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五十八章证据
    “你特么的想要证据是什么,这个证据够吗?”只见毛哥掏出一个手机,手机里面在播放着一个视频,视频里面的场景赫然是金鳞会所楼下,一辆面包车,三个人,鬼鬼祟祟。

    虽然监控不太清晰,但一看便知道,这可不就是吴海三个人嘛。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想冲上去帮忙的建筑工人立马将手里面的家伙事往地上一扔,愤怒道:“没想到竟然真是他,妈的,真是瞎了眼了,竟然还想帮他!”

    “是啊,竟然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他难不成就不怕生儿子没屁眼?”

    噗通!

    两个年轻人两条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朝着吴辰便是一个劲的求饶道:“吴主管,我们鬼迷心窍,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

    “干的不错!”吴辰朝着毛哥笑了笑。

    “都是辰少您指点的,要不是辰少你猜到了这群人会死不承认,让我去交通局调取监控,今儿个恐怕还真那这三个混蛋没办法了。”毛哥嘿嘿的笑着。

    吴辰点点头,随后一步步走到吴海面前,冷笑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如果有的话,你可以继续说,我不介意继续听听!”越说到后面语气便越发冰冷,一瞬间,周围的空气骤降八度,首当其中的吴海直接就吓尿了,浑身颤抖不止,不敢有半点隐瞒,直接将他和季氏装潢公司相互勾结,将电线偷龙转凤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

    “那监控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把监控录像给屏蔽的?”吴辰问道,相互勾结的事情毛哥已经调查清楚了,故此他并不感兴趣。

    “我对电路比较熟悉,所……所以在动手前一天便借着修电路的机会,把摄像头的电关了。”

    “看样子这种事情你不是第一次干吧!”吴辰冷笑一声,“报警吧!”

    “不要,吴主管我求求你,不要报警,千万不要报警,我们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都是吴海他怂恿我们的,都是吴海,求求吴主管放过我们吧。”

    一听要报警,吴海等人直接就吓尿了,一个个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同时也上演了狗咬狗的一幕。

    然而对于他们的求饶,吴辰压根就无动于衷,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冷笑不止。

    “叔,我可是你唯一的侄子啊,你替我求求吴主管,让他不要报警,让他不要报警。”见吴辰压根就不搭理他们,吴海赶忙跪到水电负责人吴盛面前,苦苦哀求。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早干嘛去了,你偷换电线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会有被抓的那一天。为了这么一点点钱,你的良心就被狗吃了吗?你知不知道使用这种列劣质电线会引发火灾,会存在强大的安全隐患!”吴盛破口大骂,可谓是恨铁不成钢,朝着吴海就是一脚。

    “妈的,竟然坏我好事,老子和你拼了!”吴海把心一横,抓起地上的利器朝着吴辰腹部便通了出去。

    “找死!”吴辰冷喝一声,一脚便踹了出去。

    吴海只感觉胸前就好像被重越万斤的铁锤砸中一般,随后整个人跌落到了数米开外,吐血不止。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众人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吴辰那瘦弱的身体竟然可以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这一瞬间,就将所有人给镇住了。

    报警之后,十来分钟之后警察就来了,吴海三人因为偷盗的罪名直接被抓进了局子里面。而季氏装潢那边却压根没了下文,显然警察也知道季氏装潢背景不一般,不敢乱动。

    既然警察不管,那就自己管好了!

    警察前脚将吴海三人带走,吴辰带着毛哥这群人后脚就出了会所。坐上毛哥的面包车,很快便来到了季氏装潢的一家分公司门口。

    “行了,你们几个回去吧!今天干的不错,有机会我请你们大家吃饭!”吴辰拿着一卷电线,撂下一句话,转身便往公司走去。

    “好的辰少,好的辰少!”毛哥赶忙应是。

    “你们听到没,听到没有,辰少说要请我们吃饭了,请我们吃饭了!”毛哥笑得一直就没合上嘴,嘴上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同样,车上的阿飞们也是兴奋得不行。吴辰是谁,吴辰可是连自己龙哥都要低头的男人,一个可以以一敌百的强者,能被他请吃饭,那是多大的荣耀呀。恐怕自己这十天半个月做梦都会笑醒了。

    进到公司里面,吴辰便见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郎正百无聊赖地涂抹手指甲油,胸前两团软肉毫不掩饰的暴露在外面,就好像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

    女郎见到吴辰走进来,立马露出个媚笑,俯下身子,胸前光景一丝不漏的暴露了出来,舔了舔舌头道:“先生,您来我们公司有什么事情吗?”

    “金鳞会所,找你们总经理讨债的!”吴辰直接将她无视了,将从会所带过来的劣质得不能再劣质的电线直接往女郎面前一扔。

    “金鳞会所?”女郎眉头微微一皱,而后似乎响起了什么,道:“行,我给我们经理打个电话吧!”

    “我们经理说了,让我带你们去办公室。”女郎挂断电话,带着吴辰便往楼上走去。

    还没走到楼上,一阵嘈杂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当他走到门口时,更是傻眼了。

    只见二楼的办公大厅内,桌椅胡乱地摆放着,各种快餐盒、塑料袋、餐巾纸随随便便的扔在地上,整个整个大厅仿佛几百年没打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这那里是公司啊,用垃圾场来形容恐怕都抬举了。

    然而在这大厅里面,只见一个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穿着五花八门奇装异服的年轻人正聚在不同的拼凑桌子边上,不是大呼大叫掷骰子,就是打着麻将,可谓是玩的不亦乐乎。

    而在他们的脚下无不放着棒球棍、钢管等家伙事。

    难怪古晨等人一直都说这季氏装潢就是装潢界的毒瘤,由一群流氓、混混组成的公司不是毒瘤还能是什么?

    吴辰可不相信,这群只会赌博玩女人的混混会什么装修?想来也就是干一些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下流勾当。

    “先生,那个房间就是我们经理的办公室,不过你确定还需要去找我们经理吗?”女郎饶有兴致的转过头,正想看看吴辰这种愣头青看到眼前这场景是不是吓得屁滚尿流。然而却见吴辰一脸玩味,露出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去,怎么不去,都已经到楼上了,不去我岂不是白来一趟了!”吴辰笑了笑。

    吴辰的出现让正在忙着打牌的人都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问道:“这小子是谁啊,带他上来干什么?”

    “金鳞会所的,说是要找我们老大讨债来着。”女郎妩媚的笑了笑,水汪汪的大眼睛闪过一抹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