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一十九章 你尽管试试
    “是啊毛哥,我们这正在干活呢,你们这……”两个小姐看到来人是毛哥,脸上的恐惧方才少了几分,随即唯唯诺诺道。

    “干什么活,不想死的马上给我滚出去。”毛哥呵斥道。

    “滚,我们现在就滚!”两个小姐也是知道审时度势之人,看到这架势就知道要开打了,于是抓起自己地上的衣服,连滚带爬的就跑了出去。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男子露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随后便要去拿床头柜的裤子。

    然而仔细观察的话必然可以发现,男子眼睛中根本没有恐惧,反而闪过一抹狰狞。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闯进来,竟然敢来找老子的麻烦,今天老子就宰了你。

    念及此处,他的手已经握住了沙漠之鹰的枪托,随后立马抬起强,就要扣动扳机。

    他的速度很快,甚至不给人任何的反应时间。但他快,吴辰的速度比他更快,一根银针‘啾’的一声从他手中飞射了出去,直接扎在了男子的男子右手手臂上。

    男子感觉手臂一麻,下一秒竟发现自己手指竟然不听使唤了,定眼一看,手上赫然扎着一根晃动不止的银针,顿时大惊失色。

    不过此人毕竟是在刀口山舔血的人,应变能力远非常人可及,脚一踹,船上的被子便飞了起来,挡在自己面前。随后便准备将银针给拔下来。

    在他想来,就算你银针再怎么厉害,这下隔着一个被子,你的银针总扎不到我的身上吧?

    不过很显然,他猜错了,拥有血玉瞳的吴辰,别说你是拿被子挡,就是那床板来挡都没有用。

    又是一根银针,‘啾’的一声飞出,扎在了男子另一只手上。男子顿时便有种不好的预感,顿时隔着被子,右脚猛地往床上一踏,整个人一跃而起,左脚便朝着吴辰面门踹去。

    “滚!”吴辰大喝一声,一记鞭腿就横扫了过去,在强大力量的冲击下,男子的左腿应声而断,然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摔在了床头柜旁边,将廉价的床头柜砸了个稀巴烂。

    男子就这样躺在地上,就好像死了一样,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辰少,他不会是死了吧?”毛哥忍不住问道。

    “死?我看是装死差不多吧!”吴辰冷笑一声,右脚勾起旁边的椅子,冲着男子的脸便砸了过去。

    “小子,你给我去死!”然就在椅子快要砸到男字脸上的时候,男子突然暴起,一手将飞过来的椅子砸开,另一只手赫然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军刺,直取吴辰面部。

    军刺中间如细若针尖,三边的刃口更是薄若纸片,别说是被捅了,那怕是被这军刺稍微划拉一下,恐怕都会血流不止。

    这军刺赫然是华夏56型军刺,军刺之上赫然有三面血槽通过血槽迅速将空气引入。空气在体内形成空气栓阻塞住血管。只需刺入人体任何部位8cm左右就可使敌手即刻毙命,而且在消除负压的体腔内将刺拔出,毫不费力。

    而且这把军刺显然已经经过了上时间的使用,上面的磷涂层磨损严重,露出了含有砷元素的钢体,一旦刺中,必然会导致中毒。

    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三棱军刺,赫然是杀人的利器。

    “想我死,也要你有这个能力!”吴辰不退反进,大跨步便来到男子身旁,一手呈爪,宛若龙蛇出动,将男子的握住军刺的手臂直接扣住。另一首握拳,一拳砸在了男子胸口。

    男子瞬间看感觉自己胸口都要坍塌了,剧痛袭来,另一只手悍不畏死的往吴辰脑门上砸去。

    然还没等他的手砸到吴辰脑袋上,“咔嚓”一声,他便发现自己自己右手已然被废,而且军刺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吴辰握在了手中,想自己的左臂刺去。

    男子大惊失色,忙不迭的收回左手,转而提起膝盖,往吴辰下身撞去。不得不说,亡命之徒就是亡命之徒。

    一般人当双手被废,兵器被夺走,第一反应恐怕就是跪地求饶。然而男子却不放弃任何机会,千方百计的想要置人于死地。

    因为每一个亡命之徒他们自身都很清楚,敌人与敌人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找死!”吴辰冷喝一声,随即抬起腿,两个人的膝盖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沉闷的声音在房间中炸响。

    “咔嚓!”骨头碎裂声响起,男子的膝盖在吴辰强大力量的冲击之下,膝盖骨粉碎,甚至小腿骨都移位了,穿破皮肉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瞬间房间之中便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站在门口的毛哥一群人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惊呆了,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对决呀,一时间看着吴辰的眼神越发崇拜。

    “怎么样,还要继续吗?如果你想继续玩下去的话,我不介意再把你五条腿全废了。”吴辰单手掐住男子的脖子,直接将他提了起来,寒声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我要报警,我要报警。”男子仍旧装成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道。

    “呵呵,报警,行啊,我这里就有皖南市公安局局长唐建国的电话,要不我现在就打给他。”

    吴辰玩味一笑,下一秒手中力气猛然增加,发出‘卡茨卡茨’的声响。男子脖子上青筋暴露,面红耳赤,整个人浑然进的气多出得气少。

    “在我面前你还用得着装吗,老实交代吧,到底是谁让你来杀我的,还有你的那群同伙在那?”吴辰像扔垃圾一样将男子扔在了地上,踩着他的脸,质问道。

    “呵呵,竟然被你发现了!”男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惨淡的笑了笑,抬起头望着吴辰,道:“既然你知道我们要杀你,那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觉得在刀口上舔血早就把脑袋放在裤腰带上的人,会告诉你这些吗?”

    “我相信你会的,而且我有很多办法让你把事情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吴辰道。

    “那你尽管试试,看看我会不会和你说!”男子冷笑。

    “可以,那我成全你!”吴辰寒声道,随后将自己虽随身携带的银针取了出来,数十根银针在这亮堂堂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银针,呵呵,不好意思,我没病,用不着你来给我治。不过我还是需要多谢你的好意。”男子嘲讽的声音响起。

    “这银针可以救人于生死,同样也可以折磨人。以前银针我都是用来救人,你很幸运,被我第一次用来折磨人。”

    听到这话,男子不知为何竟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就在此时,吴辰赫然已经运转天道诀,大手一挥,银针便扎进了男子身上的几处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