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四十九章季家,该死
    话虽如此,但心里却同样暗暗震惊于吴辰那可怕的卜筮与术法。

    对于这术法卜筮,他也多次从父亲、母亲口中听闻一些。二老曾经和他说,他祖父除却一手可起死人而肉白骨的医术之外,还有那外人不得而知的术法。

    当年他祖父便赫然是凭借这神奇的术法,才能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救人性命。但就算凭借术法,祖父也最多只能自保罢了,符咒救人可谓是闻所未闻,况且当时自己的祖父已经是步入中年。

    然而吴辰呢,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便制出了存在于仙侠之中的符咒,这岂能令他不惊讶。

    袁月并不知道此刻自己的父亲也处于震惊之中,还以为他是因为之前自己不尊敬吴辰的行为而感到气愤,心中不禁暗暗自责,同时打定主意从今往后一定对吴辰师祖大人毕恭毕敬,不会再有半点冒犯之意。

    或许实在是觉得之前自己的行为太过分了,她想了想,便紧接着道:“爸,之前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要不我现在给师祖打个电话吧!”

    袁渊也知道女儿是诚心想要道歉,所以便拿出手机给吴辰打了一个电话。

    “师祖,我……我是袁月,今天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希望您不要见怪!”

    “怎么会,您说笑了,我怎么可能怪你呢?”吴辰被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弄得可谓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多少有些懵逼,不过很快他便意识到极有可能是出事了,随即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恩恩,我和建国再回去的路上,遭遇了人为的车祸,多亏了师祖您的护身符我和建国才能幸免于难,刚才都市我有眼不识金镶玉!”袁月将事情大概说了一下,言语之间尽是后悔。

    原本听到车祸,吴辰还有些担心,听到幸免于难悬着的心才堪堪放了下来,道:“你们没事那就好,在皖南医院对吧,明天我过去看一下。”

    挂断电话之后,吴辰站在窗口,忍不住暗自苦笑道:“看样子以后混不下去了,去天桥下算命也不失为一条谋生之路,没准还能发个大财!”

    清晨,吴辰六点半雷打不动的醒了过来,洗漱完毕之后,草草的在学校外面的小摊上吃了一个早餐,随后便向会所一路小跑而去。

    由于昨天已经答应为古晨女儿古韵医治脚的缘故,他比平时出发的时间足足早了大半个小时,避免古晨在会所等太久。以他对人特别是病人家属的了解,一旦有了希望一定恨不得立刻实现,故此古晨肯定一大早就会去会所的。

    微凉的风吹在身上,给人一种莫名的舒爽感,大半个小时之后他便出现在了金鳞会所大门口。

    由于会所正在进行赶工装修,故此这会儿会所可谓是忙碌不已,时不时的可以听到凿地、破墙的声音,装修工人来来往往,将一袋袋装修废料从会所之中运出来。

    基于时间成本的问题,林思雨并没有两层楼一起装修,而是决定先对楼上那层先行装修。待楼上装修完毕,可以使用之后,便对楼下进行装修,这样完全就可以避免会所的停业状态,不至于顾客前来没有地方可去。

    果不其然,当他一踏进会所,便看到古晨正在大厅不停地抽烟,时不时的探头朝门口看来,焦急之色显露无疑。当他看到站在门口的吴辰时,立马站起来迎了过去,“吴主管您来了?”

    “想来古总您应该等急了吧。”吴辰笑了笑,随后在古晨的带领下,便进到了一个包厢门口。走进包厢,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这小女孩生得极其可爱,皮肤水嫩白皙,一张脸就像电影里面的瓷娃娃一样,甚是卡哇伊。最引人注目的还要数那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好看得不得了。

    然而唯一可惜的是,此刻小女孩却坐在轮椅之上,一条米老鼠的小毛毯盖在女孩膝盖上。

    女孩身旁,一个与她有个七八分相像的女子坐在那,握着小女孩肉嘟嘟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想来应该是古晨的妻子无疑。

    “吴兄弟,这是罗琳,她之前是一名医生,自从我女儿出事之后便一直待在家照顾小孩了。这就是我的女儿,古韵!古韵,这是吴辰哥哥,快叫哥哥呀!”古晨介绍着。

    “吴辰哥哥好!”

    悦耳动听的童音响起,就如高山流水叮咚,令人欢欣雀跃。听到这声音,吴辰不禁心旷神怡。

    然就在此时,小女孩目光灼灼,眼巴巴的看着吴辰,幽幽道:“吴辰哥哥,爸爸说你能治好我的双腿,让我重新站起来对么?我想站起来,像小明、小浩一样在草地上踢毽子,踢皮球…”

    童音清灵,目光明亮,但话语却令人心间一颤,莫名心疼。

    古晨夫妻两眼神明显暗了一下,满满的心疼,随后古晨看了吴辰一眼,此刻显然将希望寄托于吴辰了。

    反观古晨妻子罗琳,看着吴辰目光更多的好奇和质疑,身为一名医生,虽然不是骨科医生,但她也清楚,自己女儿的骨头当时是粉碎性骨折,加上车祸后三年,正是发育阶段,腿骨都定型了,她实在是想不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什么办法,治好自己女儿。

    倘若眼前的吴辰是个行医多年的老医生、老教授她多少还会抱这希望,但吴辰却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她顿时便失望了。

    “你爸爸说的没错,韵韵你放心,哥哥一定会让你重新站起来的,不过在这之前韵韵你先让哥哥看看你的脚好么?”吴辰摸了摸小丫头的头,温声道。

    “我…我的脚好难看,吴辰哥哥你…你真的要看吗?”古韵眼神躲闪,小手死死的按在小毛毯上,语气低沉,今人蓦然心疼。

    “没事,等哥哥帮你治疗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吴辰蹲下身子将小毛毯拿了起来,今天古韵穿着一条小公主裙,他轻轻的将裙子掀到她的膝盖处,顿时凹凸不平、狰狞、渗人的伤口便暴露在外面。

    与古韵脸上光滑白皙的皮肤相比,膝盖处疤痕密布,就好似被针线缝缝补补起来的。

    手轻轻的拂过古韵的伤口,可以很明显感受到骨头在硌手,定眼一看,发现小韵双腿处的骨头横七竖八、有几处甚至用不了多久极有可能会将皮肤都捅破。

    “季家,当真该死!”吴辰眸子里闪过一道渗人的凶光,这会儿他都感觉昨天打断季风那小子两条腿算轻了,这种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人渣,就应该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