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三十九章 卖弄
    听到这声音,众人纷纷往身后看去,一双双大眼睛齐齐的落在了吴辰身上。

    不错,开口的的确是吴辰,本来他觉得有医生站出来处理孩子的病完全就没问题了。未曾想,这医生竟然如此武断,仅仅是用仪器随便在孩子身上听了两下,摸了两下额头就胡乱下结论了。

    的确,给孩子注射复方氨基比林注射液,的确可以退烧。但却治标不治本,而且极有可能给孩子父母造成错觉,认为孩子的确是由于感冒而引发高烧,导致父母没有仔细检查,使得小孩腿上的红肿不能被发现。

    要知道那肉里面的虫子多存在一天,对孩子的伤害就越大,如果不及时处理,搞不好孩子都有可能要面临截肢。

    “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天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一脸愤怒的看着吴辰。

    “我话说的很清楚,你刚才的检查只是测量了一下孩子的体温,是不是感冒引起的很难说。身为医生,应该望闻问切,在检查的同时,你不应该询问一下小孩子有没有那个地方不舒服吗?”吴辰寒声道。

    望闻问切,不仅适用于中医,西医也不例外。因为只有和患者沟通,了解到患者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观察患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样才能对患者的病症了解得更具体,不至于出现误诊错判的情况。

    “是啊,这医生真奇怪,刚才还真的没有问小孩子有没有那不舒服耶。”

    “对对对,一般去看病医生都会问这问那,他还真没问,上来就说感冒发烧了。”

    一时间众人看着王天便是指指点点。

    “这……”王天面红耳赤,刚才他就是想要在面前这个临床护理学的学生妹面前显摆一下自己高超医术,所以就没去做那些检查,未曾想一个不知死活的人竟然敢站出来反驳自己,顿时大怒:“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我是江宁中心医院的医师,看过的病人比你见过的人都要多,你觉得我会看错了吗?”

    一听到江宁中心医院这六个字,刚才的质疑声顿时就下去了。

    江宁人都知道,江宁中心医院是江宁的三甲医院,能在里面工作的医生医术自然不会差。

    见众人不在说自己医术不行,王天脸上不禁扬起几分得意,然就在此时,吴辰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整张脸立马就拉了下去。

    “你的确是看错了。”

    “听你这么说,你也懂医术?”王天强忍着怒气,看着吴辰。

    “我是皖南中医院的学生。”吴辰如实道。

    “学生,呵呵,一个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的人竟然在这质疑我的诊断结果,你不觉得自己太狂妄了吗?”王天赤裸裸的嘲讽道:“不对,按你的水平恐怕连考执业助理医师证的资格都没有吧,更不要说行医资格证了。”

    “如果说行医资格证是评判我又没有资格质疑你的标准,那很不好意,我有!”吴辰走了出来,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本本,直接递到了他的面前。

    华夏国医师资格证书这几个字赫然印在了小本本的封面上,一时间无形中众人便听到那‘啪啪’的巴掌声,这王天的脸一时间直接就被抽肿了。

    “这不可能,你才二十岁出头怎么可能获得医师资格证。医师资格证报考的资格就需要从医有五年的经验,你不可能有的,这一定是伪造的。”

    王天看到红色的小本本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惊慌,不过很快却冷笑道:“我国法律有明确规定,伪造行医资格证将会被判刑的,你就等着下飞机之后就被警察抓起来吧。”

    “是不是真的,你上官网查询自然就可以查到。”吴辰冷笑一声。

    随后从他身旁走过,来到孩子面前,对着夫妇两问道:“你们是不是前一段时间去过热带国家?”

    “你怎么知道?”男子一脸震惊,“上个礼拜是我和我妻子的结婚纪念日,所以我们带着孩子便去了一趟马来西亚,难道孩子的感冒和这个有关系吗?”

    吴辰点点头,随后对着孩子的母亲道:“孩子的病症其实孩子自己已经表露出来了,只不过被你们忽视了而已。如果不信的话,你把他的手放开。”

    孩子的母亲半信半疑的将孩子双手放开,只见孩子的手一个劲的自己的膝盖上伸去,但由于这会儿他平躺着,根本够不到,胖嘟嘟的小手只能在半空中抓来抓去。

    孩子的父亲见状,也意识到了问题,于是赶忙将孩子的裤子给撩起来,在孩子膝盖的外侧赫然有着一个通红的脓包。

    “这……”

    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吓了一大跳,立马就明白了,孩子的高烧压根就不是什么感冒,完全就是这个脓包引起的。一时间众人鄙夷的目光齐齐往王天看去。

    看到这一幕,王天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一爽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吴辰,那架势恐怕恨不得将吴辰给生吞活剥了。

    孩子父亲和母亲看到都吓了一大跳,孩子母亲立马开始自责了起来,“都怪我不好,我给他换衣服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这里,都怪我!”说着眼泪水便不停地往外冒。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男子道,随后便看向吴辰,“既然小兄弟你已经看出了我孩子的病症,想来应该有办法吧?”

    吴辰点点头,“先将还在放在椅子上吧,我一边替孩子治疗,一边告诉你孩子的病因。”

    “好!”夫妻两见状,赶忙将孩子放了下来,随后紧张的站在吴辰身后,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的孩子。

    只见吴辰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针袋拿了出来,从针袋中取出十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

    “需要帮忙消毒吗?”跟着王天一同过来的李小姐,也就是吴辰感觉有点像自己高中同学的哪位女士问道。

    “不用,谢谢,我自己可以搞定。”吴辰笑了笑,说完便将银针往小孩的伤口处扎去,同时还不忘向众人科普道:“这种情况其实在热带地区很常见,因为热带国家的蚊虫都比较多而且很毒,所以但凡被叮咬一口都极有可能会出现过敏等脓肿的情况。

    不过一般情况,用药膏抹一下都不会有大碍。不过这位小朋友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不仅被蚊虫叮咬了,而且在蚊虫上还有人肤蝇的卵附着在上面,叮咬之后导致人肤蝇进到了他的伤口处,随后虫卵在这伤口里面变成了幼虫。”

    在说话的时候,吴辰已经将将银针扎下去了,将正在伤口里面乱动的人肤蝇用真气束缚住了,方便等下将其挤出来。

    然就在此时,王天不屑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就是人肤蝇吗?处理起来直接将幼虫挤出来就行了,连银针都使出来了,我看你这完全就是在卖弄自己的医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