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五十七章 一个圈套
    “谁?是谁在外面?”

    邱原听到这冷幽幽的声音顿时吓了一大跳,瞪大眼睛往阳台上望去,同时紧了紧手里的相机,一旦有什么突发情况,他立马就将相机扔出去,然后转身就跑。

    “邱叔叔,你犯不着这么紧张,我找你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顺便让你看一场电影而已。”吴辰从阳台上走了进来,笑吟吟道。

    “你……你是吴瑞明的儿子?”邱原先是有些震惊,不过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愤怒道:“这些是不是都是你干的,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邱叔叔,你可不要冤枉好人,我只是看你儿子想女人想疯了,然后又在录像里面发现,他和这个女人玩得比较开心,所以好心好意把他送回来罢了。邱叔叔你反而想让我死,是不是有点过分呀。”吴辰指着床上的女人,玩味道。

    “你……”邱原眸子里杀机迸射,但不知为何,看着吴辰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赶忙将怒意收回,叹了一口气道:“家丑不可外扬,丢人啊,还希望贤侄你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停顿了几秒后,又紧接着道:“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我看贤侄要不就先回去吧,楼下有车,车钥匙就在门口浴缸旁边,你自己开回去就好了。”

    同时心里打定主意,一旦吴辰离开,他就立马打电话给道上的人,让他们把吴辰给做掉。他心里隐隐觉得,这个少年对自己的威胁甚至远远要大于吴瑞明。

    吴辰往前走了两步,道:“回去的事情就不饶邱叔叔你劳心了,这次来我主要是想问邱叔叔你几个问题的。”

    “哦,不知道贤侄想问我什么问题呢?”

    “三年前为什么要派人去外加打断我爸的腿,公司破产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系?”吴辰往前踏出一步,一股凛然、狂暴的气息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瞬间这房间的温度骤降八度。

    “你……贤侄说笑了,这什么和什么啊,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了。”邱原严重闪过一抹惊慌,不过很快便反应了归来,佯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看着吴辰。

    “邱叔叔怎么的不明白?既然不明白,那我就提醒一下邱叔叔好了。”吴辰笑了笑,道:“想必邱叔叔你对豹子这儿名字不陌生吧?今天就你儿子,带着那个豹子哥要像你三年前打断我父亲的腿一样,打断我的腿而且还对我妹妹对了歪心思,这下邱叔叔你还要说不明白吗?”

    “冤枉啊,真的冤枉,什么豹子哥,我真的不知道。”

    邱原大惊失色,从吴辰的话里他抓住了两个要点,第一吴辰肯定搞定了豹子哥,否则吴辰就不会站在这里;第二豹子哥肯定将三年前的事情说了出来。想到此处,两条腿止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

    “既然邱叔叔你不想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吴辰冷笑一声,一个闪身便来到了邱原面前,膝盖直接撞在了邱原的啤酒肚上,下一秒,邱原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邱原只感觉自己五脏六腑就好像要爆炸了一样,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袭上心头,整个人就像只皮皮虾一样弓着身子,那张又肥又油的脸扭曲在一起,痛苦的声音持起彼伏。

    “贤侄,你真的搞错了,我真……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邱原捂着肚子,痛苦道。

    “不知道,呵呵,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好了。”吴辰嘴角泛着冷笑,他已经不打算继续和这邱原玩下去了,他倒想看看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需要将自己好好一个家破坏,破坏了自己家不说,还要将自己父亲的腿打断。

    话音一落,他一个闪身便来到了邱原身边,将邱原的手掐在手里。

    “你……你想怎么样?”见吴辰一眨眼的功夫便来到自己身边,邱原真的慌了,肥胖的身子情不自禁的往后缩了缩。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只能使点小手段让你说出来了。放心,我就是让你的手指变得再多几节而已,过程不会太痛苦,不过希望你能忍受的住!”吴辰森冷声音响起。

    话音一落,他便抓住邱原的食指,眉头也不皱一下,用力一掰,就像掰甘蔗一样。一时间骨头咯嘣脆的声音此起彼伏。

    “啊……嗷……”

    与此同时,从邱原的口中亦是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看着吴辰的眼神充斥着惊恐。

    “报警,快报警!”邱原对着床上的女人大喊道。

    “哦,好……”女子这才反应过来,伸出手就要将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拿起来,然还没等她摸到电话,吴辰便给了她一个冰冷的眼神,顿时差点没给她吓尿,赶忙将手收回,不敢乱动分毫。

    见状,吴辰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目光再度落在邱原身上,哂笑道:“看样子这一点都不痛呀,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你再加点料好了。”

    “咔嚓……”

    “咔嚓……”

    五根手指,一眨眼的功夫,被吴辰从三截变成了四截。然事情距离结束?还很远,因为吴辰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四截正在慢慢像五截转变。

    几乎吴辰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微微动一下,邱原的手骨就要多出一条裂缝。更恐怖的是,吴辰将他的手指折断之后,又将其治好 ,周而复始,惨痛不止。

    期间,这邱原的嗓子都叫哑了,甚至还疼晕过去了,不过吴辰稍加手段立马就醒了过来,继续承受着吴辰带给他的钻心剧痛。

    “幸好刚才我把手收了回来,否则我恐怕也好不到那去吧?”看着邱原扭曲的脸,听着这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女人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抽搐,不寒而栗。

    “我说,我全都说!”邱原见吴辰将自己的手指治好之后,又准备开始下一轮的折磨,赶忙求饶道。

    “这件事是刘家逼我干的,是刘家!”邱原激动道。

    “刘家,那个刘家?”

    对皖南的什么四大家族四小家族吴辰还有所了解,而江宁,他却不清楚。

    “刘家是我们皖南首富,先……先锋药业集团就是他们家的。”

    “你在耍我吗?我家和刘家、和先锋药业集团根本就没有半点瓜葛,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家?”吴辰一脚踩在了邱原脸上,寒声道:“看样子是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呀。”

    “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是你爸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个配方,这个配方是专门用来治疗癌症的,你爸试过了,药效很好。在十年前,那应该能算是国内最好的抗癌药。

    当时你父亲正准备大干一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事情被刘家知道了,刘家就设了一个圈套,让你父亲钻进去。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刘家,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