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五十三章马神医
    “辰哥,事情是这样的,老爷子昨天还好好的,但不知为何今儿个突然晕倒了,而且出事了,请了一大堆西医教授、中医国手来看。前前后后检查了好几个小时,竟然连个病因都没找到,我知道兄弟你神通广大,拜托了!”孙浩程将自家老爷子的情况介绍了一下,随后拽着吴辰便往病房门口走去。

    在孙浩程的带领下,吴辰很快便来到了一件特护病房门口,门口俨然站着两名身穿黑衣的保镖,给人一副生人勿进的感觉。

    不过吴辰压根不觉得意外,堂堂皖南豪门倘若老爷子病房门口都没有保镖候着,那恐怕才叫奇怪呢。

    “辰哥,请!”孙浩程推开房门,两人随即便进到了病房之中。

    病房和绝大多数的特护病房一般无二,分为内外两间,外间就如同一个大客厅,沙发、液晶大电视、空调应有尽有,比之五星级豪华程度不逞多让。内间则是一icu病房。

    此刻客厅和病房就有不下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不停地在那交头接耳,商量着孙老爷子的病情。

    在一旁的沙发上,赫然坐满了人,孙浩程的父亲和母亲赫然在其中,一个个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愁容满面。

    “爸,我把吴辰请来了,爷爷他怎么样了?”孙浩程走上前,焦急的询问道。

    “吴贤侄你来了!”孙越先是朝着吴辰点点头,随后叹了一口气道:“情况很不乐观,现在专家团队正在进行会诊,情况不容乐观。”

    老爷子就是孙家的定海神针,只要有老爷子在,别说是在皖南就是在偌大江南都有着自己孙家的一席之地。但一旦老爷子倒下了,恐怕就算有张家定在自己前头,恐怕那群如狼似虎的敌人也绝不会放过自己孙家的,一时间他不禁感觉亚历山大。

    “爸,你放心,爷爷吉人自有天佑,一定会没事的!何况这吴辰兄弟不是在这吗?我相信以吴辰兄弟的医术,一定可以治好爷爷的病的。”孙浩程赶忙安慰道。

    “拜托了吴辰贤侄!不过现在保济堂的马医师正在替老爷子检查身体,所以只能让贤侄你稍待片刻了。”

    孙越也是曾经见识过了吴辰的医术,那神乎其神的医术堪称神医也丝毫不以为过,对吴辰自然是信任不已。

    不过碍于很多医生都不喜欢在自己医治病人的时候有外人在场,故此他也只能让吴辰在外面稍作等待了。

    “不是吧,这么年轻,确定他是来治病而不是来害人的?”

    “是啊,这看起来还不过二十岁出头,他能知道些什么东西?”

    客厅的医生们看着吴辰可谓是议论纷纷,摇头不止,显然压根就不相信吴辰一个小年轻能治好孙老爷子的病。

    “孙叔叔您客气了!”吴辰笑了笑,而对众人的议论则压根就不放在心上。静静的站在一旁,时不时的往icu病房里面看去。

    没一会儿,这保济堂的马医师便缓缓走了出来,见状,孙越等人赶忙迎了上去,焦急的问道:“马医生,我们老爷子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身体大量器官都在快速衰竭!”马医生摇了摇头,一听这话,孙家众人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然而就在此时,马医生的一名徒弟站了出来,笑道:“不过孙总你们放心好了,有我们师傅出手,别说是小小的器官衰竭了,就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他也绝对能把老爷子给拽回来。”

    闻言,孙家众人不禁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孙总,给孙老爷子治疗的方案我已经想好了,现在老爷子虽然看似是器官衰竭,但在我看来其实是老爷子体内生机骤减,我打算用一些充斥生机的名贵中药来补充老爷子欠缺的生机。”马医师一本正经的将老爷子的病情分析了一下。

    “不知道需要什么中药,我现在就让人去准备!”孙越急忙道,在孙家众人看来,只要是能把老爷子救回来,一些名贵中药又算得上什么。

    “当归,鹿茸,何首乌,人参,其中这人参年份越高越好,这样蕴含的生机便越多,老爷子的……”马医师说出来了一大堆名贵的中草药,然而还没等他说完,一道戏谑的笑声便响了起来。

    “扑哧……”

    笑声不大,但在场的人却听得一清二楚,一时间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向旁边的吴辰看去。

    看到吴辰之后,当下这马神医的脸色就拉了下来,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小子你笑什么笑,难不成你觉得我师父说的不对?”马神医的徒弟愤怒的看着吴辰,那架势就好像恨不得把吴辰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没什么,有感而发而已,你们不要太在意,你们继续继续!”吴辰笑了笑,一脸随意道。

    “你……”

    对方还想说什么,但马神医却先一步站了出来,看着吴辰意味深长道:“不知这位小兄弟你是?”

    “马神医,我来和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和你之前提到过的吴辰,你别看他年纪轻轻,但一身医术却是不得了,你们可以交流一下。”孙越站出来替双方介绍道。

    “我倒是什么人呢,没想到却是一个毛都没张齐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嘲笑我师父,你知不知道我师父是谁?”

    “小子,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来这里非法行医,难不成你就不怕被抓进警察局?”

    马医师的徒弟们接二连三的嘲讽着吴辰,他们就不明白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拿来的勇气质疑自己师傅的诊断。自己师傅是谁,那可是皖南赫赫有名的保济堂堂主,被人尊称为马神医。

    “马神医,吴贤侄并没有别的意识,还请您别见怪!”见吴辰与马神医两边争锋相对,孙越赶忙站出来打圆场。

    然,就在此时,吴辰把双手往口袋里面一插,玩味道:“怎么,难道诊断错了,还不允许别人说不成?”

    “是吗?既然吴贤侄你这么说了,那不知道你对我的诊断结果有什么高见呢?”马神医皮笑肉不笑道,眸子里隐晦的闪过一抹怒意。

    “是啊,小子倒是说呀,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能说出个所以然,那你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对,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就被别怪我们不客气!”

    马神医身旁的徒弟们一个个指着吴辰冷笑道,脸上多是戏谑。

    “你们确定真的要我说?”吴辰眯了眯眼睛,玩味的眼神从马神医众人身上扫过。

    “说!”

    “既然你们这么想让我说,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说好了!”吴辰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然而下一秒之后,他气愤的声音便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