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五十九章不信邪
    听到‘金鳞会所’四个字,混混明显愣了愣,不过很快却是冷笑了笑,“来我们这讨债,我看是讨打的吧?”

    一众人等闻言,不禁哈哈大笑,看吴辰的眼神亦充满戏谑,甚至用不屑一顾来形容也丝毫不以为过。

    “没准人家皮痒痒了,就是想要咱们给他松松筋骨也不一定呀。”一个光着膀子,身上纹着左青龙右白虎的光头扭了扭脖子,戏谑道。

    瞥了眼前这群俨然被酒色掏空身体的人一眼,摇了摇头,抬起腿便往所谓的经理办公室方向走去,在吴辰看来,和这群喽啰废话,纯粹就是在浪费时间。

    “艹,你特么的耳朵聋了是吧,没听到老子再和你丫的说话吗?”光头男见吴辰竟然鸟都不鸟自己,顿时勃然大怒。

    吴辰继续走,压根就不想和这种喽啰一般见识。

    “艹你马勒戈壁,老子弄你丫的!”光头男子怒火喷涌,抄起手大耳瓜子就往吴辰脑后扇去。

    “你在找死!”还未等光头走到吴辰面前,吴辰便骤然停下,转过头,冰冷的眼神直接落在了光头男子身上,冷若冰霜的话语瞬间让大厅温度骤降八度。

    首当其冲的光头男突然感觉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窟窿,浑身止不住的一颤,原本还行云流水的动作竟然停滞了。

    “你知道吗?我这人最讨厌被人侮辱我的父母,本来我不打算和你们这群喽啰一般见识,不过现在既然你们自己要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吴辰将手中劣质得不能再劣质的电线直接往地上一扔,话音一落,他仿佛瞬间从原地消失。

    再度出现后,纹着青龙白虎的光头男痛哼一声,身子就像皮皮虾一样卷缩在了一起,下一秒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拼凑的桌子上,‘哐当’一声,桌子四分五裂,大厅之中成尘土飞扬。

    再看那光头,捂着胸口,躺在地上,口吐血沫,一拳之下,显然已经是进的气多出得气少了。

    “艹,你特么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然还他丫的敢动手,老子要你的命!”

    看着自个兄弟直接被打趴下,那些混混立马就怒了,二话不说直接就将地上的家伙事给捡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就冲了上去。

    然,吴辰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双手优哉游哉的插在了口袋里,待那人的钢管就要砸到他头上的时候,他动了。

    右脚以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在了地上劣质的电线上,电线就像足球一样飞了起来,装在了对方身上。

    在强大力量的冲击之下,男子同样撞飞了出去,装在墙壁上,随后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连惨叫都还没得及发出,就昏死了过去。而电线团则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吴辰的脚下,就好像一切从未发生一样。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

    又一个混混冲了出来,这次手里的家伙事赫然变成了大砍刀,锋利的大砍刀在射进客厅的阳光下铮铮发亮,令人不寒而栗。

    “你在找死!”吴辰这下你也怒了,竟然敢对自己动刀,看样子不让你们见点血是没办法给你们长点记性了。

    下一秒,他便动了,一个闪身便来到混混面前,右手轻描淡写的探出,混混的手腕便被他给扣住。

    手腕稍一发力,混混的手便如同麻花一般瞬间变形,‘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嗷……”

    一记撕心裂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便响了起来,腥红的鲜血就像喷泉一般不要钱的向四周喷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个原本还打算冲上去干死吴辰的混混,见到眼前这一幕,互相看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睛里都充斥着恐惧,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动手。

    “怎么你们还想动手?”吴辰反问一声,眸子里闪过一抹凌然的寒意,如果这群人还想动手的话,他不介意再锻炼锻炼。

    “这……”一干混混差点没被吴辰这眼神给吓尿,脸色发白,胆小的甚至两条腿都止不住的发颤。而之前带吴辰上来的女郎,更是直接瘫坐在地上,白色半透明的齐逼小短裙尽是那黄白之物。

    扫视了他们一眼,吴辰脚踝突然猛地发力,电线团直接飞了出去,只听到‘砰’的一声,‘球’进了!经理办公室的门直接被撞飞了,房门砸在地上,整栋楼都莫名的震动了一下。

    “啊……”与此同时,办公室里面响起了一道女人的尖叫声。

    “我草,是谁他么的不想活了!”紧接着,一道愤怒得想要杀人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想来此人应该就是这季氏装潢分公司的总经理无疑了。

    一男一女、大白天、躲在办公室里面。且女子害怕、男子愤怒,这种事情恐怕用脚趾头也知道,里面究竟再干些什么苟且之事了。

    季斌,此处季氏装潢分公司的总经理,今天一大早他就觉得自己性致不错,再加上没事,所以就准备和美艳的秘书干点有意义的事情。然而这特么刚刚硬起来了,准备提枪上马开干,办公室的门竟然被人给踹开了,顿时他就萎了。

    马勒戈壁,竟然敢大叫老子的好事!此时此刻,他有种杀人的冲动,打定主意,今儿个不管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管用。

    而就在此时,一个约么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缓缓走了进来,双手插在口袋之中,脸上夹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你是什么人?”季斌连自己杂乱的衣衫都忘记整理,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目光凝重的看着闯入自己办公室的不速之客,显然在打量对方的来历。然而想了好一会儿,却并未在记忆力搜寻到眼前年轻人的来历。

    “金鳞会所,前台小姐应该是给你打过电话的,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呢?”来人不是吴辰又会是谁?

    “金鳞会所?没听说过,不知你有何贵干?”季斌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捏了捏自己的衣领,道。

    “没听说过?呵呵,看样子季经理你是贵人多忘事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帮季经理你回忆回忆吧!”吴辰冷笑了笑,一个横扫,地上的电线圈,直接就飞了出去。

    对,电线圈,还是电线圈,不得不说吴辰的球技不是一般的牛逼,倘若让他踏上绿茵场的话,没准就是华夏的贝克吴辰了,不对是华夏吴辰。

    电线将季明面前的电脑显示屏砸了个稀巴烂,碎玻璃四周飞溅,站在一旁衣衫不整、罩罩都带歪了的艳丽女郎看到眼前这一幕,吓得两条腿发颤,赶忙躲到季斌身后,瑟瑟发抖。

    “怎么样,想来这电线应该能让季总你回忆出一些东西吧?”吴辰双手抱胸,玩味的看着一脸阴沉的季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