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一百八十一章 到底行不行
    然还没等马医师把话说完,一记冰冷的眼神便落在了他身上,让他硬生生的将话咽回去了。

    “是这样的,车祸是在三年前,那会儿小鸣才五岁,但是他爸妈骑着摩托车带着他去县城剪头发,顺便给娃买几件新衣服。但在回来的路上却出车祸了,我儿子和媳妇当场就走了,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不知是当时小鸣的头受到了撞击还是惊吓,从那以后小鸣每隔半个月就会发病,我们跑遍了皖南的医院都束手无策……”孩子的奶奶啜泣的说着。

    闻言,吴辰算是明白了,想来躲在小孩脑海之中的应该就是孩子的父母,或许是因为放不下自己的孩子,想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所以才会有执念,才会躲到孩子的脑海之中。但人鬼殊途,他们留在孩子的脑海中终究是导致的孩子大脑紊乱,才会出现这种中邪的症状。

    “娃,你能治好我们孙子吗?”老妇人眼巴巴的看着吴辰,泪水布满了那张满是皱纹的脸。

    儿子死了,儿媳妇也死了,如果孙子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们两个半截身子都已经入土的老家伙还有什么心思再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我能!”吴辰斩钉截铁的声音在保济堂大厅中响起。

    “真的吗?”冯老爷子夫妻两激动的拽着吴辰的衣服,激动的问道,生怕吴辰是在和他们开玩笑。

    “当然,不过还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吴辰点点头。

    听到这话,马医师一行人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那简直就比死了爹还要难看。

    “要准备什么,你说我现在就去买!”冯老爷子激动道。

    “我自己……”原本吴辰是准备自己去的,但话还没说完,本来已经静下去的孩子突然有变得狂躁了起来,于是吴辰赶忙按住小孩,一缕缕清凉的真气顺着他的手指进入了小鸣的大脑之中。

    “我暂时脱不了身,这样吧老爷子你现在去帮我买点黄纸朱砂”吴辰转过身对着冯老爷子道。

    什么?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

    黄纸朱砂,这是治病还是来驱邪呀?

    饶是冯老爷子救孙心切,也不由得愣在原地。黄纸朱砂,这和跳大神有什么区别呢?

    原本忧心忡忡的马医师等人听到这话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黄纸朱砂,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你竟然还搞这神不神鬼不鬼的一套,你怎么不干脆说病人是中邪了,你来个跳大神得了。”

    “还真被你说中了,病人还真是中邪了,然后呢你还想说些什么?”吴辰冷笑一声。

    “简直是笑话,救不了就救不了,别在这胡言乱语。否则别怪我现在就报警说你在这宣扬封建迷信。”马医师冷喝一声,鄙夷之色尽显无疑。

    “那如果我救得了呢?”吴辰反问一声,紧接着冷笑道:“这样吧,如果我能救得了,那就把你保济堂的招牌拆了吧,在我看来你这医馆压根就不配此名!”

    “你……”马医师气急,恨不得冲上去打吴辰,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住,冷哼一声,“那如果你输了呢?”

    “只要我吴辰今日输了,我便跪在你保济堂门口赔罪!”吴辰也是被激起了怒火。

    “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去驱邪!”

    马医师冷笑,一脸得意,脑海中已经开始幻想吴辰跪在自己保济堂门口给自己磕头赔罪的场景了。

    也许是两人的对赌给了冯老爷子信心,亦或是保证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冯老爷子还是跑出来一趟,没过多久便拿着黄纸和朱砂跑了回来。

    “要开始画符了?”见吴辰将符纸放在桌上的时候,马医师赤裸裸的嘲讽便响了起来。

    然吴辰压根就不搭理他,食指沾了沾化好的朱砂,聚精会神,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时而蹙眉时而舒展,似乎思索着什么。

    的确,他确实在思考,因为现在待在小孩脑海中的执念是两个父母的,他们只是想亲眼看看自己的儿子长大罢了,如果自己直接将其消灭的话,那岂不是太残忍了。

    “怎么鬼画符都需要思考呀,装得挺像的嘛!”

    “哈哈……没准人家在冥想呢!”

    嘲讽声络绎不绝。

    “老头,你说他到底行不行呀,我看这怎么就这么邪乎呢?”老妇人也有点不太相信了。

    “死马当活马医吧,不顾咱们家小鸣真的好像是中邪,不然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这样了呢!”冯老头亦跟着叹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此时,吴辰动了,以指为笔,龙蛇起舞,一道莫名的符咒出现在了符纸之上。符成之际,他双手捏了一个莫名的指法,随后将符咒贴在小孩的天门之上。

    “你们的存在只会困扰你们的孩子,让他保守折磨,而他现在已经长大,虽然失去了你们,但却还有疼爱他的爷爷奶奶,你们可以安心的出来了!进入整个此符,你们依旧可以待在你们的身边,看着他长大看着他结婚生子!”吴辰心中默念,希望通过自己的话唤醒在小孩脑海之中的两道慈父慈母的执念。

    两道执念似乎感受到了吴辰的呼唤,似乎清醒了过来,流恋了一会儿,化为两道流光直接钻进了符咒之中。虚无只见他似乎还听到了两声时隐时现的谢谢,顿时他脸上不由得洋溢着淡淡的笑容。随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将符咒折叠成了一个小星星。

    “这就完了?”众人见吴辰停下动作,不由得纳闷了起来。

    貌似刚才吴辰除了画符贴符之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干过呀。这下收手算什么意思?

    然而就在此时吴辰动了,大步走向了保济堂大门口。

    “算你识相,知道愿赌服输!”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录视频呀,当天这混蛋可是让我们在医院丢了个大脸。”

    马医师的那群徒弟跟班看到吴辰出去,脸上一个个顿时无比得意,甚至不少人已经开始拿着手机出来录视频了。

    同样,马医师亦是兴奋不已,但不知为何看着吴辰的背影他竟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此时,吴辰已经来到了保济堂大门口,只见他抬头望了一眼头顶上提有保济堂三个字的牌匾,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不好,给我拦住他!”马医生大叫不妙。

    然而已经晚了,吴辰已经一跃数米之高,牌匾给摘了下来。

    “吴辰你想干什么,难不成输了你还恼羞成怒不成?”马医师虽然惊讶于吴辰恐怖的弹跳力,但看到对方将自己牌匾摘下,还是气恼的跑了出来。

    “输?呵呵,马医师你自己回头看看吧。”吴辰冷笑。

    “回头,难不成你还能真把人治好不成?”马医师冷笑,不过还是回了头,但当他回过头时,整个人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