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一百七十九章 冰凌草
    “就是这个混蛋,他们竟然躲在了生死峰!”唐米米将视频暂停,指着一群看似是来生死峰光看赛车比赛的观众咬牙切齿道。

    “是谁啊?”吴辰皱了皱眉。

    “这个人就是昨天和那群亡命之徒一起的,当时越野车的司机就是他!”唐米米双手叉腰,信誓旦旦道。

    顿时吴辰眉头直接皱成了一个川字,这群亡命之徒下午才刚刚被发现,按照一个罪犯的心理,他们肯定就会躲起来,怎么敢堂而皇之的去观看赛车比赛呢?

    “唐队长,这个视频里也发现了此人。”刑侦警察道。

    这是一个生死峰山脚下的视频,虽然只拍到了背影,但从衣服穿着上来看,必然就是刚才那人。而且从他朝向来看,应该是上山无疑。

    吴辰好像突然明白了些什么,这群人极有可能是想要来杀自己的,唐建国这摊子事则是因为唐建国枪杀了他们一个成员引发的。

    那到底是什么人,要请这么一群亡命之徒来对付自己呢?

    楚轩,显然不可能,先不说楚家有没有请这群亡命之徒的实力,就楚轩那脑子,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张文轩?

    虽说在张家出现过碰撞,但并没有到生死大仇的地步,这样一来,张文轩也排除了。

    周扬?

    这个就更不可能了,要知道现在死的可是他!

    故此,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姜浩了。姜浩自从在天悦被自己废掉双腿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堂堂皖南顶级家族的少爷,被自己费掉双腿就沉寂了,如果说是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简直不可能,唯一的可能是他在酝酿。

    细想下来,貌似这件事情一切都变得明朗了,一时间吴辰嘴角也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这群混蛋,竟然敢这么张狂,本小姐不抓到他们誓不为人!”唐米米两只拳头愤怒的挥舞着,口中嚷嚷个不停,发誓一定要将这群亡命之徒给绳之以法。

    “喂,我们去一趟生死峰吧,这群人没准就和生死峰的地下势力有关系。”唐米米见吴辰没有说话,便拱了拱吴辰的手。

    “算了,办案是你们警察的事情,我就一平头老百姓,你们自己去查吧,不过你记得小心一点。我上午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哈!”吴辰打了个哈哈,缕清事情原委之后,他可不准备和唐米米这小妞继续搅合了,敷衍了几句,话音一落一溜烟的便离开了。

    跑出办公室的吴辰,很清楚的听到唐米米跺脚的声音,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刚踏出警察局,吴辰便接到了孙浩程的电话。

    “辰哥,你交代的那些药除了一个叫冰凌草之外已经都准备齐全了,这个冰凌草我已经把整个皖南药店翻遍了,但还是没有找到,这个可以用别的药替代吗?”

    电话中孙浩程的声音响了起来,本来孙浩程的年龄是比吴辰要大的,但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孙浩程便一直称呼吴辰叫哥了。

    “没有找到冰凌草吗?”吴辰眉头微微一皱,冰凌草是解除迷魂花之毒的主药之一,在药方之中仅次于迷魂花的根茎,主要作用便是中和迷魂根茎的毒。倘若没有冰凌草的话,就算有迷魂根茎吴辰也不敢给孙老爷子服用。

    “恩恩,我们已经在联系市外的知名中药商了,让他们帮忙寻找。”孙浩程解释道。

    吴辰皱了皱眉,因为自己上次的施针最多只能维持孙老爷子的现状三天时间,倘若三天之内找到冰凌草的话,情况不乐观呀。

    而就在此时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皖南的中药一条街,旋即道:“这样吧,你们继续寻找,我现在正好在中药一条街,我去里面看看。”说完两人也没有闲聊,便将电话给挂了。

    中药一条街,其实刚开始并不叫这个名字,但是由于这条街上不是中医馆就是中草药店,所以干脆后来大家就叫他中药一条街,连它原来的名字都给忘记了。

    “难道真的没有冰凌草吗?”走了好几家大型的中药店,询问一番之后,发现竟然都没有冰凌草,甚至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种草药,一时间吴辰的眉头便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然而当他刚走几步后,眼前却不由得一亮。

    定眼一看,远处一家中医馆的大门口,一名年纪约么五六十岁的老人将身边背篓里面的药一株株往外拿,交到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这种事情在中药一条街可谓是屡见不鲜,因为几乎每天都会有很多的采药人来这边卖中草药。因为他们采的中草药都是野生的,药性比人工种植的要好上许多,所以受到各家药店、中医馆的欢迎。

    而此时,在老人手中赫然拿着一株草,叶子纤细 ,整体通透,如同冰棱,散发着阵阵寒意,这赫然就是冰凌草无疑。

    “刘医生,这株草药可是我从悬崖上采来的,通体透明,肯定是名贵的中药,你怎么就不要呢?”老人捧着冰凌草一脸沮丧的看着眼前这个叫刘医生的中年男子。

    “冯老头,不是所有从悬崖上采来的就是中药,这玩意我以前根本就没见过,长得是漂亮,但根本就不值钱。”刘医生拿起冰凌草,看了看皱了皱眉,随后道:“要不这样吧,看你背个背篓来一趟也不容易,我就二十块钱收了吧,正好和之前的六百八凑个整,给七百块。”

    “不行啊,刘医生,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孙子等着钱救命呢。再多给我三百块行吗?”老人抓住刘医生的手激动道,“这株草药肯定不一般,不信刘医生你感受一下,拿在手里是不是感觉清凉得很?实在不行,下个礼拜我多采点田七和枸杞补上!”

    这株草是他采药的时候发现的,长在陡峭的悬崖上。当时一看,他便感觉这株草肯定不一般,所以冒着生命危险、浪费了好几天的时间才采到的。为的就是能够买个好价钱,来给自己孙子治病,现在竟然是一文不值,怎能不令他激动。一时间老人家的眼泪水都掉了出来,老泪纵横,令人心里莫名一疼。

    “哎!”刘医生叹了一口气,道:“冯老头,你也知道,我身不由己,这样吧,你的田七和枸杞质量都很好,我再给你加100吧,再多我也没办法了。”说着便数了八百块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