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二十一章 我要你死
    “辰少,我们愿意追随辰少您的脚步,在您身后为您鞍前马后,还望辰少您能成全。”毛哥一脸虔诚的看着吴辰,他很清楚,这是自己的机会,自己必须要把握住,只有把握住自己才能够出人头顶,成为真正的强者。

    “我们愿意追随辰少,还往辰少成全!”黄毛等人见状也赶忙激动道,他们算得上是飞车党和吴辰见面次数最多的几个人了,早就已经被眼前男人的勇猛无比给彻底征服了。

    “行,看在你们这么诚心的份上,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至于这个机会你们能不能把握住,那就看你们自己了。”吴辰道。

    “谢谢辰少,谢谢辰少,我们一定不会让辰少您失望的!”毛哥等人大喜过望,忙不迭的向吴辰磕头。

    “行了,都起来吧,以后每天早上七点钟在会所门口等我,我会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成龙成虫,就看你们自己了。”吴辰紧接着道,说完一个闪身便出了房间,“貌似皖南警察局对他们的悬赏有个几十万,就算死了应该也有个几万块吧,这个人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辰少我们会把他处理好的,今天这件事情绝对不会传出去,还望辰少您放心。”毛哥道。

    闻言,吴辰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也是对三人的一个小考验。倘若他们胆敢用此人去警察局换取悬赏,那这群人和他之前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

    “琳姐,我事情已经忙完了,现在你在公司吗,我把车还给你吧?”

    “不用?行,那我就先开着吧,琳姐你要的时候告诉我。”

    离开粉红山庄之后,吴辰便给张琳去了一个电话,不过张琳对车并不着急,所以吴辰干脆就开着车去会所了。

    …………

    皖南江边,一处偏僻的地方,七八辆警车停在了这里,法证、法医人员尽在此处,‘威武威武’的警笛声震耳欲聋。

    “到底怎么一回事,是谁发现的。”

    与此同时,‘咔哧哧’一声,一辆警车停在了沙滩上,一个穿着警察制服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警花从车上快步走了下来。

    “唐警官你来了,嫌犯的尸体是这位先生发现的。”一旁的警察看到来人赶忙迎了上来,在场的警察都很清楚,眼前这嫌犯涉嫌谋杀公安局局长,而公安局局长正是唐米米的父亲,所以不敢有半点怠慢。

    “警察同志是这样的,我是附近一中学的老师,这里有大树遮阴,还有江风,所以每个周六的下午的时候便会来这里垂钓。今天我也是照旧,但一来这里就发现了有具尸体,所以就立马报警了。”中年男子解释道。

    “麻烦老师您了!”唐米米笑了笑,随后便对身旁的同僚道:“小秦,你给老师做完笔录,然后就送老师回去吧。”说完便走到尸体旁边,一看,这不就是那群亡命之徒之一嘛。

    顿时这眉头就止不住的皱在了一起,这人怎么会死在江边呢,难道是地下势力的火拼?不过她也没多想,竟然敢谋杀自己父亲,管他怎么死的,要是全死了那就更好了。

    “检查得怎么样了?”她向法医询问道。

    “初步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死者先是招到了手和膝盖遭受到了重创,骨头在外力的作用下统统粉碎,从痕迹上来看,极有可能是被人用脚踩断的。

    不过死者的主要还不清楚,既有可能是脑门上的这个小洞导致的,这洞很奇怪,像是针孔一样。不过这只是猜测,具体结果还需要进行解剖才能确定。”法医将初步鉴定结果说了出来。

    “好,到时候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及时通知我。”唐米米点点头,看着死者脑门上的那个小孔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间却怎么读想不起来。

    与此同时,在一处隐秘的乡村宅院里面。

    “什么,你说司机死了?”坐在院子里面得刀疤脸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股骇人的煞气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什么,司机死了?这特么的到底怎么回事?”与此同时,听到刀疤的声音,屋子里面一个从始至终就冷着脸的年轻人,和一个面目狰狞的女子快步跑了出来。

    “是姜浩的电话,他告诉我司机的尸体在皖南江边被发现了。”刀疤脸看着两人,阴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一个小队共五人,他们五个人一同回到皖南,还没来皖南两天色鬼就被皖南的警察直接乱枪打死,现在司机竟然又死了。

    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对兄弟之情有时候看得比亲情都要重要,眼下两个好兄弟死了,这让他们恨不得想要杀人以此来泄愤。

    “到底怎么回事!”年轻人和狰狞女子无比愤怒道,狂暴的煞气从他们身上蔓延开来,庭院之中的树木五风自动,周围温度猛然之间便降到了冰点。

    “不管到底怎么回事,立刻查清楚到底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杀我们的兄弟,我要让他死!”刀疤脸愤怒道。

    “好,我现在就去查清楚!”年轻人一脸杀机,一把锋利匕首出现在他手中,脸上赫然扬起了一抹狞笑。

    在姜家的帮助下,没多久年轻人便将再度回到了庭院之中,而此刻他手中的匕首赫然已经沾染了猩红的血液,显然刚才已经杀过人了。

    此刻刀疤脸和狰狞女都坐在庭院里面,这会儿两人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但从那圆瞪的眼睛不难看出,此刻他们依旧是愤怒地想要杀人。

    “说吧,到底是谁干的!”

    “吴辰!”

    年轻男子口中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这个名字一出现,周围的温度便瞬间降到了冰点。

    “好一个吴辰,竟然敢杀我刀疤的兄弟,我要你死!”刀疤一拳砸在了身旁的石桌上,石桌咔嚓一声,在强大力量的冲击之下直接裂成两半。

    “我要把他千刀万剐!”面目狰狞的女子同样咬牙切齿,顿时她那张满是疤痕的脸显得越发渗人。

    “把事情讲清楚!”刀疤脸再度开口。

    “司机耐不住寂寞,一大早就跑到粉红山庄玩女人,然后就被一个叫毛哥的人发现了,应该是他将吴辰带去的。然后吴辰出手,直接将司机杀了。”年轻人简明扼要的将事情大致说了出来。

    “那个叫毛哥的人你杀了没有?”刀疤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