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一百六十六章 奉陪到底
    “呵呵!”周扬冷笑了笑,冲着车窗敲了敲,车窗顿时便降了下来,道:“好了,出来和你前男友打个招呼吧,人家可是痴情种,对你还依依不舍呢。”

    “混蛋!”吕雷愤怒的大骂一声,随后冲着雪梨激动道:“雪梨,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这混蛋逼你的……”

    然而对于吕雷,雪梨压根就没正眼看一眼,打开车门,雪梨的粉拳便没好气的往周扬身上锤去,嗲声嗲气道:“周少,刚才您捏疼人家了,人家不依。”说着整个人便一个劲的往周扬怀里送,时不时的还摩几下。

    “看样子是昨天晚上还没把你喂饱呀!”周扬哈哈大笑,手毫不避讳的各种在叫雪梨的女郎身上一顿乱捏,随后朝着吕雷便是冷笑一声,“吕大少,想来这个应该算得上是给你的答案吧?如果是的话,那就赶紧给我鞠躬道歉吧,我还赶着和你的前女友大战个三百回合呢。不得不说,吕大少你可真行,追了大半年竟然还是原装货,反倒便宜了我,哈哈哈……”

    “死样,人家都这样了你还嘲笑人家!”雪梨小手轻轻在周扬身上拍打,但脸上那媚笑却丝毫不减。

    “贱!”刘健和郝胜平两人心里没好气的骂道,不过很快却又一脸担心的看着身旁的吕雷。

    “为什么?”吕雷此刻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时不时的发出咔咔的声音,一双通红的眼睛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叫雪梨的女人,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了似的。

    “为什么?这还用为什么?自然就是钱没到位呀。玩女人嘛,十万不行就二十万,二十万不行就五十万,五十万不行就一百万,再高冷的女人,在一堆堆钞票面前还不是乖乖的。”

    周扬冷笑一声,“平时我玩女人,第二轮差不多可以了。雪梨不错,竟然坚持到了第四轮,足足花了我五百万。不过所幸是个原装货,五百万也还算花的值得。从侧面来讲,吕大少你眼光还是不错的,呵呵……”

    嘲讽,赤的嘲讽!

    “呵呵!”吕雷惨淡的笑着,他记得清清楚楚,当时自己追求她的时候,她是多么的高傲多么的冰清玉洁,然而未曾想这一切竟然都是她装出来的。完全就是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干的圣母biao,此时此刻他不禁为自己曾经喜欢这么一个圣母biao感觉恶心。

    为了一个圣母biao,自己竟然答应了周扬的对赌,竟然为之失去了自己的尊严,吕雷心如死灰、脸色惨淡……

    “处?我看是手术了上百次的千人骑吧?”就在吕雷心如死灰打算低头道歉之际,人群外一道戏谑的冷笑声骤然响起……

    “骑你马勒戈壁,有种你特么再说一次,看老子不弄死你!”竟然敢说自己玩的是千人骑,周扬顿时就怒了。

    “周大少看样子你很威风啊,现在连大实话都不让人说了。”

    戏谑的声音再度响起,拥挤的人群中自然而然的让出了一条通道,一个年轻人一步步走了进来,“好歹周大少你也是医科大的呀,难道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处子的凶部成长是直立的,行走时容易颤动,非处子的靠近手臂处有一个外弧形。这是受压之后产生的反弹,而演变为凶基外延。

    你看看你怀里那位,大得没边了,得有36f了吧,这可真够大的呀,应该最少被七八十人摸过吧?

    如果不信的话,你再看看这位的腿,双缝隙最少的七八厘米,看样子被人扒开的次数也不少呀。”

    “原来是你呀!”看到来人时,周扬的脸瞬间便扭曲在一起,双眼通红,那架势简直就恨不得将眼前之人生吞活剥。

    “老大!”郝胜平就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赶忙大叫道。

    来人正是吴辰,只见他笑着走到室友身旁,手掌重重的在吕雷肩膀上拍了拍,随后目光再度落在了周扬身上,道:“我还道你堂堂周大少阅女无数,能够分得清呢,原来玩了一个千人骑了,难道周大少你就不怕得病?”

    “混蛋,你乱说什么!”雪梨脸色一变再变,往前踏出一步,伸出手便要往吴辰脸上抽去。

    “滚!”吴辰口中凌厉的吐出了一个字,冰冷刺骨的声音随之而来,“你现在应该庆幸,庆幸我吴辰不打女人,否则真想狠狠的抽你几巴掌!”

    “你……”雪梨如遭雷击,竟不敢与吴辰那冷落冰霜的眼神对视,因为仅仅瞥了一眼她便不禁感觉毛骨悚然,浑身发颤,举起来的手愣是不敢打出去,无奈只能作罢。

    “周少,你看他凶我,你可要替人家报仇,否则人家不依嘛!”雪梨退回到周扬身边,抱着周扬的手臂,不停地撒娇道。

    不得不说这雪梨是个极其有心机的女人,她很清楚敢和周扬硬碰硬的肯定不是一般人,自己肯定没办法把对方怎么样,于是只能向周扬求助,她就不信周扬会不管自己。

    “吴辰吼女人你算个什么男人,有本事你就冲我来!”周扬冷笑声响起,显然他已经把吴辰恨到骨子里了,连丁点可以嘲讽的机会都不想放过。

    然而就在他话音堪堪落下之时,吴辰往前一踏,玩味的声音随即响起,“行啊,不知道周大少爷你想怎么来,你说,我奉陪到底!”

    “你……”周扬语塞,他也不傻,上次已经吃过苦头了,这次自然不会再犯。摆了摆手,将戏谑的目光放在吕雷身上,道:“吕大少爷,愿赌服输,你总不会打算赖账吧?”

    “当然,你要赖账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传出去,堂堂吕家少爷打赌耍赖,恐怕对你们吕家名声不太好吧?到时候恐怕你那位家主叔叔会把你和你老妈给赶出吕家吧?”

    “吕家?老四竟然是吕家的人,这家伙隐藏得够深的呀!”吴辰多少有些诧异,之前他便听琳姐提及过吕家。吕家曾经是皖南四大家族之一,不过十年前因为吕家家主的决策失误,导致吕家加到中落,沦为了二等家族。家主叔叔,看样子,当年那个决策失误的吕家掌舵人极有可能就是老四的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