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五十章北斗逆命针
    “吴兄弟,怎么样,您有办法吧?”见吴辰蹙眉,一旁的古晨赶忙询问,目光死死的盯着吴辰,生怕他会说没办法。

    吴辰点了点头,起身道:“办法有,不过可能过程会比较痛苦,甚至用残忍来形容恐怕也丝毫不以为过。”

    “什么办法,你说!”古晨和罗琳都不由得激动的看着吴辰,古韵小丫头更是伸出手死死的拽住了吴辰的衬衣,压根就不打算放开。

    “需要将小韵膝盖处的骨头重新捏碎,然后再进行治疗,过程可能会很痛苦。”

    “捏碎?你这算什么方法,你这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啊?”

    吴辰话音一落,罗琳便挡在了古韵身前,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看着吴辰的目光颇为不善,措辞严厉道:“年纪轻轻就在外面招摇撞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把你给抓起来。”

    话音一落,便从牛仔裤中将手机掏出。

    同时,古晨的眉头亦是皱成个川字,无他,吴辰的言论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将骨头捏碎这不就等同于当年的车祸重现吗?

    顿时,吴辰便眉头一皱,不过他并未生气,因为他很清楚,作为以为母亲,听到要将女儿的双腿骨头重新捏碎,自然坐不住。

    父母的爱,是一种对儿女天生的爱,自然的爱,犹如天降甘霖,沛然而莫之能御。想来就是自己的父母听到此话,恐怕也会愤怒不已。

    “两位稍安勿躁,让我把话说完嫂子你在决定是否把我赶出去也迟!”吴辰苦笑了笑,旋即摸了摸下丫头的头,将小丫头的情况仔细分析了一下,“嫂子你是医生想来也知道,小丫头的骨头已经成型了,如果……”

    “非得要将骨头重新捏断吗?这……这之后的小韵怎么忍受得了啊!”罗琳看了一眼自己女儿,眼泪水便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嫂子你多虑了,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我可以用银针封死小韵双腿的神级,隔绝她的感知,这样小韵便不会感觉到疼痛了。”吴辰摆了摆手,“当然,在恢复过程之中,银针不可能一直插在小韵身上,到那时肯定还是会很疼的。”

    “吴辰哥哥,韵韵不怕疼的,韵韵想要站起来,想要蹦蹦跳跳,我真的可以忍受的!”还没等古晨夫妻两说话,小丫头便开口了。

    小丫头声音虽小,但却可以明显感受到她语气之中的坚定,不容拒绝……

    “吴兄弟,你……你确定用这些东西就行吗?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医院那边的器具也应该齐全一点。”

    一个多小时之后,古晨拿着几块木板和几根布条走了进来,心里多少忐忑。

    “是啊,吴主管,要不我们去医院吧,我以前是皖南市医院的医生,在那边也有点关系,现在打电话过去,他们就会给我们安排好床位的。”

    罗琳也紧跟着附和着,虽然经过吴辰的分析,知道吴辰不是所谓的江湖郎中,但眼下见其要在会所就替自己女儿治疗,她多少还是有些害怕。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倘若真的出事,那到时候可就是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用了,在会所即可,两位不需担心,等李芬妹子将需要准备的东西拿过来,便可开始替小韵治疗!”吴辰摇了摇头,话音一落,李芬妹子便端着一盘黑乎乎的粘稠物推开门走了进来,口袋里赫然放着一包银针。

    “小韵,吴辰哥哥现在要开始替你针灸,可能会有些疼,你要忍住!”吴辰从李芬手中结果银针,便俯下身子轻声道。

    “恩恩,小韵能不怕疼的!”古韵勇敢的点点头。

    见状吴辰随后便开始着手替其治疗,一根根银针被他捻起随后扎在古韵小腿上,眨眼间古韵小腿上便被密密麻麻的银针所占据,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必然可以发现,这些银针几乎每七根都呈现一个图形,赫然便是北斗七星。的确,此刻吴辰使用的赫然就是北斗逆命针,针成北斗,救死扶伤!

    做完这一切,吴辰都不禁大汗淋漓,额头之上汗珠密布。但他没有丝毫停歇,强大的真气透过他的双手迸发而出,涌进了小韵的伤口处,在强大真气的冲击之下,瞬间古韵双腿参差不齐的骨头,瞬间粉碎。

    饶是吴辰用银针隔绝了古韵对周围神经的感知,小丫头还是疼的浑身颤抖着,不过这丫头却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丁点声音,看得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心中一颤,吴辰更是朝着小丫头竖出了大拇指。

    …………

    “好了,现在让小丫头在这趟上半天吧,切记在这半点时间内不要移动她,也不要触碰到上面的银针。”

    一个小时之后,吴辰将之前李芬端进来的黑色粘稠物小心翼翼的涂抹在小丫头伤口处,随后方才直起腰,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这就好了吗?”

    罗琳显然有些不太相信,难道中医这般神奇?扎几根银针,然后涂抹一些药膏便可以让自己女儿重新站起来吗?

    吴辰点点头,不过并未多说什么,他自然清楚罗琳对于自己是心存质疑,故此他也不想多费口舌,是与否、行与不行,稍后便可见分晓。

    在包厢之中,又待了一小会儿,吴辰便和李芬妹子出来了,一踏出包厢,感受丹田之中袭来的饥饿感,他便不由苦笑起来。这次他可谓是将丹田之中真气消耗了个底朝天,恐怕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补回来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对了李芬妹子,今天我可是消耗得有点大啊,你有没有给我带红烧肉呀。”吴辰瞥了一眼俏生生跟在自己身后的李芬妹子,调侃道。

    “带了,还给你带了饭,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热好给你送去!”李芬笑道,看着吴辰两只大眼睛里充满感激,经过吴辰昨天的治疗之后,她妈竟然可以下地了,兴奋得她一夜都没有睡着。

    “真贤惠!”吴辰赞叹一声,情不自禁伸出手便往李芬脸上摸了一下。

    “吴辰哥你坏!”李芬的脸瞬间秀红,剜了吴辰一眼,随后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拔腿便跑,弄得吴辰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

    与此同时楼上正传来切割机的声音,吴辰左右无事,旋即就跑上了二楼。二楼此刻正有一大群建筑工人正在如火如荼的工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