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三十三章 招商引资大会
    “吴辰你还是不是人啊,想些什么鬼东西呢。”吴辰心里骂了一声,随后赶忙默念清心咒,让自己冷静下来,要不然这么继续下去非得出车祸不成。

    一个小时过后,他便安安稳稳的将林思雨送到了家里,同时还找了一下张琳把车还给了他,当然,还车的过程多少有些尴尬,因为这辆崭新的玛莎拉蒂已经被他弄得不成人样了,前杠都快掉下来了,地盘也摩擦得面目远非,两边的油漆更是掉的差不多了。

    所以当时没少被张琳埋怨,答应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之后,张琳才堪堪消气。最后要送吴辰回学校的时候,张琳赫然又从车库里面开出了一辆车,赫然是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连颜色都一样。

    看着琳姐嘴角的小得意,吴辰当即便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被琳姐给套路了,一时间不禁无奈苦笑。不过对于那些陪逛街陪吃饭的不平等条约,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因为待在琳姐身边的那种感觉也着实不错。

    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今天杀人、逛街、救人,着实让他累得不轻,所以回到寝室洗了个澡,吴辰便倒在床上,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他睡得的确很香,但这会儿皖南警察局却彻底炸锅了。

    夏季的天气,说风便是雨,前几个小时天气还燥热不已,现在天上竟然下起了漂泊大雨,空气中泛着阵阵的凉意。

    但此刻,在皖南码头上,十几辆警车停在了里面,法医、发证、爆破专家、武警、刑警,皆在此列。光是这车辆的大灯便将方圆数里的地方照得透亮。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什么东西引起的爆炸?”在距离爆炸不远处的集装箱内,警察将这里暂时设置成为了临时指挥所。开口之人赫然是皖南市警察局局长唐建国。

    当得知,码头发现爆炸时,皖南警察局立马启动了紧急预警措施,要知道这段时间在皖南会举行一个交流会,意在招商引资,到时候许多国家的商务代表团都会来到皖南。

    故此这段时间皖南的安全极其重要,所以一听出现了爆炸事故,原本已经爬到船上的唐建国都赶了过来,亲自督阵。

    “唐局长,我们经过检测,爆炸物是炸弹无疑,不过具体什么类型的炸弹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爆破专家道。

    “局长,在周围我们仔细检查过,爆炸应该致使三人死亡,我们在周围还发现了军刺、匕首、唐刀以及手枪等武器,这群人的来历极其不一般,不过案情到底怎么回事,还需要调查。”

    唐米米作为刑警大队的队长,这种案子自然不会放过,随即将自己等人调查取证的结果如实汇报。

    “你们继续取证,顺便让交管部门将附近的录像记录调出来,看有没有办法查出究竟是什么人。”唐建国听到军刺、手枪,眉头便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凝重道:“现在是特殊时期,绝地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发生,你们明白吗?”

    “明白!”一众警察立马朝着唐建国敬礼。

    见状,唐建国便冲着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去忙。

    而就在此时,一个穿着雨衣的刑警匆忙的跑了进来,“局长,有发现,我们在不远处的集装箱里面发现了一辆汽车。”

    “哦,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于是乎,在刑警的带领下,他们很快便看到了一辆越野车。

    “爸,这辆车就是当时那群亡命之徒开的。”唐米米一看到那辆越野车顿时便激动的大叫了一起来,一时间竟然连唐局长都没叫了,直接称呼为爸了。

    “什么?你确定?”

    “我确定,当时就是这个车牌,我记得清清楚楚。”唐米米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这下唐建国的眉头再度紧皱在了一起。如果这个真的是那群亡命之徒开的车,那恐怕爆炸中死的极有可能就是那群亡命之徒,就算不是,这群人的性质也相差无比,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就复杂了。

    “难道这群人是冲着皖南招商引资大会来的?”

    想到这里唐建国便有种不好的预感,毕竟招商引资大会将会有其他国家的代表团前来,甚至有几个国家甚至派出了商务大臣,一旦这群人在皖南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造成的后果不敢设想。

    敌人在暗自己在明,眼下必须想好一个处理方案啊。不过在此之前一定要查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建国能当上皖南市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副书记,靠的全是自身的实力,随很快便将事情的缘由给分析出来了,心里在一个劲的想办法。

    然还没等他将应急办法想出来,爆炸现场就出事了,外面刑警的大叫声直接将他的思绪打断,一群人赶忙跑了出来。

    原来是一个警察在搜查现场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被烧焦绳子一样的东西,准备捡起来看的时候,却不料上面竟然有锋利的东西,锋利物直接将他的手给割破,原本他并在意,毕竟做警察的被割破手这种事情再寻常不过了。

    然还没过两分钟他便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剧痛无比,一看,整个手掌都黑了,于是才会出现这的大叫的一幕。

    倘若吴辰在这里的话,必然会发现,这像烧焦绳子一样的东西赫然就是毒女使用的毒鞭。毒鞭上面的纤维都被烧了,但刀片却依旧还在。

    这也是因为下过雨的缘故,毒鞭经过雨水的浸泡,已经被去掉了不少的毒性,倘若是之前的毒鞭,恐怕这刑警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

    皖南市中医院,中毒刑警一出事就被立马送到了这里,此刻中医院主攻病毒方向的专家和医生正在为患者进行处理。但对于伤者的病毒这些医生闻说未闻,一时间竟无计可施。

    患者乃是为人民服务的刑警,而且还是在执行任务的第一线上出事故了,所以由不得医生们不重视。医院立马将一大群本来已经睡着了的专家、教授都被从电话里面叫醒了。

    手术室走廊上,四五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医生快步朝着这边走来,为首的赫然是袁渊。

    见状正在医院外面的唐建国和唐米米等人赶忙站了起来。

    “爸,你来了!”

    “外公!”

    袁渊冲着他们点点头示意了一下,而后带着身后的专家便进到了抢救室里面,此时伤者病情严重,一直以来都是靠换血维持生命,但尽管如此还是一度出现休克的症状。病情之危急,刻不容缓。

    两个小时之后,手术室大门再度打开,一脸疲惫的袁渊在护士的搀扶下从里面走了出来。

    “爸,您没事吧?”

    “外公,你还好吧?”

    看到这一幕,唐建国和唐米米顿时吓了一大跳,唐米米刚忙走到袁渊身边,代替了护士小姐,将袁老给扶住。

    “爸,您还好吧?”唐建国再度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