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一百九十五章 让他跪在地上忏悔
    刘冰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就是步步为营处事谨慎,鹰爪部队的实力他很清楚,一个个统统手上都染过血。两个人竟然不是一个年轻人的一合之敌,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只是会所的小员工。

    “已经查清楚了,他说的没错,那个吴辰的确是金鳞会所的员工。不知道帮主你还记不记得华云海在老巢被人废了的事,这件事就是这个吴辰干的。”鹰爪回道。

    “好,很好!”

    刘冰猛然起身,一拳狠狠砸在面前的桌子上,实木桌子直接被他一拳砸出了窟窿。

    “看样子是我们天鹰帮太久没有活动,世人已经忘记我们的存在了。动我手下不说,眼下竟然还敢废我儿子,真当我刘冰不会杀人吗?鹰爪你给我听着,我要他死,死无葬身之地!”

    “帮主,这……这可能有点问题,因为我查到,这小子竟然和公安局局长唐建国有关系,我们直接动手是不是不太好?”鹰爪迟疑道。

    “他和公安局局长唐建国有关系?把事情说清楚!”刘冰眉头紧皱,唐建国的大名他早有耳闻,一上任就开始整风运动,手段堪称铁血,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将皖南改头换面。若不是因为皖南附近几个监狱已经人满为患,恐怕整风运动还会越演越烈。

    面对这位背景深厚,而且手段铁血的公安局局长,说实话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去得罪的。

    “想必周家少爷周扬在生死峰赛车出车祸死了的事情帮主您应该知道吧?当时和周家少爷赛车的就是这个吴辰。

    不过这小子被抓进警局,但后脚就被放了出来。据我们公安局的眼线说,大晚上的唐建国火急火燎的赶到警察局,要放了这小子,就是连周云海的面子都不给。”

    “而且,据当时在生死峰观看赛车比赛的小弟说,吴辰这小子还得罪了楚家楚轩、张家张文轩,还有姜家姜浩。我通过打听,发现姜浩的腿竟然就是被那小子给打断的。”

    不得不说,天鹰帮就是天鹰帮,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竟然就将吴辰的底统统查了出来。

    “嘶!”刘冰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要知道除却楚家之外,这周家、姜家、陈家可都是皖南的庞然大物呀,其能量简直无法估量,特别是姜家,那可是帝都姜家的分支,废了姜家的人这不明摆着是在找死吗?

    不过,很快他又冷静了下来,既然对方都敢废姜家的人,难道真的是有恃无恐不成?倘若不是,那他还真找不到其他理由来说服自己。

    但要让他真的放下废子之仇,他绝对做不到。

    “帮主我们应该如何?”鹰爪看着刘冰阴沉的近乎能够滴出水的来,眉头也是紧紧的皱在一起。这事情往下了说是废了帮主的私生子,往大了说明摆着就是在打天鹰帮的脸。

    “该如何,那小子动不了我们还动不了别人不成。当时不是还有几个女的吗?统统把她们给我抓起来,我要她们替我的鹰儿陪葬!还有那个什么金鳞会所,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是帮主!不过现在皖南正在戒严抓捕通缉犯,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再等待些时日,以防万一。”

    “还是鹰爪你想得周全,行,就这样吧!”刘冰点点头。

    “……”

    “辰少,您早上好!”

    清晨,一大早,吴辰便来到了医科大校门口,而此时叶北庭已经在校门口等待多时了,恭恭敬敬的将吴辰迎进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之中。

    “辰少,那群人现在正在逍遥娱乐会所,他们要我们将辰少您带过去,然后……”叶北庭一边开车一边恭恭敬敬的汇报着。

    “然后要硬生生的折磨我对吧,这种事情但说无妨!”吴辰道,嘴角略有略无的勾起了一抹冷笑。

    看到吴辰嘴角的那一抹冷笑,正开着车的叶北庭只感觉背后一阵发寒,心里不由自主的替那群可怜的人默哀了。得罪谁不好竟然偏偏得罪这个如神似魔的男人,这不是寿星公上吊找死吗?

    逍遥娱乐会所,一家处于皖南市郊区的大型娱乐会所,里面明确分着三六九等,越往上包厢越发豪华,越往下则和普通的娱乐会所一般无二。故此这里鱼龙混杂,但由于逍遥娱乐会所背景强大的缘故,故此也没有人敢来着闹事。

    自然,警察来这边查房的事情也很少发生。所以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这逍遥ktv可谓是人满为患,黄赌毒之类的屡见不鲜,甚至发生什么人命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所以很多人都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安排在这逍遥会所。

    逍遥娱乐会所甲等包厢之中。

    “阿三,你确定你找的人有用吗?现在都八点多了,怎么还没来,老子他们的都快等睡着了!”

    “是啊,阿三,那个什么血杀堂到底靠不靠谱啊,怎么这么久还没消息,我看还不如找天鹰帮得了。”

    “怎么不靠谱啊,我告诉你,这血杀堂可是咱们皖南有名的组织,拿钱办事,绝对一点都不含糊。”叫做老三的中年男子赶忙向坐在众人中间的男子解释道:“师傅,你别着急,今天那小子一定跑不了。看,已经来短信了,人马上就会被送过来。”

    话说到一半,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他赶忙打开,看了一眼,便送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嘿嘿笑道:“师傅,我就说这血杀堂靠谱吧,他们马上就到,趁着这个空档,我们还是想想要怎么处理那个混蛋吧。”

    “怎么处理,能怎么处理,一进来老子就要让他跪在地上忏悔。”

    “对,先让他跪下,让后一酒瓶下去,爆了他的头。”

    …………

    “师傅您呢,您想怎么处理那小子?”

    此言一出出,包厢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看向了坐在正中间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端着一杯红酒,阴沉着脸靠在沙发上,一双眼睛凶光毕露,一字一顿道:“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被这渗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一道道疯狂的复合声便响了起来,“对,要他死无葬身之地,要不是那小子,我们就不可能会被驱逐出保济堂,成为整个皖南乃至于江南医界的笑柄!”

    这群人赫然就是被马老爷子赶出保济堂的马利明一行人等,不得不说,马老爷子说到做到。那怕马利明是自己的儿子,在大是大非之前,都毫不手软,直接将马利明一干人等逐出保济堂,并通告了整个江南的中医学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