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六十章太迟了
    看到电线,季斌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不过很快就佯装出一脸茫然的模样,愤怒道:“小子你拿着一圈劣质电线来我们公司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踢场子?”

    “看样子季经理你是不打算承认了?”

    “承认?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为什么要承认?”季斌反问一声,随后话音一转,阴沉着脸,赤裸裸的威胁了起来:“小子,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在我们季氏闹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是吧?”

    “呵呵,我能理解成为你这是在撂狠话,在赤裸裸的威胁我吗?”吴辰反问一声。

    季斌明显一楞,显然没料到吴辰竟然会来这么一出,不过很快便张狂的大笑起来,几秒钟后,笑声戛然而止,只见他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阴冷道:“是又怎么样,妈个逼,竟然敢踹老子的门,我看你丫的就是不想活了。老子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老子一个合理的交代,老子特么的要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哦?不知道季总你需要我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合理交代呢?”既然有人想玩,吴辰也不介意陪他玩玩,不过玩的后果,呵呵……

    听到吴辰这话,季斌自然而然的便认为是吴辰害怕了,脸上的得意之色越发浓郁。只见他得意的坐在了老板椅上,一手将艳丽女郎给揽入怀中,双手使劲的在其胸口掏了掏,砸吧砸吧嘴后,往这吴辰道:“我这人还是很讲道理的,你看看,地上的门是你踹烂的,我这桌上的显示器也是你弄得对吧。这样吧,门、显示器、再加上我两的精神损失费,我给你打个八八折,少算点,你直接给我个二十万吧。

    给我二十万这件事情我就既往不咎,如若不然那你也就别怪我不客气!”

    “呵呵!看来季经理你还真讲道理啊!”吴辰不怒反笑,一秒钟之后,那令人浑身发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我看你是在自寻死路!”

    “你特么说什么?给你三分颜色你丫的还开染坊了是吧,老子扇你丫的!”季斌愤怒的站了起来,拖着肥胖的身子就跑到吴辰面前,大耳瓜子直接便往吴辰的脸上抽去。

    不过还没等他伸出手,吴辰便先一步动了,一脚踹在了他肥胖的肚子上,紧接着整个人凌空而起,鞋尖从他脸上扫了过去。

    重越两百斤的季斌整个人便飞了起来,令人恶心作呕的胃液被吴辰这两脚踢得狂喷不已,随后直接跌落在了身后的办公桌上,将办公桌砸了个稀巴烂!

    “哎哟……哎哟!”

    季斌的痛哼声响了起来,一旁的女郎见状赶忙冲上不去将他给扶起来。

    “斌哥你没事吧斌哥……”

    “二十万我的确是给不了,不过我却能给你两脚,不知道这两脚季经理你感觉如何呢?”吴辰戏谑道。

    “好,小子你很好,今天老子不把你废了,老子就不是季斌!”季斌指着吴辰,那双阴冷的眸子散发着渗人的凶光,随后冲着外面就是一声大吼,“马勒戈壁,你们全死光了吗,还愣着干什么,都特么抄家伙给老子滚进来!”

    “老大,刚……刚才光头和老八都……都被废了!”大厅里面的混混冲到了门口,看着吴辰咽了咽口水,满脸惊恐,虽然手里一个个都拿着家伙事,但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动手。

    虽然在老大面前表现很重要,但再重要也抵不过命重要呀。

    闻言,季斌脸色也不由得变得凝重起来,光头和老八可是他的左右手,平时打架可都是一打十的主,而且打起来就是不要命得那种,眼下两个人竟然都被废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一般呀。

    但不一般又如何,难不成要自己向他低头认错?

    想到此处,他眼睛里便闪过一抹凶光,紧接着寒声道:“那又怎么样,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你们这么多人,难不成还砍不死他?”

    此言一出,一干混混也不由得闪过一抹亮光,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还是没有人敢先动手。

    “还愣着干什么,谁先把这丫的砍倒下,老子就给他五万块!”

    “艹,怕个毛呀!”

    一听到有钱,一干混混两眼直冒绿光,抄起手中的大砍刀,疯狂的往吴辰面前冲去,大砍刀直接往吴辰身上招呼。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吴辰冲着季斌感叹了一声,但脸上却毫无惧意,依旧是淡然玩味。

    “装逼,你就在这装,等下看把你砍得半死你还怎么装?”季斌冷笑着,脑海中俨然已经开始幻想吴辰被自己兄弟乱刀砍残的场景。

    “斌……斌哥,这……”然而还未等他从幻想中清醒过来,他便感觉到了女郎身上散发出的剧烈恐惧,随即便睁开眼睛。但看到眼前这一幕,他直接就惊呆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季斌惊恐万分的看着吴辰,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才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自己七八个弟兄,而且还是手里面拿着大砍刀的弟兄就这么被解决了,一个个躺在地上不是断手就是断脚。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此刻季斌的心情,那无疑就是前一秒眼前是天堂,后一秒眼前却是地狱。

    听着弟兄们连绵不断的哀嚎,闻着空气中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看着躺在地上捂着断手抱着断脚的弟兄,季斌两条腿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季经理你现在才问我是什么人,难道你就不觉得有点太迟了?”吴辰弹了弹袖子上的灰尘,嘴角扬起玩味的冷笑。

    “你……你想怎么样?”季斌一脸恐惧,连声音之中都能感受到他在颤栗。他混江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这道上见过的狠人也不少,但却没有见过这么狠的,动不动竟然就废人手脚,想想他便不自觉的毛骨悚然。

    “我之前就说的很清楚,我是来讨个公道的,只不过季经理你打死都不肯承认罢了。既然动口不行,那我只能动手了。”话音一落,吴辰的身影在一瞬间跨过了两人三四米的距离,一只钢筋铁骨般的手朝着季斌脸上便是一巴掌。

    “嗷……”

    季斌被打得嗷嗷直叫,半边脸瞬间红肿了起来,牙齿硬生生的被打碎了好几颗,整个人由于惯性的缘故,直接撞到了一旁的墙壁上,头破血流。

    “我……我告诉你,我是季氏装潢公司的人,你……你还敢动手打我的话,我叔叔一……一定不会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