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一百六十七章 生死峰
    郝胜平、刘健两人关切的看着老四吕雷,求助的目光时不时的往吴辰身上看去。

    不过此刻吴辰正在想着吕家的事情,所以并未察觉到室友兄弟的求助目光。

    “愿赌服输,我吕雷不是输不起的人!我道歉!”吕雷抬起头,面如死灰,惨淡的笑了笑。

    闻言,周扬眉头微微一皱,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吴辰,见吴辰不为所动,脸上似乎莫名的多了些许失望,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玩味道:“愿赌服输就好,记得九十度弯腰哈!”

    “混蛋!”郝胜平和刘健两人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恨不得冲上去弄死这耀武扬威的混蛋。

    吕雷脸色发青,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九十度弯腰,这和将他踩在地上赤裸裸的羞辱又有何区别。但奈何,自己的确是输了,为了一个圣母婊、白莲花输了,把自己的尊严都彻底输了。

    是个男人就不想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但为了自己的母亲,为了家族,他妥协了,慢慢的将他不屈的脊梁缓缓弯下……

    “哈哈哈……”

    看着吕雷缓缓弯腰,周扬放肆张狂的大笑了起来。余光瞥了旁边的吴辰一眼,多少有些失望,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想方设法,让这个曾经带给自己耻辱的混蛋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周大少爷笑啥呢笑这么开心,赌局还没结束就笑得这么开心,到时候输了岂不是令人笑掉大牙。”

    正当周扬处于得意的心头上,一道玩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与此同时一支强有力的大手搭在吕雷肩膀上,将他弯下的脊梁缓缓扳直。

    “吴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要继续接下来的赌局?”周扬的脸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但仔细看的话,必然可以发现此刻他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光芒。

    “那又有何不可?”

    “好,既然你们想输得更彻底,那我不介意成全你。”周扬脸上的玩味越发浓郁,道:“既然你要横插一脚,那赌注是不是要变一变了?”

    “你想怎么赌,划条道吧。”吴辰道。

    “爽快,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换个地方吧。今晚七点,生死峰,三局两胜,谁输了谁便跪在地上唱征服磕头谢罪,然后再脱光衣服在咱们医科大裸奔。不知道这个赌注,你觉得如何呢?”似乎一切周扬都安排好了,洋洋洒洒的便将时间地点赌注给一一说了出来。

    “这……”

    吕雷三人听到这赌局脸色就是一变,跪在地上唱征服外加裸奔,真要是输了,恐怕别说医科大了,就是皖南也别想待下去了。

    “老大你别……”吕雷立马就准备制止,周扬的车技他刚才已经领教过了,他断然不能将吴辰给拖下水。

    然还未等他把话说完,吴辰不容置疑、斩钉截铁的声音便骤然响起,“好!”

    “老大你,唉……”吕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你信心十足啊,既然如此今晚就生死峰上见,我等着你跪在地上唱征服,哈哈哈……”周扬得意大笑,俨然一副赢定了的模样。

    “我唱不唱征服还是个未知数,倒是某人曾经在武术社灰溜溜的夹着尾巴滚蛋了吧。”来而不往非礼也,不就是嘲讽吗,又有谁不会呢?

    闻言,周扬的脸瞬间便阴沉了下来,冷哼一声,近乎喷火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吴辰。倘若眼神可以杀人,此刻吴辰恐怕已经被千刀万剐上万次了。

    “行了,咱们吃饭去吧,吃饱了届时好听人唱征服呢!”吴辰看度没看周扬一眼,拉开车门,径直坐了进去,从始至终,就没多看周扬一眼,那怕是眼角的余光,都没有。

    “走吧老幺,咱们吃饭去吧!”郝胜平和刘健拉着吕雷也上了车,四人驾着车便离开了后山。

    “吴辰你给我等着,今天老子让你死!”周扬一拳头砸在了引擎盖上,那张原本有些帅气的脸狰狞的扭曲在了一起,双眼通红,就宛若一头竭斯底里的魔鬼……

    岳阳楼,此岳阳楼非彼岳阳楼,此楼赫然是医科大校门口的一家酒楼,原因是老板叫岳阳,又开了个酒楼,故此干脆取名为岳阳楼。

    “服务员给我们来一份油焖大虾、红烧带鱼、酸辣土豆丝、再来一份爆炒牛肚……”包厢之中,吴辰拿着菜单不紧不慢的报着菜名,悠然自得,脸上没有丁点接下来要进行一场赌局的紧迫感。

    反观吕雷、郝胜平、刘健三人则是正襟危坐,从进到饭店开始他们的眉头就从未舒展过,六只瞪得大大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吴辰。

    一时间包厢里面的氛围无比凝重,就是连站在旁边的服务员都不禁连连皱眉。

    “老大,你怎么还有闲工夫在这点菜啊,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呀!”郝胜平实在是忍受不了,站了起来,冲着服务员抱歉道:“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有点事情需要商量,等下在点菜吧,麻烦了!”

    服务员点点头,转身便要出去,因为这房间里面古怪的氛围让她也有点受不了。

    “等下,把刚才我点的几个菜上了,外加两盘花生米,不够我们再点,然后再给我们来一瓶四特!”吴辰喊住服务员,起身将菜单还了回去,随后便坐了下来,笑道:“急什么,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咱哥几个也有不少日子没在一起吃饭了吧,今儿个喝几杯!”

    不过这话显然不能让三人安稳的吃饭,于是吴辰再度开口道:“行了,先吃饭,吃晚饭我在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总行了吧?”

    “你确定?”郝胜平反问一声,一脸的不相信。

    吴辰的底细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虽说大学第一个学期便将驾照拿到了手,但这两年压根就没摸过车,别说赛车了就是上路都危险,就这种水平怎么和号称皖南小车王的周扬比。

    不是他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这的确是必须要去面对的现实。

    吕雷皱了皱眉,很快愤怒的眼睛里便闪过一抹坚定,随即一脸释然。

    恰巧此时服务员已经将酒、花生米端了上来,他便毫不犹豫的将酒打开,到了四杯满满的,端起酒杯,畅快道:“来,咱四兄弟走一个先把!”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将杯中烈酒给闷了。

    郝胜平和刘健两人见状也没再说什么,端起杯子便仰着头喝了下去。没一会儿服务员也将菜一一端了上来,四人便畅快的吃吃喝喝着,不过不难发现始终有着一股阴霾浮现在四人头顶。

    “老大,现在咱们也吃吃喝喝得差不多了,你现在总该告诉我们到底怎么办吧?我们总不能在这坐以待毙吧!”喝得差不多了,郝胜平便放下杯子,再度发问。

    刘健和吕雷两人亦是放下杯子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你们啊,那我打个电话吧!”吴辰苦笑了笑,随即便将手机拿了出来,拨打了一个就在不就刚才刚刚记下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