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五十七章嫩了点
    看到眼前这一幕,负责人的侄子吴海眼睛里闪过一抹莫名的惊慌,随后站了出来,看着吴辰道:“吴主管你把大家聚在一起,总不会是怀疑电线是我们偷得吧?”

    “是啊吴主管,我们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工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是想呀。”工人们也紧跟着附和着。

    一时间大厅里面沸反盈天,工人们纷纷为自己辩解着,生怕被人误会是自己偷的。

    看到这一幕,吴辰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冷笑,随后笑吟吟的望着吴海,道:“我貌似没有说这件事情和大家有关系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此言一出,原本喧嚣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火辣辣的目光纷纷看向了吴海。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吴主管你怀疑是我偷得?”吴海脸上闪过一抹惊慌,心里一个劲的打鼓。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前期工作做得很充足,他也就不害怕了,鼓足勇气道:“吴主管,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吴海是什么人在场众人都很清楚,我是不可能会这种事情的。”

    “是吗?那我问你,刚才我说有人偷龙转凤的时候,为什么你眼睛里闪过一抹慌张?而且在场这么多人,貌似就你显得比较激动吧?”吴辰反问一声,其实从他说出电线被偷龙转凤的时候他便开始仔细观察在场众人的神态变化了,其中吴海首当其中。

    “难道我不应该激动吗?会所人来人往,你怎么不说是你们会所工人偷的,这明摆着就是诬陷,难不成你真以为我们是农名工就好欺负不成?”吴海无比气愤道。

    “对,你凭什么说是我们,你有证据吗?难不成就因为我们是农名工,你就可以诬陷我们不成?”

    站在吴海身后的两个年轻人也紧跟着站了出来,气势汹汹,一副吴辰不给他们一个交代就让吴辰好看的架势。

    “对啊,就算是东西丢了,也不能平白无故的诬陷我们吧,我们可都是老实人啊,怎么可能会干这种事情。”

    朴实的农名工叔叔们被他们几个这么一说,也不由得议论了起来,一时间局面就演变成工人们质问吴辰,让其给他们一个说法了。

    “吴主管,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误会?吴海是我的侄子,他什么为人我很清楚,他肯定是不会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水电工的负责人也紧跟着站了出来,为自己侄子辩解着。

    反观吴辰,一直都双手抱胸,一脸玩味的看着吴海三人,半晌后,方道:“说完了?说完了那是不是可以轮到我说了。”

    “我申明一下我并没有诬陷大家的意思,更没有瞧不起农名工,因为我也就是个打工仔,倘若说我瞧不起你们的话,那就等同于瞧不起我自己。”吴辰态度诚恳的向农名工叔叔们说着,与此同时,手机震动了起来,一看,可不就是毛哥的电话嘛。

    他也不急着接通,朝着吴海便是一笑,“你要证据是吧,行,我给你!”话罢,便将电话接通,让毛哥直接和会所前台说找自己。之前上楼的时候他已经是和前台的妹子打过招呼了。

    所以没一会儿,前台的妹子便带着毛哥上楼了。

    “辰少!”

    毛哥显然再上楼的时候已经和小弟们统统打好招呼了,当他们看到吴辰的时候,‘辰少’两个字便异口同声的从他们口中恭恭敬敬的叫出来了。

    吴辰点点头,随后便直接进入正题,“那几个阿飞你带过来了吧?”

    “已经带过来了,就是他们三个前天晚上凌晨的时候看到有人开个面包车鬼鬼祟祟的从会所楼上我那个下面扔东西的。”毛哥指了指身后三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弟道。

    “辰少!”三个小弟显然已经听说过了吴辰的丰功伟绩,对着吴辰便是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弯腰,眼神之中充满了崇拜和敬佩。

    “既然你们看到了有人鬼鬼祟祟的弄东西,那你们看到人的话,还能不能认出来。”吴辰问道,随后玩味的眼神直接落到了吴海三人身上,“看看,是不是他们?”

    当看到这三个阿飞的时候,吴海身后的两个年轻人吓得两条腿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们很清楚,前天晚上他们的确是碰到了三个骑着摩托车的混混,当时差点没把他们给吓死,一时间两人立马将目光看向吴海。

    “对,辰少,就是他们,虽然那天晚上路灯比较暗,没看清楚他们的长相,但是身形应该不会错的,一个高一个胖,还有一个坐在面包车里面抽烟,肯定是他们无疑。”三名阿飞指着吴海三人异口同声道。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吴辰冰冷的目光直溜溜的落在吴海身上。

    吴海怎么也没想到吴辰竟然手段通天,竟然连阿飞都给找来了,但想要他承认怎么可能,只见他冷笑道:“看身形,身形长得一样的人多得是,我看吴主管你的身形长得和我也差不多,那怎么不说是你自己贼喊追贼呢?”

    “虽然我们三个只是普通的装修工人,但我不能让你吴主管你这么平白无故的诬陷,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不得不说这吴海确实不一般,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将自己摆在了弱势,顿时就博得了身后一大群建筑工人的同情。

    一时间吴辰都不禁皱了皱眉,但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此刻一抹戏谑从他的眸子里一闪而逝。

    看到这一幕,吴海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抹得意,身后两个吓得半死的年轻人也不由得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艹,你特么的怎么和辰哥说话呢,艹泥马勒戈壁!”然而还未等他们从得意完,毛哥便一个俯冲就窜了出去,一脚踹在了吴海的肚子上。

    “你怎么动手打人啊?”建筑工人都比较朴实,眼看着吴海被打,顿时一个个就义愤填膺,二话不说直接将地上的木材、钢筋给捡了起来。

    “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吴海看到这一幕,心中甚是大喜,然而下一秒他整个人都傻眼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一脸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