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赔
    季斌见吴辰压根就没有收手的打算,反而一步步往自己面前走来,吓得魂不守舍,赶忙将自己的后台给说了出来。纵然如此,他还是隐隐有些恐惧,肥胖的身子不停地往墙角处卷缩。

    “是吗?我很怕怕呀!”吴辰冷笑了笑,走到他面前,单手抓住他的衣领,瞬间一个两百来斤的大胖子就被他给提了起来,紧接着戏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看样子你是还打算死不承认对吧,没关系,呵呵……”

    这话看似平淡,但不知为何季斌感觉自己就好似掉进了冰窟窿,全身血液为之一凝,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下一秒,只看吴辰直接就将他肥胖的身子往窗户口砸去,哗啦啦一声,窗户玻璃直接碎了个稀巴烂,索性这玻璃是钢化玻璃,不过就是如此,季斌脸上、身上还是被划出了一条条血痕,那白色衬衫更是直接变成了破布条,怎一个狼狈了得。

    更恐怖的是,季斌整个人都高悬在窗外,此时唯一的支撑物便是被吴辰拽住的衣领。虽然这只是二楼,距离地面的高度也就是三四米的样子,但想想季斌那二百来斤的体重就完全可以想象一旦掉下去会怎么样,恐怕不死也得半残吧。

    一时间季斌被吓得脸色苍白,双手双脚不停地找着支撑物,没一会儿裤裆下面竟然变成湿漉漉的,活脱脱的被吓尿了。饶是吴辰距离他得有一米多的距离,都不禁闻到一股尿骚味。

    吴辰另一只手轻轻扇了扇,一脸玩味道:“怎么样,季大经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打不打算承认呢?”

    “当然,您不承认也可以,但我可不敢保证我的手能一直拽住你的衣领哈!”话音一落,吴辰的手便往下放了放,季斌整个人便往下一沉。

    “啊,我承认我承认……求求你快把我拉起来,快把我啦起来吧。”季斌大惊失色,赶忙点点头,一个劲的哀求着。

    “真的承认?不怕告诉你,我这人最讨厌别人欺骗我,如果你骗我的话,我保证会让你后悔来到整个世界上!”吴辰警告道,之后随手一提,将季斌便往地上一扔。

    “既然季经理你承认了,那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说道说道了?”吴辰一脸外围的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寒声道:“说吧,我会所的那些电线被你们藏哪去了?”

    “在……在隔壁房间里面,我还给你们现在就还给你们!”

    季斌就像是一头缩头乌龟,整个人卷缩成一团,一脸恐惧的看着吴辰,不敢有半点隐瞒。

    “还算你老实!”吴辰瞥了一眼隔壁房间,发现里面的确是堆了一大堆的电线,点点头,随后一脚踩在季斌身上,道:“既然电线的问题解决了,那我们就再谈谈赔偿的问题吧。”

    一听赔偿,季斌顿时就懵逼了,无比激动道:“电线不是都在这吗,为……为什么还要赔偿?”

    然而他话音堪堪一落下,吴辰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怎么难道你会受到惊吓需要赔偿,我会所停工就用不着赔偿吗?”

    说罢,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他整个人瞬间就化身成了皮皮虾,身子呈现弓形,剧烈的疼痛让他那肥头大耳的脸都不禁扭曲在了一起。

    “我赔,我赔!”季斌捂着肚子,不敢再放半个屁。

    “赔就好!”吴辰点点头,随后将赔偿的清单直接给说了出来,“我这人也比较好说话,我会所几百号人因为电线被偷的缘故停工了两三天,而且不少地方还需要返工,这些你需要赔偿吧?”

    “赔……赔!”

    “那我们老总的心情被影响,而且我来这一趟也不容易,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现在拳头还有些疼,这些你也需要赔偿吧?”

    “赔,我赔!”季斌瞥了吴辰的拳头一眼,心知自己今儿个是栽了,也干脆不抵抗了,点点头,不管吴辰说什么他都赔。

    “行,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我也给你打个八八折,抹掉零头,就八十八万吧。”“八十八万,你这完全就是在抢劫……”

    “什么你说我是再抢劫,看样子你是不想给了是吧?好,那看样子我又得花点功夫了!”说着吴辰便准备将季斌给提起来。

    “不不不,我给,一百万我给!”季斌吓得屁滚尿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叫道,随后也不敢再啰嗦,连滚带爬的便从地上的抽屉里掏出一个支票本,颤巍巍的签下了一张价值八十八的支票,衣恋不舍的递给了吴辰。

    八十八万啊,这可是他半辈子的积蓄了,此刻季斌的心都在滴血!但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玩味的年轻人,他很清楚,这钱是非给不可,否则自己的小命恐怕都要没了,钱和命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楚的。

    接过支票,吴辰手指轻轻弹了一下,露齿一笑,对着心在滴血的季斌道:“不错,算你老实。对了,这电线好几十圈,你总不会打算让我自己带回去吧,难道你就不准备给我叫个车打个的什么的?”

    “给,我现在就叫!”季斌想死的心都有了,忙不迭的用微信给叫了一个专门送货的小货车,一群人恭恭敬敬的将电线给搬到车上。

    “服务态度不错,季大经理你以后没事可以多去我们会所倒腾倒腾哈,到时候我也可以赚点零花钱你说是不是!”临走之际,吴辰在季斌肩膀上拍了拍。

    一听这话,季斌想死的心都有了,发誓咋也不招惹眼前这个煞星了,马勒戈壁,自己的血汗钱呀!

    “不虚此行呀!”吴辰将支票放到口袋中,感叹了一声,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戏谑,心里琢磨着这种事情多来几次就好了,这钱简直不要太好赚。

    然就在此时,老二郝胜平给他来了一个电话,说是寝室哥几个有几天没一起吃过饭了,准备聚在一起嗨皮一下,吴辰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恰巧这兜里有个好几十万,正好可以请上哥几个爽一把,于是约好了地点,便将电话给挂了。

    “师傅,你将这电线送到沿江路的金鳞会所,告诉他们是吴辰叫你送过去的就行,这是给师傅您买烟抽的,拜托您了哈!”吴辰掏出三百块钱,递给旁边货运司机。

    “好嘞!”之前季斌其实已经是给过了车费,眼前这三百块钱已经抵得过他跑小半天的收入了,司机极其愉快地便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