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六十二章银针伤人
    下车之后,吴辰便给会所前台打了个电话,告知前台妹子等下有人会送电线过去,让她通知一下楼上的古晨,随后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学校了。

    “唰唰……”

    然出租车还没走个一两百米,正准备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一亮黑色的越野车突然横穿红灯,出租车见状急忙踩下刹车,一时间周围破口大骂的声音此起彼伏。

    “马勒戈壁,闯红灯找死是不是!”

    “日了狗了,什么素质!”

    “现在的人素质也实在是太差了吧,闹市区开这么快而且还闯红灯,真是……”出租车司机平没有骂人,不过却忍不住摇了摇头,随后便准备重新启动汽车。

    然而就在此时,一辆警车呼啸而至,紧随着刚才那辆越野车,直接穿过了红灯。摩托车上坐着的赫然是一个女警,身上穿着浅蓝色的衬衫,黑色的制服,丰胸细腰,整个身子匍匐在摩托车上,胸前的饱满赫然积压在摩托车的油箱上。

    摩托车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却在马路上、在众人的心里,留下了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

    “我擦,这女警也实在是太正点了吧?胸恐怕得有34d了吧?”

    “34d算什么,我敢打赌肯定有36e!”

    方才尚且愤怒无比的司机们转眼间便两眼发直,眼珠子都好像快要掉下来了,有欣赏的也有亵渎的,甚至有些司机的手竟然开始往下面放……

    “唐米米!”吴辰看着远去的那道身影,眉头不由得皱了皱,随后拍了拍旁边司机的肩膀,问道:“师傅,你车技怎么样?”

    “开了二十多年车的老司机,你说车技怎么样?怎么地,小兄弟你想要感受一下?”司机大叔反问一声。

    “那师傅你就展示一下吧,前面那个警察是我朋友,现在她应该是遇到了麻烦,帮个忙,追上去。”

    “为警察服务我们老百姓义不容辞,您坐好嘞!”司机师傅应了一声,随后麻利的打了一个转向灯,紧接着油门一踩,一个便道,计程车在这川流不息的大马路上直接来了一记甩尾,计程车就想火箭一样飞射了出去,速度简直不要太快。

    “师傅,我说你这不去做赛车手简直可惜了!”副驾驶位上,吴辰看着两边一辆又一辆被超过的汽车,忍不住感叹一声。

    “赛车以前也玩过,不过现在已经过了那个年纪咯,不过平时飙一飙车还是有点意思的!”司机师傅麻利的给自己点了根烟,随后再度踩下油门,吉利计程车完全就被他开成了f1方程式,速度简直快得吓人。一溜烟的功夫便将旁边的车给甩到屁股后面去了。

    很快,计程车便追上了唐米米的摩托车,不过应该是前面那辆越野车横冲直撞的缘故,导致前面出现车祸,七八辆小轿车撞到了一起,计程车压根就进不去。

    “小兄弟,这恐怕是进不去了,路都被堵死了。”

    “没事,剩下的交给我自己就好了,多谢师傅您了!下次有机会,我还打你的车哈!”吴辰从袋子里掏出了几百块钱往车上一放,顺便瞥了一眼司机的电话号码,心里打定主意,以后着急的话,一定给这大哥来个电话。随后打开车门便跑了出去,速度简直快得吓人,看得司机师傅那是一愣一愣。

    “哎呀妈呀,这速度还是人吗?”话虽如此,但司机眼睛里却闪过一抹十足的玩味。

    “老大怎么办?这小妞就像个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正飞速奔驰着的越野车副驾驶位上,猴子转过头冲着后面的刀疤中年男子道。

    刀疤脸沉思了一会儿,那混沌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杀机,“既然她自己找死,那就成全他,干掉她!”

    “好嘞,保证一枪爆头!”猴子眸子里闪过一丝血芒,随后打车车窗,将头探到窗外,冲着后面紧追不舍的唐米米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口中发出‘biubiu’的声音。

    “王八蛋,今天本小姐要是让你跑了,本小姐就不是唐米米!”看到猴子的挑衅,唐米米怒火更甚,低下头疯狂的踩下油门,心里发誓一定要将这几个竟然敢谋害自己父亲的嫌疑犯给抓住。

    然而就在此时,探出头的猴子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狞笑,看到这一幕的吴辰突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这群人敢在青天白日之下枪杀警察?”

    “去死吧!”突然猴子说了一句话,纵然吴辰听不到,但却从嘴型上隐约读出了是这三个字。于是乎他立马冲着唐米米大喊一声,“唐米米,躲开!”

    “谁叫自己?”唐米米抬起头余光往身旁看去,可不就那个混蛋吴辰嘛!只见吴辰指着前方,冲着自己不听呼喊着躲开。

    见状,她赶忙向前方看去,迎接她的赫然是一把沙漠之鹰markxix黑洞洞的枪口,只听到biu的一声,金黄色的子弹飞射了出来。

    “混蛋!”唐米米大惊失色,赶忙扭转方向,摩托车随即便往旁边的绿化带中冲去,侥幸的躲过了飞射而来的子弹。

    “可恶!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躲开吗?”猴子大骂一声,显然已经对唐米米起了杀心,抬起手枪,准备再度射击,然就在此时一道破空声响起。

    “啊!”猴子痛哼一声,急忙将手给收了回来,连枪掉在外面了都不敢管了,急切的对着司机道:“开车,赶快走,有高手!”

    司机见状再度开启了狂飙模式,车速高达一百六,化为一道旋风,直接飞了出去。

    “猴子,到底怎么回事?”刀疤眉头紧皱,看着额头上直冒冷汗的猴子颇为不解。

    “手……”猴子将右手缓缓给举了起来,不难发现,他的右手一直颤抖。

    定眼一看,赫然可以看到一根十几厘米的银针从猴子手背直接扎了进去,将手掌穿了个通透。

    “嘶……”

    车内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显然被这一幕给惊呆了。他们在刀口上舔血也不是一天两天,见过的高手也不在少说,因为自己的老大刀疤赫然就是一名武者,但以银针伤人还真是闻所未闻。

    “到底怎么回事?”刀疤神色凝重,身为武者他比普通人对武者的世界了解更多,银针伤人的手段不逊色于飞叶伤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他怎么也没想到小小的皖南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