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一百七十四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是谁?
    此言一出,张文轩、姜浩等人瞬间眼前一亮,对啊,死的人可是周家的少爷,纵然周扬不是周家这一代的领军人物,但好歹也是周家的少爷,眼下就这么死了,周家断然不会就此罢休的。

    吴辰不以为然,冰冷的目光从在场每一个人身上扫过,道:“周家会不会放过我我不知道,但你们给我记住,有什么招冲我身上来,倘若你们敢动我身边的人,我吴辰定然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话音一落,他便转身,冲着欧北庭笑了笑,随后一行人便开着两辆车便径直离开了。

    “混蛋!”

    “废物!”

    一众人等可谓是破口大骂,但倘若吴辰此刻没有离开的话,必然会听到这愤怒的骂声之中又一道显然与众人的截然不同……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吴辰你给我老实交代,为什么要设计车祸谋杀周扬!”皖南市公安局,三个警察坐在那冲着吴辰拍着桌子。

    原本吴辰等人是打算找个烧烤摊和欧北庭吃串串吹牛逼来着,不过还没等他们找到地方,皖南市公安局的警察便以蓄意谋杀的罪名将他们给抓了起来,就连欧北庭都不例外,统统被抓到警察局关在了审讯室。

    “警察同志,说话你可要将证据,什么叫设计车祸?周扬明明就是自己出车祸冲出了跑道,你们可别冤枉好人啊。再说了,当时我们已经坚定了生死状,他死不死的与我何干?”吴辰摊了摊手,颇为无语道。

    “生死状?生死状那东西能当真吗?我警告你别在这胡搅蛮缠,否则有你好看的。”一名警察站了起来,指着吴辰赤裸裸的警告着。

    停顿了几秒又紧接着道:“我告诉你,技术鉴定科的人已经对周扬的车鉴定完毕了,事故原因是赛道被破坏,导致周扬的赛车打滑飞出了赛道的。”

    听到赛道被破坏吴辰眉头不由得得皱了皱,随后笑道:“警察同志,赛道被破坏你们抓我干嘛?赛道又不是我家的,要抓你们也应该抓生死峰赛道的负责人吧?”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生死峰赛道存在了好几年,听说因为飙车死的人不下一手之数,你们警察怎么就没去管管呀?”

    啪!

    为首的警察拍了一下桌子,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吴辰,冷笑道:“我警告你别在这转移话题,老实把你们破坏赛道的过程给交代清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哦,不知道警察同志你打算怎么对我不客气呢?”泥人都有三分火,更不消说血气方刚的吴辰了。

    “怎么对你不客气,你试试就知道了!”为首精光冷笑着,他真不知道吴辰这群人似乎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竟然和周家少爷去赛车,关键周家少爷还出车祸了,这不是寿星公上吊,找死吗?

    再说了,就算的确是周扬自己出车祸了,但堂堂周家大少爷出车祸死了,你们这群招惹过他的人能活吗?

    周家已经发飙了,勒令警察局在明天早上之前必须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眼下除了住院的公安局局长缺席之外,其他的副局长可一个个都从被窝里爬出来了,为的就是要给周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呀。

    “是吗,你尽管试试!”吴辰亦是一脸戏谑,如果这群警察真的不顾身上的警服欲要动私刑,他也不介意教教这群人做人。

    “不好,老二他们!”话一说完,他突然便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赶忙施展血玉瞳,顿时隔壁两个审讯室的场景他便看得一清二楚。老二郝胜平此时赫然被一个警察用警棍指着脑门,而老三更是被其中一名掐着脖子赤裸裸的威胁着。但任凭警察他们赤裸裸的威胁着,两人都没委曲求全。

    “你们这是在找死!”吴辰怒火攻心,蹭的一下便站了起来。在审讯室台灯的照射下,那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庞,那张脸的肌肉扭曲在一起,眸子血丝密布,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怒意。

    怒意!

    令人不禁背后发寒,双腿打颤的怒意。

    在那双通红眸子的注视下,三名警察自会感觉被死神给盯上一般,忍不住往后退了退,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不过他们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当反应过来的刹那,立马便愤怒了起来,二话不说便将警棍给拿了出来,道:“小子,谁让你站起来的,给我坐下,否则我抽死你!”言罢,为首警察手中的警棍便已经往吴辰的身上招呼了。

    “找死!”吴辰目光一寒,单手将对方的手踝扣住,抬腿便是一脚,为首警察顿时便被他一脚踢飞,撞在了审讯室的大门上。

    “你竟然敢袭警!”一旁的两名警察大惊,迅速将手枪掏了出来。换做平时,他们肯定是先会动手制服疑犯,但不知为何,面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唯有将手枪掏出来,才能让他们感觉心安。

    但下一秒,他们却愣在了原地,甚至连手中的枪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只见吴辰双手微微一用力,戴在他手上的手铐便崩开了,变成了破铜烂铁,掉在地上发出叮当响。

    “这……这怎么可能?”在场之人从警也不是一年两年了,用牙签把手铐打开的犯人倒是见过不少,但像今天硬生生的将手铐崩开的却是第一次见,这得多大的力气啊!

    “我警告你们,不想死的话,就别乱动!”吴辰再度开口,声音冰冷,令人听之如坠冰窖,浑身发颤。

    说完便打开审讯的门走了出。

    与此同时,在郝胜平的审讯室,为首的警察用警棍敲打着桌子,冷笑道:“小子,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认罪吧,这样也可以少吃点苦头,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这事情不是我们干的,我是不会认罪的,有本事你们就把我打死好了!”郝胜平紧咬牙关,捂着自己的肚子,显然刚才这群家伙对他已经动过手了。

    “好,很好,既然你丫的找死,那我特么的就成全你!”为首警察冷笑一声,抄起手里的警棍便要往郝胜平身上砸去。

    砰!

    然就在此时,审讯室的大门直接被踹开了,房门好巧不巧直接砸在了为首的警察身上。为首警察躲闪不及,在强大惯性之下,直接扑到了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特么的谁?”

    为首警察爬起来,愤怒的看着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