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一百八十章 冤家路窄
    奈,冯老头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接下八百块,但脸上却是愁容不展。自己孙子今天就要去医院打针拿药了,每次打针拿药都需要一千块,现在才八百,这可怎么办呀。

    而就在此时,吴辰快步走了过来,道:“两位,你们能把手上那株草药给我看一下吗?”

    闻言,老人家顿时大喜,赶忙道:“刘医生,我都说了这是草药吧。”

    “可以!”刘医生将冰凌草递给吴辰。

    吴辰看了看,越发笃定这就是冰凌草了,旋即道:“两位,这株中药我要了,不知道要多少钱?”

    “你确定要?”刘医生多少有些诧异,见吴辰点头后随即说了一个数字,“三百块吧!”

    刘医生并没有漫天要价,只开了三百块,想来应该是想把之前多给老人家的一百块拿回来,然后将剩下的两百块交给老人。

    吴辰没有半句废话,立马掏出三百块,三百块就换得一株冰凌草这简直太值当了。

    然而就在两人准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时候,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便想来,“等一下,我们不卖!”

    闻言,吴辰眉头便是一皱,这冰凌草都快到手了,竟然半路杀出了程咬金。回头一看,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大熟人……

    闻言,吴辰眉头便是一皱,这冰凌草都快到手了,竟然半路杀出了程咬金。回头一看,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大熟人,来人赫然是昨天在医院和他打赌的马医师。

    抬头一看,头顶上的牌匾赫然写着三个字“保济堂”,没想到自己竟然跑到仇人的地方来了,这尼玛也太巧了。

    “好巧呀,马医师!”吴辰尴尬的笑了笑。

    “的确是很巧,怎么你想要买药?”马医师皮笑肉不笑。

    吴辰点点头,不过心里却不禁苦笑了笑,看样子想要得到这冰凌草没那么容易了。

    “你觉得我会把这草药卖给你吗?”马医师的脸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他怎么都忘不了,昨天站在皖南医院大厅里面大声说自己是庸医的场景,每每想起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按理说是不会,不过这是孙老爷子的救命之物,你敢不给吗?”吴辰反问一声,这药可是关乎着孙家老爷子的性命,保济堂要是敢不给,那恐怕保济堂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吧,怎么样才能将这株草药交给我?”吴辰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了当道。

    “我要赌一把,我会给你一个病人,只要你能将病人的病治好,就算你赢,我将这中药给你。”马医师咬牙切齿道。

    “行,这赌我接了,把病人找来吧!”吴辰直截了当的道。

    见吴辰就这样答应了赌局,马医师愣了愣,随后反问道:“你就不问问你输了的后果吗?”

    “我不会输!”吴辰自信的说出了一句话。

    “你别太自信!”马医师冷笑一声,随后对着冯老爷子道:“冯老头,你孙子来市里了吗?”

    “在,老婆子正带着他在医院呢。”冯老爷子点点头。

    “行,那赶快去把你孙子带来吧,这位可是神医,肯定能帮你把孙子的病治好的。”马医师朝着吴辰努了努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话里面怎么听怎么都有点嘲讽的意思在其中。

    冯老爷子愣了愣,看到吴辰那年轻的模样,多少有些不太相信,不过抱着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赶忙跑出去了。

    十几分钟之后,冯老爷子便抱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快步走了进来,而在他身后则跟着一个忧心忡忡的老妇人。孩子似乎出什么问题了,四肢乱打乱踢,牙齿咬得咔咔作响。

    “马医师,你快帮帮我们看看吧,这孩子又犯病了!”冯老爷子慌慌张张的将孩子抱了进来,此刻老爷子脸上都被小孩的手抓出了两道血痕。

    见状,之前门口的专门负责采购中草药的刘医生赶忙抓住小孩字的双手,冲着马医师看了看,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然马医师,以及他身后的那群徒弟一个个却不知为所动,对于眼前的病人视若无睹,眼睁睁的看着孩子痛苦的挣扎。只见马医师转过身看着吴辰便是医生冷笑,“请吧,吴神医!”

    在神医二字上,他咬得很重,戏谑之意再明显不过。

    这孩子的病他也之前就诊断过,但诊断之后,就连病因他都没有诊断出来,这种病症他可谓是闻所未闻。其实不止他,就是整个中药一条街的医师都拿着孩子的病毫无办法,甚至就是自己家老爷子都曾经出手,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病因。

    他相信,就算吴辰再厉害也不可能比这中药一条街所有的医生都厉害,在他看来这吴辰必输无疑。

    见状吴辰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对眼前这所谓的马医师失望无比。身为医生,面对这种状况,但凡是有一丝医德,必然就会帮老爷子将小孩子制住,防止小孩伤到老人和小孩。

    但马医师呢,视若无睹,毫无医德。

    同时,吴辰便将孩子给抱住,直接放在了大厅的桌子上,迅速从脚下将银针袋取出,两根银针出现在他手中,随后眨眼间便插进了小孩的大脑之中。原本狂躁不安的孩子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见状,马医师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虽然安抚狂躁情绪他也可以做到,但是他还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吴辰没有说话,直接走到孩子身边,看了看,眉头却是不由自主的皱在了一起,因为他发现在小孩的脑海中竟然有着一男一女两道虚影,或许用鬼魂来形容也不为过。

    正是因为这两个鬼魂的存在,小孩子才会经常陷入魔障。这种症状用土话来说,那就是中邪。

    “吴神医,怎么?难道你堂堂神医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不成?”见吴辰久久不语,马医师嘲讽的声音立马响了起来,刚才的担心直接一扫而空。

    “哦,这么说想来马医师你应该看了点什么吧?如果没有那就闭嘴!”吴辰冷喝声响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老爷子,你孙子之前是不是受到过什么惊吓?”吴辰问道。

    “恩恩,孩子本来好好的,活蹦乱跳,但出了一场车祸之后,这孩子就变成这样了。”老爷子抹着眼泪说着。

    “车祸?能说说是什么样的车祸吗?”吴辰反问道。

    “我说你是治病还是来听故事的呀,治不了就直接认输好了,别在这里浪费大家时……”马医师的一个徒弟站了出来,赤裸裸的嘲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