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五十八章 善恶有报
    邱原显然已经被吓破了胆,对于吴辰的问题不敢有半点隐瞒,将他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

    闻言,吴辰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一直以来他父亲都坚决抵制先封药业的东西了,原来这先锋药业就是害自己家里破产的罪魁祸首。

    先锋药业是江宁的产业支柱,甚至他还曾经想过,毕业之后回家的话可以去先锋药业面试,故此对先锋药业他也了解过,这个公司就是依靠抗癌药物起家的。当时他还觉得先锋药业很牛逼,竟然在十年前就研究出了抗癌物,为攻克癌症做出来突出贡献。

    时至今日,他才知道,原来先锋药业就是强盗,赤裸裸的强盗。一时间,吴辰子感觉怒火冲霄,恨不得将先锋药业公司、刘家那群混蛋碎尸万段。近乎凝为实质的杀意在房间之中激荡,首当其冲的邱原子感觉心里直发凉。

    他心里打定主意,只要吴辰这个煞星前脚踏出自己家门,他后脚就离开,先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然后在买机票逃到国外去,有多远就走多远,再也不回来了。

    “这件事情难道真的和你没有关系吗?”

    然还没等他的如意算盘打好,吴辰冷冽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宛若地狱黑白无常的锁魂音,摄人心魄。

    听到这冰冷的声音,邱原如坠冰窖,浑身发寒,赶忙解释道:“我也有公司的股份,我也是受害者呀。”

    “是吗?那为什么同为公司股东,我家一贫如洗债台高筑,而你却家财万贯,成为了亿万富翁呢?而且你为什么要那么怕我父亲东山再起呢,说当年的事情,你是不是参与者?”吴辰质问道。

    “冤枉啊,我真的没有这么做过,我和你爸可是发小啊,怎么可……”邱原不停喊冤,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自己承认了,那自己离死恐怕也就不远了。

    “看着我!”然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一道宛若雷霆般的呵斥声从天而降。顿时邱原如遭雷击,双眼呆滞的盯着吴辰。

    “搜魂!”

    与此同时,吴辰大喝一声,那双宛若星辰的眸子里一道银光迸射而出,直接射进了邱原的眼睛里。

    “痛,好痛,我的头,你……你到底对我干了什么?”五分钟之后,邱原捂着头,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他隐隐有种错觉,他感觉自己的记忆就好像被什么给掠夺了,一时间看着吴辰满是惊慌。

    “你猜的不错,我的确是翻阅了你的记忆,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吴辰寒声道。

    就在刚才,他毅然决然的对邱原使用了搜魂术,耗去大量的神念,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统统知道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翻阅记忆这一说,邱原直接就被吓尿了,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了。

    “邱原,我父亲待你如兄弟,开公司时,未曾让你掏出一分钱,就给予了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让你享受了大把的富贵荣华,然你为了利益你竟然背叛我父亲,和刘家勾结在一起,让我家道中落,你觉得我闲杂应该怎么处置你?”吴辰冷笑,眸子迸发着近乎凝为实质的杀意。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邱原爬了起来,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向吴辰磕头,口中不停地喊着:“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去地狱忏悔吧!”吴辰面无表情,指尖射出一道真气,钻进了邱原的心脏处。

    扑通!

    邱原直接倒下,死得不能再死。那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老大,充斥着惊慌和不可置信。恐怕他到死都在想,自己究竟招惹了什么人。

    看着死得不能再死的邱原,吴辰眼中没有半点怜悯。再他背叛自己父亲,打压自己家时,他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而今天邱家报应来了。

    “你……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我可以成为你的奴隶!”

    见吴辰转过头看向自己这边,女子大惊,赶忙摇头。随后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站在吴辰面前,搔首弄姿。

    吴辰愣了愣,低下头,略有迟疑。

    见状,女子大喜过望,越发卖力的表演了起来,见时间差不多时,跪在地上,慢慢的往吴辰身边爬去。

    然就在此时,吴辰猛一抬头,咧嘴一笑,道:“不好意思,我对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没有丁点兴趣,刚才……刚才我只是在想,要怎么……杀你!”

    闻言,女子顿时就从天堂掉落在了地狱,俏脸瞬间被惊恐占据。与此同时一道真气从吴辰指间射出,窜进女子心脏,女子心脏骤停,往后一倒,又一个死了!

    邱家完了,刘家还会远吗?

    “刘家,是你们让我一家十年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让我们原本幸福美好的生活毁于一旦,让你们一死了之实在是太便宜你们了。你们不是自诩为江宁首富,你们的先锋药业集团不是自诩为华夏第一抗癌公司吗?

    那我就让你们成为穷光蛋,让你们先锋药业也尝尝破产,让你们刘家尝尝家破人亡的感受。”

    阳台上,吴辰眺望着江宁刘家所在的正东方向,夜空之下,那双宛若星辰般的眸子里杀机凌然,甚至他隐隐有种冲进刘家,将刘家之人统统杀个干净的冲动,不过最终他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嘴角勾起一抹渗人的狞笑。

    思想通透,吴辰便感觉浑身轻松,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事情办完了,也该回家好好睡一觉了!”话音落下,身影便消失在了阳台上。

    “……”

    清晨,旭日东升,暖暖的阳光穿过窗台洒在了吴辰床头上。

    平日里,此刻吴辰恐怕早已醒来,但或许是因为许久未曾归家的缘故,躺在这张熟悉的床上,闻着被子阳光的味道,他竟不由几分贪睡。

    “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