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五十六章贼心不死
    “什么,马医师说他是一名庸医,到底发生什么了?”

    “还能怎么样,肯定是这个庸医把病人给治死了呗!”

    “治死了?这不太可能吧,他可是马神医呀。”

    “怎么不可能,上次我老婆的嫂子的七大姑八大婆就是在他保济堂看病,然后死在了里面,只是他们偷偷赔偿了不让把事情宣扬出去罢了……”

    “真的这样啊,我原本还想待我父亲去保济堂看看呢,看样子是不能去了!”

    众人议论纷纷,朝着马利明等人离去的背影指指点点,一大堆保济堂的黑材料接二连三的被暴了出来。

    “吴贤侄,这下你可是彻底把保济堂给得罪了呀。”

    透过窗户,病房里面恰好可以看到医院大厅里面发生的事情,虽然他们不知道众人说了些什么,但不用猜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话。一时间旁边的孙越忍不住苦笑了笑。

    吴辰笑而不语,保济堂的名声他早有耳闻,曾经大学的老师就多次提起,称之为皖南乃至江南的杏林翘楚,保济堂的马老爷子更是堪称妙手回春,地位可想而知。

    但吴辰却不以为然,名气大又如何,身为一名医者却连最基本的虚不受补都不清楚,只会一味的鄙夷、冷笑,这种人根本就不配作为一名医生。因为那所谓的神医之名,只会让更多的人上当受骗。

    倘若今天吴辰没有来此,马利明必然会给孙老爷子服用人参等进补之物,后果可想而知,一条生命恐怕就此消失。

    虽说或许别人来对于孙老爷子体内的迷魂草之毒也无从下手,但这并不是一名医生下错药方的借口。

    医者之所以会受世人的尊敬,那是因为医者是生命的守护神,拥有救死回生之能,但同时稍有疏忽,也极有可能将病人推向死神的怀抱。故此,医者下决定之前就应该考虑周全就应当救治,不妄下定论。

    很显然,马利明并未做到这一点!

    “得罪了谁啊,是不是那个马利明?”而就在此时,回家一趟的孙浩程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随后紧接着问道:“辰哥,我爷爷他怎么样了?”

    “老爷子的病情暂时稳定了下来,你有没有找到迷魂草?”吴辰道。

    “找到了,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只留下了根茎,你看看对不对。”孙浩程将手中的东西递了出来。

    “对没错,这边是迷魂花的根茎!”吴辰点点头,随后又何孙浩程说了一些自己需要的药材,因为迷魂花整株都蕴含毒性,只不过根茎和花香之毒相生相克。想要入药的话,还需要其他药材相辅助,去掉迷魂花根茎的一部分毒性。

    “已经吩咐下午了,药材应该很快就可以收齐!”一个电话下去,孙家下面的人立马就动了起来。

    “辰哥,今天真的多亏你了,矫情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今后只要你有用得着我们孙家的地方,尽管开口,赴汤涛火我们孙家再所不迟!”医院门口,孙浩程勾着吴辰的肩膀,感激涕零。

    说实话,倘若不是今天吴辰来了,恐怕孙家不止要承受老爷子逝世的悲伤,甚至还需要承受各大敌对势力的猛烈攻击。不得不说,吴辰就是整个孙家的大恩人。

    “好了你都叫我哥了,就不要再说这些话了。你先回去吧,记得等药材收集完毕了给我打电话,我过来配药,其中有几味药材可能比较稀缺,我最近也会找一找,希望可以尽快找到!”吴辰笑了笑,寒暄了几句后,拒绝了孙浩程让司机送自己离开的好意,便离开了。

    不过刚走出医院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一接通竟然是毛哥的电话,想来应该是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辰少,你叫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的确是有人在凌晨的时候到会所里面偷换电线,那时候正好被我们飞车党几个在外面乱窜的阿飞看到了。”

    “后来我和兄弟们查了一下,那人将偷换的电线送到了一家装修公司里面,好像叫什么季氏装潢。”毛哥略显激动的声音响起起来。

    “季氏装潢?真是贼心不死啊!”吴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旋即问道:“那如果让那几个阿飞来认人应该可以认得出吧?”

    “认得,保证可以认得,你放心!”毛哥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行,那你们来会所吧,到了会所之后再给我打电话!”吴辰说完便将电话挂断,随后便快步往会所方向走去。

    “古哥,帮个忙,让工人都在二楼集合,我有些事情需要说一下!”回到会所,吴辰径直跑到了二楼,恰好古晨也在上面,二话不说,直接让他将工人聚集起来。

    “查到了?”古晨问道,见吴辰点点头后,立马就招呼工人们停下手里面的活,“好了,大家集合了集合了!”

    “古总,你这突然是要干什么呢,刚才不让布线了,现在又突然集合,你就不怕工期延误呀?”一个带着安全帽穿着工作服的年轻男子打趣道。

    “叫你集合就集合,那有这么多话说。”之前就和吴辰见过的负责人瞪了年轻男子一眼,随后冲着吴辰赔笑道:“吴主管,这是我侄子吴海,年轻不懂事,还请你不要见怪。”

    显然通过之前的接触,负责人很清楚,吴辰在古晨和林思雨心中的地位相当之高,故此多少有些怕自己侄子冒犯了吴辰。

    吴辰摆了摆手,目光意味深长的瞥了年轻人一眼,见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旋即将电线被偷龙转凤的事情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什么,竟然有人用劣质电线替代优质电线,这怎么可能?”

    工人们听到这话都不相信,于是他们便直接将放在角落上的电线拿了起来,也不嫌电线脏,张开嘴便把外层的皮给咬了下来,一看顿时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那个丧尽天良的人干的,用这种电线以次充好,这是会出人命的啊!”在场绝大多数工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名工,内心淳朴,看到这劣质得不能再劣质的电线,一个个都不禁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