜上齐了,酒、饮料满上了,作为班长的冯明便率先站了起来,举起酒杯,激动道:“咱们距离毕业已经过去快四年了,大家大学都快毕业了。今天能够聚在这里是我们大家的福分,来,这第一杯让我们大家举杯畅饮,以纪念我们纯正的同窗之谊!”

    随后包厢内的众人便纷纷站了起来,大家共同干了一杯。不过班长冯明并没有坐下去,而是继续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冲着吴辰的高中女友何思云举起来杯,感激道:“这第二杯呢,我得敬美丽的何思云同学,我们能来夕云楼吃饭可是多亏了思云同学,要不是思云同学的男朋友帮忙订到了这个十八号包厢,我们恐怕是没机会来夕云楼吃饭了。”

    “思云男朋友是干什么的呀,竟然能订到夕云楼的包厢,真厉害。”

    “这还用问,肯定是个大土豪,不然怎么可能在夕云楼订到包厢。”

    一时间众人称赞、献媚的声音此起彼伏。

    当然也有对夕云楼不太了解的人,纳闷的发了个问,“不就是个包厢吗?没有这么困难吧?”

    不过这话一说出来,立马便遭到旁边同学赤裸裸的鄙视,“你小子还是不是咱们江宁人啊,夕云楼可是我们江宁最好的酒店,能进入夕云楼吃饭那就是身份的象征。”

    “你是不知道,这夕云楼的包厢有多难定,包厢按照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划分,天字号包厢最尊贵只有一个,地字号包厢则有三个,玄字号包厢9个,黄字号包厢18个。天地玄三个等级的包厢没有身价过亿,不是什么大领导预定,根本就订不到。

    而黄字号包厢,虽然有18个,但僧多粥少,咱们江宁有钱人这么多,想要预定到包厢最少得一个月之前就订好,而且身家没有上千万的话,别人鸟都不会去鸟你的。”

    “天哪思云同学,你男朋友是干什么的呀,怎么不带来让大家看看呀!”刚才疑惑的那个人惊讶道。

    要知道在座的有没毕业的也有已经毕业的,基本上都经历过社会,很清楚人脉的重要性。而何思云的男朋友一看就身份不一般,能够与之结识再好不过了。

    “是啊,怎么不带来大家见见呢,难不成还怕我们给抢走了不成呀?”何思云身旁的女子笑道。

    “那有你们说得那么夸张,我男朋友也是让他爸爸帮忙订的呢,现在他们玄级9号包厢吃饭呢,等下我让他过来和大家喝一杯,行了吧?”何思云笑道,说话的空挡里,眼角的余光时有时无的往吴辰身上看去。

    “天哪,玄级包厢呀,我说思云,你这未来公公到底是什么人呀?”

    “是呀是呀,玄级包厢那可是亿万富翁才能预定的耶,快和我们说说,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人呀?”

    玄级包厢一出,包厢直接就炸锅了,众人看着何思云的眼神越发羡慕和崇拜。

    感受到众人那羡慕的眼神,何思云脸上越发得意,高傲道:“我男朋友的父亲是江宁思创公司的老总,一个小公司啦。”

    “江宁思创,天哪,这么大的公司你竟然还说是小公司,我听说这家公司已经准备上市了呀。”众人无比激动道。

    “还行了,的确是准备上市,不过市值应该不会增加多少,顶多也就三四个亿吧。”何思云轻描淡写的说着,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往吴辰身上瞥去。

    不过很显然,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因为从始至终吴辰脸上的表情就从来没有变化过,一如既往的喝着杯中的开水,一如既往的和旁边的李璇轻言细语,坦荡淡然。

    看到这一幕,何思云蹭的一下火气便上来了,直接将目光落在吴辰身上,道:“这不是吴辰吗,之前好几次聚会你都没来,没想到这次竟然能见到你呀?”

    “对了,听说你在皖南学医对吧,应该快毕业了吧,不知道有啥想法呢?这每年大学毕业生这么多,你应该还没找到医院实习吧?我男朋友在江宁医院有熟人,要不我帮你跟他说说吧?

    现在这社会呀,没钱没人脉就是寸步难行,难啊,大家说是不是?”何思云紧接着道。

    闻言,吴辰的脸色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马勒戈壁,你丫的先背叛我,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装逼,真当我是泥捏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