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二十七章 定让你后悔
    按照吴辰对林思雨的了解,林思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基本上一天24个小时手机都会开机。眼下竟然关机了,这隐隐让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古老哥,你找林总有什么事情吗?”没一会儿吴辰便回到了金鳞会所,此时古晨已经在他办公室里面坐着了,李芬正在一旁作陪。

    见吴辰来了,两人立马就站了起来,古晨赶忙道:“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当那个建筑设计院的杨志强吗?”

    “建筑设计院?”吴辰皱了皱眉。

    “就是那个叫嚣着设计稿需要一千万的那个。”古晨提醒道。

    “哦,我想起来了,我当时还揍了他一顿对吧。”吴辰想了起来,恍若大悟,旋即问道:“古大哥你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

    “是这样的,我中午陪一个建设局的吃饭的时候,听他无意中说到这杨所长找到了他们,让他们帮忙对付金鳞会所。而且据说这杨所长还找了其他官面的部门,打算让他们来对会所进行施压,还放出话了一定要让金鳞会所关门歇业。”古晨解释道。

    金鳞会所不仅是他古晨的合作伙伴,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来讲,金鳞会所是他人生的转折。倘若没有金鳞会所,那他自然就不会认识吴辰,不认识吴辰自己女儿也不可能重新再起来。所以在得知杨志强要对付金鳞会所时,立马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他这是在找死!”吴辰一字一顿,一股渗人的气息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就这一刹那办公室的温度骤降八度,这大热天古晨和李芬都不禁背后直发凉,就好似掉进了冰窟一样。

    吴辰怒了,这世上不开眼的人怎么如此之多。上一次放过了他,他竟然还敢卷土重来,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这股怒意慢慢凝聚成了实质,就好似一直在咆哮的猛虎,令人毛骨悚然。

    吴辰似乎也意思到自己的反应太剧烈了,赶忙将气势给收回来,道:“这次多谢古大哥你了,不过古大哥你放心,他要是敢来,我一定让他后悔一辈子。”

    “行,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句,有吴辰兄弟你在,他杨志强翻不起什么风浪。”古晨对于吴辰的实力自然再信服不过了,冲着吴辰笑了笑,随后又打趣道:“我说吴辰兄弟,今天林总是怎么回事呢,怎么我之前打了她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呢。”

    “是啊辰哥,我刚才还给林总家里打过电话了,但没人接,林总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李芬有些担心道。

    “林总之前不是在会所吗,什么时候离开的?”亡命之徒没有彻底解决,不得不说此刻吴辰或多或少也有些担心。

    “是,但林总好像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当时我们和她打招呼她都没来及回我们。”李芬道。

    “难道真的出事了?”一时间吴辰的眉头直接皱成了一个川字,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自从获得传承以来,他的预感就很灵敏,眼下他知道,林思雨十有八九是出事了。不过究竟是什么事一时间却是难以得知。

    然就在此时,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看,竟然是林思雨的电话,顿时大喜,然而当他按下接听键,电话中却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吴辰是吧?”

    “你是谁,你把林总怎么样了?”吴辰寒声问道。

    “我是谁,你杀我兄弟难道还不清楚我是谁吗?”电话另一端一道阴冷的声音袭来,就是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对方言语中那滔天的杀气。

    “是你们!”吴辰目光一寒,冷若冰霜的声音随之响起,“我警告你们,如果林总少了半根毫毛,我一定将你们还有你背后的人挫骨扬灰,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小子,你特么别在这废话,如果不想着女人死的话,就立刻给我滚来码头。老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你碎尸万段,为我兄弟报仇。记住,只准你一个人来,如果敢带其他人的话,我保证这女人立刻会香消玉殒,呵呵……”

    “姜浩,好,你们这群人很好!你最好祈祷林总不会有事,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听着电话之中袭来的忙音,吴辰眸子里迸发出一道骇然的杀意。

    “辰哥、吴辰兄弟,是不是林总出什么事了?”看到吴辰情绪如此激动,古晨和李芬便知道事情不对劲了,赶忙问道。

    “出了点事情,我去去就来,李芬你等下就将会所大门关上,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会所暂停营业。”吴辰撂下一句话便急忙离开了。

    皖南码头,位于皖南北郊,在九十年代时期曾经是皖南乃至于江南的重要港口。但由于航空业的发达,再加上在皖江上游主干修建了大坝,导致江水猛降港口便渐渐荒废了,只留下了一些残破和无人认领的集装箱了,近些年这里已经沦为了垃圾场了,当然也有这不少拾荒人把这里当成他们的家。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北郊坑坑洼洼的道路上,一辆玛莎拉蒂就像猛虎一样发出竭斯底里的咆哮。道路两旁大树成荫,水泥路上的裂缝中已经长出了杂草,小车飞速驶过,卷起路上的枯草树叶在黑暗中飞舞。

    正前方三四公里的距离,接着夕阳的余晖便可以看到残破的皖南码头,那怕是相隔甚远,都能感受到那一股股随着江风袭来的腐朽之气。

    吴辰此刻心急如焚,亡命之徒一个个都是在刀口上舔血,在以往强大的压力之下,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从之前这群亡命之徒的两个人都像疯子一样找女人,一旦剩余的人也丧心病狂,后果他不敢想象。

    这群人本来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因为自己而连累林思雨出什么意外的话,他这一辈子都会处于内疚之中。

    车辆疾驰,那怕此时道路坑坑洼洼,但油门却从始至终都被他踩在了最底下,一路上玛莎拉蒂就像云霄飞车一样在空中跌宕起伏。

    与此同时,在码头一个隐蔽的集装箱里面,灯光忽明忽暗,在集装箱的正中央,一个穿着ol制服的俏佳人被五花大绑在凳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