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零九章 没见过美女啊
    闻言,宇飞立马就想要开口解释,但还未等他开口,张琳的声音便再度响起,“既然立下了赌约,那愿赌服输,宇部长你就老老实实的道歉吧。”

    “什么?”这下轮到宇飞懵逼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琳。

    “宇部长你不是说,如果那几枚帝王绿翡翠是吴辰的就像吴辰磕头道歉吗?”张琳寒声道。

    “张总这件事情是我不对在先,但你也不用编个谎话来骗我们吧?那几块帝王绿玉佩价值几何大家都很清楚,你觉得这话我们会信吗?”宇飞笑道。

    “不信?觉得我编谎话?”张琳看着宇飞,眼神越发冰冷,道:“你觉得以我张琳张氏集团总裁的身份,犯得着编谎话吗?我可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些玉佩就是吴辰的,他赢了,你输了,愿赌服输,道歉吧!”

    “这怎么可能……”宇飞如遭雷击,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就吴辰这一身装束加起来不超过两百块的人竟然会是价值不知几何的帝王绿翡翠玉佩的拥有者。

    “我都说了吧,他就是在扮猪吃老虎,你们一个个就是偏偏不听。”前台,刚才那位说吴辰是扮猪吃老虎的妹子兴奋的笑了起来,看着周围那些个震惊得不成样子的同事们,脸上慢慢的得意。

    看着面前怒火冲霄的张琳,他知道自己今天是栽了,而且还是栽了一个大跟头。无奈,他只能硬着头皮,千不甘万不愿的对着吴辰道:“不好意思,宇飞愿赌服输。”说完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想在这待下去了。

    不得不说,宇飞很鸡贼,这道歉的话,简直不要太轻描淡写。但你要说他不是在道歉吧,那也说不过去,毕竟还人家弯了个腰说了句不好意思。

    他很清楚,张琳要的不过就是自己低头而已,自己竟然已经说了不好意思,就是张琳都那自己没办法,更不要说眼前这个吴辰了。

    但很显然,他猜错了,而且错得很彻底。

    还未等他,踏出另一只脚,吴辰便一个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玩味道:“宇部长你刚才说什么呢,不好意思哈,我这人耳背,没听清,麻烦你再讲一遍吧”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小兄弟,你犯不着这样吧?”宇飞一双阴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吴辰,他怎么都想不到,吴辰竟然真敢逼自己道歉。

    “不好意思,我吴辰只知道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当然要是宇部长你不愿意道歉,那把地板搽干净也行。”

    “好,很好!”宇飞咬牙切齿,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吴辰,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要将吴辰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一时间走廊的气氛再度降临到了冰点,一股凌然的杀机从宇飞身上迸发出来,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然而首当其冲的吴辰就好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从始至终都站在原地,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邪笑。给人一种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好帅呀!”

    “好有气质呀,要我能做他女朋友就好了。”一时间,那些前台的妹子秘书们立马就开始犯花痴了,看着吴辰两只眼睛直冒金星,倘若不是这会儿张琳站在吴辰身边,恐怕没准她们一个个就开始投怀送抱了。

    “对不起!”宇飞咬着牙说了三个字,话音一落转身就走,一秒钟也没有耽搁。不过从他那双阴沉、愤怒的目光上来看,这件事情显然不会善罢甘休。

    “琳姐,不好意识哈,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吴辰转过头,冲着张琳笑道。

    “你这笑嘻嘻的样子算是给我道歉的模样吗?虚情假意!”张琳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随后冲着吴秘书道:“行了,把卡交给我,你去忙吧。”

    吴秘书见状便将卡还给了张琳,随后便径直离开了。于是吴辰便在张琳的带领下进入了张氏珠宝的金库。

    “这个宇飞是我那位叔叔请回来的人,算不得什么麻烦!”张琳道。

    “嗷!”

    吴辰点点头,笑了笑,随后也没有多少什么,因为这会儿他已经在张琳的带领下,来到了放置翡翠的保险柜旁。

    防弹玻璃制作的透明保险柜中,一枚枚精雕细琢的玉佩静静的躺在里面,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莹莹的光芒,令人不禁心中一颤。每一枚玉佩上都打着一个小孔,一根粗细正好合适的红绳从里面穿过。

    玉佩的图案各不相同,当然寓意也各不相同。不过大多是吉祥如意,辟邪消灾的意思。

    饶是吴辰,在看到这些玉佩的第一眼都不禁为之而迷醉。

    “那块玉总共雕刻出了八块玉佩,展厅里面有三枚,马上就会送过来。这边有五枚”张琳一边说,一边通过虹膜解锁将保险柜打开,将里面的翡翠取了出来,交到吴辰手上。

    接过翡翠,吴辰便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灵气,但这股灵气却怎么都没办法吸收,看得到摸不着,着实令人难受。

    不过吴辰也不恼,因为就算不能吸收,这蕴含灵气的玉石对于他来说也可堪大用。不过具体怎么用,他倒要好好想想。

    “小辰子,你说本小姐戴那块玉佩更好看一点呀?”张琳拿起一块玉佩放在自己胸口,冲着对面的镜子比划着,同时还不忘询问一下吴辰的意见。

    玉佩的红绳较长,她又是放在自己的胸口,于是乎静音剔透的玉佩顺势便滑到了那饱满的双峰之间。然随着她的比划,调整着红绳的高度,碧绿的玉佩就在她沟壑之间忽上忽下。

    吴辰不由自主暗暗嘀咕,这尼玛就是个妖精啊,百变诱惑。令人遐想。

    见吴辰没有回答自己,张琳忍不住抬起头,好巧不巧的看到了吴辰那猪哥的模样,没好气的瞪了吴辰一眼,娇嗔道:“看什么看,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没见过美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