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六十四章陷阱
    “行了,你好好养伤吧,我有事先走了。如果不嫌弃的话,最好还是把我那破护身符给戴上,好歹能有个心理安慰不是。”吴辰笑了笑道。

    敌人在暗,自己在明,今天唐米米如此追击对方,难保那群人不会恼羞成怒转而疯狂报复,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这,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便再度将护身符的事情提了一下。

    “好,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唐米米点点头,冲着吴辰由衷道。她很清楚,如果不是今天吴辰及时出现,让自己躲开,恐怕现在自己已经去找阎王爷报道了。她虽然刁蛮任性,但却也恩怨分明。

    “这是我这个当师祖应该做的,谁要你是我的晚辈呢。不过说实话,以后你还是让人省点心吧,女孩家家的整天打打杀杀的,难不成你就不怕以后嫁不出去呀?”吴辰以一副长辈的口吻,苦口婆心的说着。

    “嫁你没,老娘能不能嫁出去要你管啊!”原本唐米米对吴辰的印象便好了不少,但一听到这话,顿时就暴怒了,拿起背后的枕头就往吴辰脑门上砸去。

    “哈哈……”吴辰一个闪身便躲开了,紧接着身影便消失在了病房中。

    “混蛋……”

    下午三点多,从医院离开的吴辰便来到了学校大门口,一踏进大门口就听到旁边校友的议论声。

    “你竟然这会儿出去,难不成不去后山看戏了,再不去恐怕就看不到了。”一个背着包的男子从校外跑了进来,恰巧遇到了一个朋友,没好气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看什么戏啊,难不成咱们学校的校花们都去后山了?”对方纳闷的问道。

    “比校花可要刺激多了,咱们后山再赛车呢。”背包男子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不可能吧,这大白天的晒车,保卫部的不抓呀?”

    皖南医科大是皖南知名大学,也是皖南的招牌大学,所以占地高达千亩,学校里面更是有一座后山,也就是吴辰经常大晚上修炼的地方。

    后山不仅有着茂密的森林,还有一条蜿蜒的水泥路,水泥路是水利局和学校共同出资修建的,因为在山顶上有一处水塔,为学校以及周边居民提供自来水服务。

    这水泥路平时压根就用不到,所以学校很多富家子弟有事没事就会在这条路上赛车,故此大晚上的时不时都能听到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为此在这条路上还出现过车祸,学校也是三令五申不允许在后山下车,违者开除学籍。

    但纵然如此也挡不住那群富家子弟寻求刺激的欲望,故此可谓是屡禁不止,不过大多数赛车都会选在大晚上乃至深夜,像今天这样大白天竟然就堂而皇之的赛车,还真是头一次。

    “无聊的人可真多啊!”吴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便欲离开,然就在此时背包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

    “抓,你也不看看赛车的是谁,那可是周扬,堂堂周家大少保卫部的人敢抓吗?”

    “真不知道那个叫吕雷的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和周大少爷赛车,周大少可是传说中的皖南小车王呀,和他赛车岂不是找死。”背包男的声音再度响起。

    “吕雷?”顿时吴辰的眉头便皱成了个川字,猛的回头,朝着背包男问道:“你刚才说谁和周扬赛车?”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是大三临床医学班的吕雷,貌似玩得还挺大,谁输了就要下跪来着。你看,现在咱们学校的贴吧都开始议论起来了呢。”背包男将手机递给吴辰。

    吴辰一看,自己宿舍三兄弟赫然被拍了照片上传在贴吧上面,而下面则是一条条不屑的评论。

    “谢谢!”将手机还给背包男,吴辰便快步向后山走去,眸子里闪过一抹骇然的杀机,“周扬啊周扬,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否则我吴辰定然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医科大后山山脚下的宽广运动场上,数百名学生汇聚在这里,嘈杂的dj、强烈的重金属音乐此起彼伏,不少学生听到这声音忘情的摇晃起来,光天白日,此处却堪比迪厅,热闹非凡。

    此刻在人群之中,一黄一白两辆车并排而立,吸引着在场数百人灼灼的目光,不过绝大多数人的目光却是聚集在黄色法拉利上。当然也有不少人的目光看向白色轿车,不过这些目光尽是戏谑,显然正在观赏着一场好戏。

    如果吴辰赶到的话,赫然可以看到,白色宝马旁边站着的三人可不就是自己的室友。

    不过两辆车再各项指标上却是相差甚远,黄色的赫然是法拉利f430价值华夏币五百万;白色的则是一辆宝马,顶天了也就一百万,两者可谓是相差甚远。

    再论性能,法拉利乃是实打实的跑车,车速最高可达三百五十km/小时,而白色宝马呢,却是一辆代步车,顶多能算个高配,两者压根就没有可比性。

    法拉利车旁,一个年轻人双手抱胸,懒散靠在车上,而在此刻在他车内副驾驶位上,赫然坐在一名年龄约么二十四五岁的女人,女子面容姣好,凹凸有致。

    从始至终,吕雷的眼神就从未从车内女子脸上挪开过。

    “周少加油周少加油!”

    人群之中呐喊的声音此起彼伏,甚至有不少玩嗨了的妹子们毫不避忌的将胸罩摘下,疯狂的往地往法拉利上扔去。

    年轻人不是周扬又会是谁,只见他一脸邪笑,随手将引擎盖上的一件薄纱的维多利亚小内裤给捏在手里,肆无忌惮的在手上转着圈,戏谑道:“吕大少爷,看样子大家对你都不报什么希望呀?”

    “不抱希望又怎么样,还没比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急什么。”吕雷还没说话,刘健不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什么都能输,就是不能输了气势。

    闻言,周扬眼睛里一抹愤怒一闪而逝,随后冷笑了笑,“呵呵,不着急!”心中打定主意,解决了吴辰那个混蛋之后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眼前这群垃圾,让他知道知道和自己作对的后果。

    “老四,要不咱们不赌了吧,这……”郝胜平成熟稳重,看到眼前这场景,皱了皱眉,冲着脸色严峻的吕雷低声劝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