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一百七十六章 诬陷
    然而吴辰压根就不正眼看他一眼,走到老二面前,将手铐直接扭断,问道:“老二你没事吧?”

    “没事,我们快去看看老三他们吧,没准他们现在也和我一样!”郝胜平揉了揉胸口,道。

    就这样,吴辰连续将三个审讯室的大门给踹了开来,将吕雷、刘健还有欧北庭救了出来。当然这其中免不了要替这群知法犯法的‘警察’同志好好松松骨头。

    “竟然敢袭警,你给我等着!”几名被吴辰踹飞的为首警察连滚带爬的离开了,不过很快距离审讯室不远处的楼梯上便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每一步塔下悠长的走廊便不禁想起回震。

    半分钟过来,一群荷枪实弹的特警便冲了进来,在特警中间赫然站着一名穿着警服约么四五十岁的男子,看肩膀上的花骨朵,想来应该是皖南市公安局的某位副局长无疑了。

    “严副局长!”一众警察点头哈腰道。

    “把他们给我抓起来!”只见那严副局长一声令下,数名特警便呈现战斗姿态,手中的冲锋枪直指吴辰等人。

    “严副局长是吧,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吴辰眉头一皱,真要解决眼前这群特警,吴辰分分钟便完全可以搞定,不过他并不想惹事,故此便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过分,你们涉嫌杀人不说,竟然公然袭警,把你们枪毙了都不过分!”严副局长冷笑一声。

    此言一出,特警二话不说便掏出手铐准备抓人了。然而就在此时,众人身后一阵大喝响起:“统统给我住手!”

    闻言,众人纷纷回头看去,来人赫然是皖南市公安局局长唐建国,只见唐建国小跑着赶过来,额头上依稀可以看到点点汗滴,想来应该来的路上很是匆忙。

    “局长!”

    “局长!”

    “唐局长,这时候你不是在休假吗?怎么突然来局里了?”严副局长冲着唐建国笑道。

    然而唐建国压根就没有搭理他们,顶着一额头的大汗,来到吴辰面前,道:“师……辰少,不好意思我来的有点晚了。”

    本来唐建国是打算叫师祖的,不过想了想这样称呼未免有些惊世骇俗,随即便换成了辰少,以表示自己的尊敬。

    “来的刚刚好,不然你恐怕就要去监狱里面见我了。”吴辰笑了笑,反问道:“对了,这么晚把你叫来,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有没有!”唐建国赶忙摇头,其实不得不说还真有,本来趁着这几天休息,精气正旺盛,他还寻思着听媳妇唱唱歌。这不之前衣服都脱光光了,吴辰便一个电话打来了,一听竟然是手下人给自己搞事情了,这不提上裤子火急火燎的便赶了过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唐建国一脸严肃,凝重的目光从在场每一名警员身上扫过,就连刚才不可一世的严副局长也不例外。

    一众警察显然没想到吴辰竟然认识唐建国,而且貌似关系匪浅,顿时众人背后直冒冷汗,纷纷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严副局长。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在生死峰发生了一起车祸,周家少爷周扬疑似被人陷害,而冲出跑道,而他们便是嫌疑人!”严副局长站了出来。

    “你们有证据吗?”唐建国反问一声,还未等严副局长解释,他咄咄逼人的声音便再度响起:“先不说有没有证据的事情,我想问问你们,是谁允许你们刑讯逼供,是谁允许你们滥用职权,你们这么做对得起身上的警服,头顶上的警徽吗?”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警察都被呵斥得低着头愣是不敢和唐建国那愤怒的目光对视。

    其实刑讯逼供在警察局办案时,时常发生,毕竟有的穷凶极恶之人就是欠揍,不揍不乖,故此寻常唐建国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眼下这群人竟然对几名大学生动刑,这简直就是目无王法,唐建国打定主意,从即日起一定要好好整治一下,不然警察系统就要变得乌烟瘴气了。

    此刻,严副局长脸色铁青,在他看来唐建国看似是在教训身边这群警员,实则是在大耳瓜子抽自己的脸。

    “唐局长,刑讯逼供的确是我们做得不对,但死人了我们总不能不管吧?”严副局长道。

    “死人了我们的确要管,但据我了解这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吧,死者只是意外出车祸死亡的吧?甚至这场赛车也是死者对他们百般刁难、他们方才答应下来的。难不成就因为这个就要将他们逮捕,定义为嫌疑犯?

    那岂不是,我可以将之前观看赛车的人统统定义为嫌疑犯,这样未免太草率了吧,我们警察办案是需要证据的!”唐建国好歹也是皖南市公安局局长,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一个电话下去,便将事情查得清清楚楚。

    此言一出,严副局长哑口无言,因为的确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周扬的死与吴辰等人有关。

    但他真的很不甘心低头,因为一低头就表示自己怂了,那到时候自己在局里其能有立足之地。

    “唐局长你要证据是吧,我给你证据!”然而就在此时一道中气十足但却充斥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到来人,严副局长脸上便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来人相貌与周扬有个五六分相识,一脸怒容,想来应该是周扬的父亲无疑。当对方看到吴辰的时候,眼睛里很明显的闪过一抹杀意。

    “唐局长需要证据是吧,人证我已经给你带来了。”周扬的父亲周云海指了指身后的米雪梨。

    “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吧!”

    “是!”米雪梨点点头,随后信誓旦旦道:“警察同志,我可以保证就是他们害死周少的,当时他们明明开始先下山,但却在山顶中途停下来了,停下来的时候我隐约看到有人下车,想来他们那会儿就是在破坏赛道,想要制造车祸的假象。而且周少和我多次提过,他和此人有深仇大恨!”说着她便指着吴辰。

    此言一出,唐建国的脸色也不由得变得难看起来。

    “唐局长,现在总有证据吧?”

    “她说的就是证据,那我说是你儿子嫌自己命长,自己作死,想试试云霄飞车,那是不是也算证据?”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吴辰忽然开口,言语之间尽是玩味。随后冰冷的目光落在了米雪梨身上,道:“你为什么要诬陷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