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两百章 先问问小神医
    然而当米麒麟看到孩子的状况时,整个人直接懵逼了,孩子胸口赫然被插着一块玻璃,泪泪的鲜血不停从伤口处往外冒,小孩子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已然开始休克了。

    他是一名西医,眼下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办法进行手术,但看到眼下一双双眼睛睁注视着自己,特别是其中还有凌菲,于是他把心一横,二话不说便将小孩伤口处的衣服撕裂开来。

    然而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撕扯衣服的时候一不小心连带触碰到了伤口,泪泪的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啊……”旁观者忍不住尖叫一声。

    “不好!”正在替一个骨折伤者处理伤势的吴辰眉头便是一皱,一个闪身来到了这边。

    “你来干什么?”米麒麟皱着眉头反问一句。

    “滚开!”吴辰压根就不跟他啰嗦,直接大吼一声,而后左手按在孩子胸口,随后右手捻着一根银针便扎在了小孩的伤口上方三寸的一处动脉上,将血液直接封死。

    但小孩的伤口,极其靠近心脏,动脉血管极多,七八根银针下去竟然还没能完全止住,然眼下他银针已经没了。

    “用我的吧,我这还有银针。”一旁的凌菲见状赶忙将自己的银针递到吴辰面前。

    凌菲的银针显然是特殊定制的,与寻常银针并不相同,档次比自己用的银针好得不是一星半点。吴辰想着是不是找个机会自己也去定制一套银针,不过这想法刚一出现就被他抛到了脑后,因为现在救人更重要。

    十几分钟过后,二十多根银针密密麻麻的扎在了小孩伤口附近,将周围动脉全部封死。随后吴辰手中出现一个诡异的手法,猛地往地上一拍。

    “装神弄鬼!”一旁的米麒麟冷笑一声。

    然就在此时,孩子伤口血液流出的速度竟然突然减缓了不少。顿时众人便往米麒麟看去,一个无形的巴掌印出现在米麒麟脸上。

    “神医,真是神医啊!”众人赞叹道。

    但吴辰的眉头却是从始至终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因为他发现在小孩伤口处,也就是接近心脏的地方竟然长着一颗血瘤,距离玻璃也就是几毫米,一旦轻易将玻璃拔出来的话,那血瘤就会破裂,后果不堪设想。

    换做平时,吴辰可以利用真气将血瘤化解,但刚才他的真气已经消耗了大半,再加上刚才为孩子施针,真气已经接近于枯竭。暂时他只能稳定小孩的伤势,等下再来处理,因为大巴中还有很多伤者需要他的帮忙。

    随后便向身旁的凌菲叮咛道:“记住,从现在开始,一定不要让人挪动他,特别是不要触碰到头顶的银针,否则他必死无疑。”

    “好的医生,多谢医生,多谢医生,您真是神医呀。”孩子的父亲由衷的感谢着,就差没给吴辰下跪了。

    “好!”凌菲赶忙应是,同时对吴辰刚才那神乎其神的针法却又好奇无比,凌家乃是医药世家,所以凌菲对针灸之术了解颇多,但刚才吴辰所施展的针法,她可谓是闻所未闻,一时间觉得吴辰越发神秘。

    这会儿吴辰并不知道她心里掀起来滔天巨浪,因为他已经投入了对下一个伤者的救援。

    “混蛋!”米麒麟看着吴辰,两只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杀人的心都有了,竟然敢叫自己滚……

    “呜呜……呜呜……”

    在在场所有人的千呼万唤之下,警车和救护车接连到达,有了这股生力军的加入,血腥的现场焕发了真正生机。

    而此时吴辰正在大巴车中协同消防员,救治伤员。

    看到一辆辆救护车的到来,米麒麟顿时眼前一亮,走到为首的医生面前道:“你好,我这边有个小孩伤势严重,需要进行紧急的开膛手术,将玻璃取出来,不知道你们能否提供帮助。”

    “什么,需要开膛手术,病人在那。”医生见状,赶忙跑到小孩身边,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赶紧道:“为了应付这场特大车祸我们的确将需要的设备带来了,但我们这次前来的都是急救医生,并没有胸内科医生的跟随。”

    “没事,逼人米麒麟,是牛津大学医学博士,博士期间主攻胸内科的研究,如果设备允许,我可以做这手术。”米麒麟笑道。

    “您确定?”医生皱了皱眉。

    “当然,你觉得我米麒麟可能用皖南米家的名誉来冒险吗?”米麒麟言语之间便将自己的身份给提出来。

    “米麒麟,你是米家的大少爷?我是皖南中医院急诊科主任陶云,我早就听说过米少爷您的大名了。”陶主任一脸震惊,赶忙伸出手,笑嘻嘻的巴结着,“米少爷你是牛津大学的医学博士,开胸这种收拾对你来说自然不在话下。”

    话音一落便吩咐给护士打了招呼,让她在救护车中准备开胸手术。

    “什么?不行,刚才那位小神医说了,一定不能挪动我儿子,否则会出事的。”小孩子的父亲听到陶主任要把自己儿子搬到救护车上进行手术,说什么也不同意,直接挡在了医生护士前面。

    “什么小神医,你自己看看,你儿子已经是进的气多出得气少,而且瞳孔开始发散,再不进行手术将玻璃取出来,你儿子凶多吉少。”陶主任刚才也检查了一下孩子的身体,发现小孩子的状况极其糟糕,时间越往后推手术的成功率就越小。

    “这位是牛津大学医学博士,对开胸手术有所研究,绝对可以成功为你的孩子进行手术。时间不等人,还望你尽快做决定。”陶主任紧接着道。

    “这……”男子看了一眼自己躺在地上的儿子,一脸的担忧,随后便往凌菲看去,显然在询问凌菲的建议,在他看来,吴辰和凌菲应该是认识的。

    “我建议还是再等等,毕竟伤者现在的情况稳定了下来,不宜贸然移动伤者。如果真的要移动,我建议还是询问一下吴辰的意见。”凌菲想了想道,中医界有个潜移默化的规则,那就是如果一个医生看了一个患者,那这个医生就是患者的医生了,如果患者要去找别的医生治疗,是需要知会前一个医生的,经过当前中医的同意方可。

    一来这是表示对医生的尊重;二来则是防止医生之间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中医界也是有派系之分;三来则可以医生之间也可以对病人的情况进行一定程度的交流。

    “好,我这就去问问小神医。”孩子的父亲觉得这个建议很好,于是便准备转身去找吴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