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五十四章争论
    “要我说,你们这群医生统统都是垃圾,而且还是垃圾中的战斗机。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的人,竟然还好意思自称神医,我觉得用庸医来形容你都是抬举你了!”

    语不惊人死不休,听到吴辰这话,马神医和他的一众徒弟们直接就气炸了。

    “放屁!你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竟然敢污蔑马神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马神医治过无数疑难杂症,无不手到病除,你这种小人物懂什么?竟敢在这里胡言乱语,败坏神医的名声,简直罪该万死。”

    “道歉,你必须给我们师傅道歉!”

    “对,道歉,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言语间,有几名医生竟然已经是把袖子给卷起来,一副吴辰不道歉便誓不罢休的架势。转眼间,一群穿着白大褂看起来温文儒雅的医生,便如同菜市场的骂街的泼妇一般。

    反观这马神医却是平静得很,但从他那杀机凌然的目光中却不难看出,此刻他愤怒的想要杀人。

    不过作为一名神医嘛,该有的风度还是需要有的,只见他抬起头,看着吴辰道:“既然你说我们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本人较为愚钝,不知是什么最基本的东西呢?”

    “我看你是想死的明白一点吧?”吴辰反问一声。

    “这也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话已经说到这份上,马神医也懒得掩饰自己的愤怒了,甩了甩袖子,冷笑一声。

    “没问题,我成全你!”吴辰推开门直接走进来icu病房,指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孙老爷子,“刚才是说老爷子器官衰竭,生机渐消,准备给老爷子服用人参、何首乌等大补之物可否?”

    闻言,马神医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但很快眸子里便闪过一道寒光,转而向吴辰冷笑道:“的确如此,难不成我还错了不成?”

    “好一个我还错了不成?且先不说你的误诊,就说你身为一名医生,竟然连中医最基本的东西都忘记了,我简直不知你还有何脸面穿着身上这身白大褂!”

    吴辰不怒反笑,随后寒声道:“生机渐消采用大补之物进补的确不错,但马神医你是不是忘记了还有虚不受补这一说?你看看躺在床上的病人现在多大,年过古稀,且大量器官衰竭,你觉得以病人虚弱的身体能承受得住人参、何首乌那些特补大补之物吗?我看你这不是救人,而是在害人吧?”

    “马神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孙家众人顿时就怒了,虽然他们对医术并不了解,但虚不受补还是知道的。顿时一道道愤怒的目光死死的定在马神医身上,显然马神医今天要是给不出一个合理的交代,想要走出去都有点难了。

    “这……”

    此言一出,马神医脸色便是一变,不过很快便冷笑一声,“虚不受补难道我还会不知道吗?但生机流逝严重,不以人参等药材续命,何以保证病人的生机?”

    顿了顿他又紧接着道:“既然你说我的方法是在害人,那不知道你又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呢?倘若没有,就别在这信口雌黄。”

    “是啊,一个黄口小儿,凭什么说我们师傅的诊断有问题。俗话说得好,以毒攻毒,没准以大补之物刺激,病人的病就好了呢?”

    “对,说了那么多没用的,你倒是说个法子呀!”

    马神医这一群徒弟再度站了出来,不留余地的维护着自己的师傅!

    “如果我有办法呢?”吴辰冷笑一声,对于眼前这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可谓是失望到了极点。

    身为医生,误诊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知道误诊却为了自己的名气硬着头皮死不承认,这种医生可谓是连最基本的医德都彻底丧失了。有时候他真的很想问一句,难道所谓的名气真的比病人的健康、比病人的生命还要重要吗?

    医生为何要救死扶伤,不是为了所谓的名气,而是因为这便是医生的天职!

    “只要你能将病人的病治好,我马利明二话不说就向你道歉。但如果你没有将病人的病治好呢?”马利明冷笑道。

    “你想如何?”

    “如果你没将病人的病治好,你必须下跪为刚才你对我医德的侮辱道歉!”马利明寒声道。

    “我输了就要下跪道歉,而你输了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一句对不起,马神医,你难道不觉得有点太过分了吧?”吴辰笑了笑,在神医两个字眼上声音莫名大了几分。

    “那你想怎样?”

    “放心,我对人下跪磕头没什么想法,这样吧,只要我治好了老爷子的病,你就到医院门口,大声说自己是个庸医,不配做一名医生?如何?”吴辰玩味道。

    “好!”马利明思索一番,立马便答应了下来。之前他已经对孙老爷子的身体有了一个全方位的检查,很显然老爷子就是大限已到,以器官衰竭的速度来看,顶多也就还有两三天的样子。

    想要将一个大限将至的人救活,别说是自己了,就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都无能为力,更不消说吴辰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

    在他想来,这个赌自己赢定了!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冷笑,竟然敢侮辱自己,简直就是找虐!

    然而就在此时,吴辰开口了……

    只见吴辰转过头,看着孙家众人,询问道:“孙叔叔,老爷子平时是不是喜欢种种花养养草?”

    “额……”

    孙越、孙浩程等人被这问得莫名其妙,心想眼下不是要给自家老爷子治病的吗?怎么话题突然就转到养花养草了?

    不过饶是疑惑,他们还是如实回答了,“是的,老爷子平常在家里的确喜欢和花花草草之类的打交道,基本上一天的时间都是浇浇花剪剪草。”

    “那最近老爷子有没有给你们提及过最近有什么花开得特别鲜艳,开得特别灿烂的那种,而且还是一种从没见过的花!”吴辰再度发问。

    “吴辰贤侄,这跟老爷子的病有什么关系吗?”倘若放在平时,孙越和吴辰讨论一下老爷子的花花草草也无妨,但眼下老爷子危在旦夕,他确实是没有这个心思。

    “对啊辰哥,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老爷子养的花花草草呢?难不成老爷子的病还和这些花花草草有关系不成?”孙浩程也忍不住疑惑了起来。

    “这还用问,肯定是他找不到资料病人的方法,所以故意转移话题呗。从医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治病第一件事就关心别人家花花草草的,呵呵!”

    吴辰正想解释,不过马神医的一位徒弟却是先一步站了出来,言语间可谓是赤裸裸的嘲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