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四十八章神仙一样的人物
    “敢杀我的兄弟,这就是你的下场!”看着已经开始漏油的奥迪汽车,刀疤脸狰狞的冷笑了笑。

    “老大,要不要我上去再给他两刀,没准他命大躲过去了,我们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刀疤脸身后的年轻人说道,话音一落,一把闪烁着凌冽寒光的匕首便出现在他手中,只见他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一步步朝着奥迪车走去。

    “不要,不要过来!”此刻,奥迪车内,袁月正瞪大眼睛看着年轻男子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猴子,你给我回来!”就在年轻人快走到奥迪车旁边,刀疤脸不容置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可色鬼……”

    年轻人还想说什么,但却直接被刀疤脸打断,“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我们一定不能引起警方的注意!要是他还没死的话,任务完成之后,我们要杀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年轻人没再说话,点点头随后便紧跟着中年男子上了卡车,一骑绝尘,直接消失在了十字路口。此时还处于清醒状态的袁月赶忙拿出手机求救……

    …………

    “月月,怎么样了,建国他没有事情吧?”

    “妈,你们没事吧?”

    皖南医院,120急症中心,袁渊一接到电话听说女儿女婿出车祸了,火急火燎的便赶了过来,当看到袁月头上,手上都裹着纱布的时候,担心不已。

    “我倒是没事,就是你爸现在还在里面呢!”袁月忧心忡忡的往病房里面看去,急得那眼泪水稀里哗啦的就往外面流。

    “月月你被担心,见过吉人自有夭相,肯定会没事的肯定会没事的。”袁渊和李月英都是医生,当透过玻璃看到仪器上先是女婿一切生命体征正常的时候,悬着的心才堪堪放了下来,坐在椅子上,安慰着女儿。

    “妈,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怎么会出车祸?”唐米米忍不住问道,她对自己父亲恨了解,开车一直以来除非上高速否则速度绝对不会超过五十码,这种速度怎么可能会出车祸。

    “是有人蓄意谋杀!”

    “什么?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唐米米顿时脸色大变。

    “一个刀疤脸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年轻人,他们开着重卡疯狂的向我们撞过来。把我们撞飞之后,那个年轻人还想拿刀把我和你爸杀了,说是你爸杀了他们的兄弟。最终那个刀疤脸说什么任务要紧,不宜得罪警察,所以才离开了!”

    袁月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回想起刚才在车中的场景,原本恢复了几丝血色的脸颊再度变得苍白可怕,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她感觉自己是真真切切的从鬼门关门口走了一遭了。

    “混蛋,竟然想要杀我爸妈,老娘一定要亲手把他们给抓起来!”唐米米咬牙切齿,打了一下招呼以后,转身便离开了,直接往警察局赶去。

    正在值班的警察一听,自己局长竟然遭到了罪犯的蓄意谋杀,顿时整个警察局都动了起来,甚至直接惊动了皖南市市委。

    毕竟这可是一名公安局局长,常委班子里面人物,眼瞎竟遭到了报复,险死还生,他们怎么可能不重视。一时间,警察局、武警可谓是统统出动,在各处交通要道进行设卡,按照袁月提供的信息,进行全方位的排查,一时间整个皖南可谓是风起云涌。

    “医生,我老公他怎么样了,他没事吧?”病房门打开,医生在护士的簇拥下从病房之中走了出来。见状袁月他们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迎了过去。

    “袁老师,李老师!”

    医生显然认识袁渊夫妻两,笑着和两人打了一声招呼后,道:“大家不要担心,病人并无生命危险,只是因为之前车祸的剧烈碰撞,导致了大脑受到冲击留有淤血,现在陷入了昏迷状态。等淤血消散之后病人便会醒过来,最迟明天早上便可以醒过来!”

    “那就好那就好!”袁月赶忙点头,喜极而泣。

    “不得不说,两位真是吉人自有天佑啊,你们是不知道,当时我们坐着救护车到现场的时候,几乎认定绝对不可能生还者,但没想到两位竟然只是被轻微的擦伤和碰撞,正是吉人自有天佑呀!”医生感叹道。

    医生随后和袁老寒暄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将病房让给了他们和病人独处。

    “老头,你检查得怎么样了?”

    病房里面,袁渊正在提唐建国把脉,仔细观察着女婿的情况,眉头时而凝重时而舒展,看得一旁的李月英和袁月那是提心吊胆。

    “和小李说的一样,现在就要看淤血消散的速度了!”

    小李赫然是刚才离去的医生,曾经也在中医院实习过,算得上是袁渊半个学生了。

    “恩恩!”袁月点点头,随后便拿起盆,装了点水,给唐建国擦拭一下那满是血迹的脸。然而当她擦拭到唐建国胸口的时,却忍不住皱了皱眉。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望向父亲,“爸,这吴辰……不这师祖到底是什么人啊?”

    “月月你怎么突然这么问啊?”李月英反问一声,被女儿这不合时宜的问题,略微问得有些纳闷。

    “见过身上的护身符烧焦了,我亲眼看他带上去的,之前还好好的!”袁月解释道,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这次自己夫妻两的命就好像是捡回来的一样。之前的那一幕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大卡车行驶在道路上哪怕是当时她坐在车里面,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大地在震动,紧接着车头撞击在了车门上,车子直接飞了起来。

    当时她真的感觉自己肯定碾成肉泥,就算好看一点肯定会被挤扁了,然而他们竟然只是受到一些皮外伤和脑淤血。

    此时,她更是情不自禁的回想起赶过来的消防员将车门切割开来说的话。

    “在重卡的撞击之下,车门中间非但没有凹陷进去,反而凸出来了,感觉就像有个保护罩一样,太匪夷所思了。”

    在现场的时候,她多少有些生气,毕竟自己可是出车祸了,身为救援人员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明白是在诅咒自己吗?

    然而现在回想起来,事情的确匪夷所思,甚至她依稀记得,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貌似眼前曾有一道白光闪现。

    “老头子,师叔祖不会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吧?”李月英听完女儿的讲述,也是惊讶得不行。

    “现在知道喊师祖了,早干嘛去了,当初师叔祖让你带着附身符,你偏是不听!这下才知道师叔祖的好是吧?”袁渊板着脸训斥着,“我告诉你们,师叔祖的能耐压根完全就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