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六十五章羞辱
    “雪梨,是不是周扬着王八蛋对你做了什么,你倒是和我说啊!”吕雷愤怒道,平日里镇定自若的他,此刻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已然进入了狂暴模式。

    坐在周扬车里面的赫然是吕雷的女朋友,雪梨是个空姐,吕雷在一次旅途上认识了她,当时就被这个落落大方充满成熟女人韵味的空姐给吸引了。于是便发起了追求的攻势,但雪梨却丝毫不为所动,就像个纯洁的雪莲花,不过最终在他真情的打东西,雪梨终于在前台答应了,答应当他女朋友。

    不过还没等吕雷高兴过来,今天一大早上赫然便接到了雪梨的分手短信,眼下更是看到雪梨坐在了周扬这个花花公子的跑车里面。

    周扬从始至终都不为所动,吕雷越激动,他脸上的得意之色便越发浓郁,随后玩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吕大少,之前我就说了,只要你赢了我,我就告诉你。当然如果你不赌的话,那这个答案恐怕你就永远也别想知道了。”说着他便将头伸到女子面前,深深的嗅了一口。

    “真香!”周扬煞有其事道。

    “混蛋,我和你赌!周扬,我告诉你,如果让我知道你是逼迫雪梨的,我一定要让你好看!”吕雷再也看不下去了,从郝胜平和刘健两人的拉扯中挣脱开来,看着周扬无比愤怒道。

    “这才像个男人嘛,既然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咱们开始吧!三局两胜,一局一圈,谁先下来谁就赢!”对于威胁周扬不屑一顾,抬起头轻蔑的看了吕雷一眼,撂下一句话,便坐进了自己座驾之中。

    “老四你小心点!”

    “狠狠的打他丫的连脸!”

    事已至此,郝胜平和刘健两人自然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故此叮咛了一下,就退到了一旁。

    “准备吧!”周扬冲着不远处的小弟打了个响指,很快一个小弟便走到了两辆车的前方,手中赫然举着一个小彩旗。

    “a!”

    小弟大叫一声,倒数三秒之后,‘刷’的一下便将彩旗挥下。

    轰……

    两辆车几乎同时冲了出去,仿佛出膛的炮弹一般,恐怖的速度、轰鸣的发动机声,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心脏,让这些生长在象牙塔却无限渴望刺激的人们下意思的尖叫了起来,不少人更是紧跟着赛车后方狂奔着。

    “这怎么可能,宝马爆发的速度竟然能比得上法拉利?”看着一黄一白的两辆轿车并驾齐驱,众人忍不住感叹道。

    “我擦,老四的宝马性能不错啊,速度竟然这么快!”见状,刘健亦是忍不住拍了拍大腿。

    同样,郝胜平不抱任何希望的心亦不由得多了几分希望,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吕雷白色宝马,口中不停地大喊着:“老四加油!”

    “车技不错嘛,可惜,和本少爷玩你还嫩了点!”周扬瞥了一眼和他并驾齐驱的白色宝马,嘴角扬起一抹戏谑,谨记着只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法拉利排气管顿时喷出两道火光,就像火箭一样飞射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便冲到了吕雷前方,紧接着便是一记优雅的飘逸,将吕雷狠狠的摔在了后头。

    “这……”

    郝胜平两人看到这一幕,呐喊声戛然而止,脸上瞬间浮现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老二,你说老四能赢吗?”刘健咽了咽口水,朝着郝胜平问道。

    “哎,估计难!”郝胜平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想吕雷能赢下这场,到时候狠狠的打周扬那混蛋的脸,但眼下事实摆在眼前,他也没办法。

    “周少一骑绝尘已经达到山顶,然后像龙卷风一样席卷而下,白色宝马却像是蜗牛一样在匍匐前进……”

    “周少的法拉利已经到山脚下了,用时紧紧三分十五秒,距离终点不足五百米,这条赛道新的记录即将诞生!”

    “喔,法拉利达到终点,计时三分二十秒,周少成功打破赛道记录,果然是当之无愧的皖南小车王!”

    报幕者激动无比的声音从高音喇叭里面传了出来,定眼一看,黄色的法拉利化作一道黄色龙卷风,一记飘逸直接冲过了终点,来到之前的。然而吕雷的白色宝马却还在半山腰上往下开,胜负显而易见,甚至结果都显而易见。

    三分钟之后,吕雷开着车来到了终点,白色的宝马车上沾染了满满一层的灰,前杠被撞的摇摇欲醉,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轮胎被磨得凹凸不平,原本一辆崭新的车转眼间就报废了。

    “哎哟喂,吕大少你这是在开车还是在学蜗牛爬呀,足足比我慢了三分钟,要不这样吧,下面的我们干脆就不比了,要我看比下去你也是输的命。”吕雷还未从车上下来,周扬那赤裸裸的嘲讽便响了起来,“这样吧,我也不要你跪在地上向我认输了,就来个九十度弯腰,说句我吕雷愿赌服输,怎么样?”

    “周扬,大家都是校友你不要太过分了!”刘健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虽然他知道得罪周扬是个很不明智的决定,但在得罪周扬和维护兄弟两者之间,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维护兄弟。

    闻言,周扬眼睛里一抹愤怒一闪而逝,随后冷笑了笑,心中打定主意,解决了吴辰那个混蛋之后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眼前这群垃圾,让他知道知道和自己作对的后果。

    “俗话说愿赌服输,难不成你吕大少输不起不成?”周扬没有搭理刘健,转而戏谑的看着下车的吕雷,玩味道:“当然,如果吕大少你比较想要下跪道歉的话,我也不介意浪费浪费电时间来成全你。”

    “你……”刘健和郝胜平两人气得那是牙痒痒。

    “老四,要……要不咱们干脆道歉吧”郝胜平是宿舍四兄弟里面最成熟最稳重的一个,所以在看清楚局势之后,他便劝解道。毕竟弯腰道歉还是要好过于下跪道歉的,真要是下跪道歉,那恐怕吕雷以后都没脸待在医科大了。

    “是啊老四,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要不咱们就道歉吧,山不转水转,总有一天咱们可以将这个场子找回来。”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刘健也是忍不住劝导。

    吕雷没有说话,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法拉利车中的女孩,不解、愤怒甚至还有意思暴虐。

    “吕大少,想来你是不知道答案就誓不罢休是吧,那是不是我告诉你答案就会乖乖的向我道歉呢?”周扬戏谑道。

    “对,只要你告诉我答案,我就想你道歉。不过我要听雪梨亲口和我说!”吕雷双眼通红,拳头紧紧握在一起,咬牙切词道:“周扬,如果是你逼迫雪梨,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