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六十章 触逆鳞
    见自己的人被打,一群混混怒不可遏,他们二话不说扬起拳头就往吴辰身旁冲去,唯有小马哥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而是目露精光,好奇地打量着吴辰。

    小马哥在十几岁就在道上混,打架砍人的事情没少干,能混到今天没死,完全就是靠着他的眼力劲。

    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这个镇定自如的年轻人,不知为何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里面空位实在是太小了,我们来外面吧。”吴辰一个闪身来到了吃饭的地方,紧接着那群混混也紧跟了出来。

    吴瑞明、赵红缨担心儿子,吴蕊担心哥哥,也紧跟着从厨房跑了出来。

    “干他丫的!”四个混混怒吼一句,扬起拳头就往吴辰脸门上砸去。

    “找死!”吴辰冷笑一声,只见他脚底一勾,一张桌子便飞了起来,直接砸向正前方冲向自己的三个混混。紧接着一记鞭腿横扫出去,将身后那个意图从后面偷袭自己的小混混撂倒在地。

    三下五除二,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四个混混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打倒在地。

    看到这一幕,吴瑞明、赵红缨还有吴蕊三人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紧跟着放到了肚子里面。

    “操你妈的,老子捅死你!”然就在此时一道疯狂的声音响起,刚才那个绿毛竟然从身后他掏出来一把小刀,趁着吴辰不防备,直接往吴辰的腰部捅去。

    “小辰小心!”

    “哥哥小心!”

    三人大惊失色,赶忙大叫道。

    听到这惊呼声,绿毛混混脸上不禁泛起一抹狞笑,马勒戈壁,竟然废了自己撸的手,把自己弄成三级残废,今儿个老子不让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就不叫绿毛。

    然就在他的刀子距离吴辰小腹不足五公分的时候,绿毛突然感觉胸口袭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自己胸口已然坍陷了下去,紧接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晕了过去。

    “不知死活!”吴辰冷笑一声,拍了拍手,转而将目光投向他们的老大小马哥道:“小马哥是吧,我家的店铺才开没多久,你们就来闹事,把东西打砸一空,你说说,该怎么赔吧?”

    “什么?你竟然要我赔钱,小子,你今儿个是没睡醒吧?”小马哥刚才还在吃惊吴辰能打,这会儿听到这话差点没笑出来,顿时面露凶光,一脸狰狞的看着吴辰。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就是专门干些碰瓷、敲诈、勒索的行当。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事情竟然反转了,竟然还有人让他们赔钱,马勒戈壁,真以为自己能打就可以翻天不成?

    “小子,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小马哥往前踏出一步,从身后取出一把长约四十公分的利刃,这赫然是一把电视里才会出现的军刀,这是小马哥在看一个战争片里面发现的,当看到主角使用这个军刀,他就感觉血脉澎湃,于是花了不少钱专门托铁匠帮忙做了一把,开好锋,拿出来之时,寒光闪闪,甚是吓人。

    “小子,你这店里的东西最多没超过五千块,但你把我兄弟打伤可不是五千块能搞定的,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吧?”

    “小马哥,孩子不懂事,我们给你赔礼道歉,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到小马哥凶神恶煞的掏出匕首,吴瑞明心中一慌,身子一挺,有如老鹰护小鸡一般,挡在了吴辰身前。

    “不懂事?仅仅一句不懂事就想将我们给打发了,你当我们是叫花子呢!我告诉你今儿个这件事,你们不给我兄弟们一个交代,这事没完。”小马哥冷哼一声,赤裸裸的威胁着。

    “小马哥,您……您说该怎么办吧?”吴瑞明卑躬屈膝道,没办法,别人手里拿着刀,自己一条老命没什么,但妻子儿子女儿都在这里,要是他们有个三长两短,要钱要面子还有什么用。

    “十万块,拿出十万块这件事就算完了,要是拿不出来,呵呵,我就给你儿子放放血。”小马哥冷笑道。

    “这,小马哥,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别说十万了,我们一家子就是一万也拿不出来啊!”吴瑞明哀求道。

    “我都说了,你闺女长得真漂亮,十万块要不我就当做聘礼,你把你闺女嫁给我得了,这总行了吧?”小马哥到此时还是色心不死,淫荡的目光赤裸裸的往吴蕊身上看去。

    “跪下、道歉、赔钱、滚蛋,如若不然,你……就死!”吴辰走了出来,直视小马哥,声音中突然多了一种名为森白的冷、名为彻骨的寒!

    刹那间!

    小马哥差点被这股渗人的寒意、恐怖的煞气刺激得浑身过去,从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简直就是修罗地狱。

    一时间差点没把他给吓尿了,不过很快他也反应了过来,吴辰不够就是二十岁出头,再能打又能咋的,顿时一股愤怒袭上心头,破口大骂:“草泥马勒戈壁,老子弄死你丫的。”话音一落,手里的利器就往吴辰胸口捅去。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冰冷的声音响起,话音一落,吴辰便来到了小马哥面前,左手将小马哥的右手死死的扣住,只听到咔嚓一声,小马哥的右手手腕直接脱落,一股剧痛袭来,小马哥的脸当即扭曲在了一起,眼中闪过一抹惊骇。

    “艹,放开我们大哥!”堪堪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弟看到自个老大被抓住了,顿时大骂,纷纷从身后掏出小刀匕首,直接往吴辰身上招呼。

    “咔嚓咔嚓……”

    一连串的骨折声想起,刚站起来的一群混混再度躺在了地上,而且他们握着利器的手统统怂落着,直接被吴辰给废了。骨头连心,钻心的疼痛让他们嗷嗷大叫。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见吴辰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小马哥不由的惊慌起来,魔鬼,眼前的男人就是个赤裸裸的魔鬼。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不过你却当成了耳边风,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吴辰如同地狱判官,下达了死亡的宣判。

    亲人、朋友,就是吴辰的逆鳞,不可触碰的逆鳞,然小马哥这群人害自己父亲承受了断腿之痛,眼下竟然敢对自己妹妹打坏心思,不杀之难以泄心头之恨。

    此言一出,雷霆作响,狂风暴雨迎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