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四十七章应验
    “大凶之兆,你才大凶之兆呢,有你这么诅咒我爸妈的吗?”还未等吴辰把话说完,从楼上走下来的唐米米便毫不客气的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这是我闲暇时候做的五个护身符,你们带着,且不说报什么平安,纯粹就让自己心安一些。而且这护身符也有净化心灵、消除疲惫的作用,总之以防万一嘛!”吴辰压根就没有搭理唐米米,从口袋中掏出了五个由符纸折叠而成的护身符,递到了唐建国的手中,意思很明显,一人一个的意思。

    这些护身符是在上次经历过孙浩程那件事情之后,他特意备上的,不仅在上面划下了一道消灾解难福,甚至还耗费不少灵气再添制了一张金刚护体符,有了这一张符,抵挡一些无妄之灾绰绰有余。

    当时他也制符就是为了能够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现在倒是用上了。

    “谢谢师祖!”唐建国郑重其事的接过护身符,略有深意的看了吴辰一眼。虽说唐建国是个国家公务人员,本不应该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但从警十数年,他也碰到不少无法用常理去形容的事情。

    正如吴辰所言,信与不信另说,反正就是一个护身符,戴在身上也无妨,保个心里上的安慰。

    而且他最近自己的确是有些心神不宁,特别是想到今天击毙犯人不甘的狰狞眼神,心里没有的慎得慌,于是赶忙将手中的平安符分给众人。

    “谢谢师祖!”袁月将符收了起来,嘴上虽然说着感谢,但从她的神色上却可以明显看出,她压根没将护身符给放在心上。接过之后便往包里一放,那模样简直就和将不需要的东西扔到杂物间一般无二。和袁渊夫妻两郑重其事的挂在脖子上可谓是截然相反。

    反观唐米米拒绝的更是彻底,压根接都不接,把二老气得那是直跺脚,袁老头更是吹胡子瞪眼,但愣是奈何不了自己这鬼灵精怪的外孙女。

    “算了,就一个平安符而已,信则有不信则无,袁老头你们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吴辰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在僵持下去了,不过他这看到李月英手里面拽着的那枚多余的平安符,心里多少有些滴血呀,心想不要你早说,早说我就不拿出来这么多了,真以为这不要钱的呀。

    “哼!”见吴辰开口了,袁渊的脸色才好看不少,冷哼一声,摆过头,便准备送吴辰出门。

    “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们进去吧!”见袁渊他们要送自己出去,吴辰赶忙摆手。

    “行,那让建国把你送出去吧。”袁渊也不客套,朝着女婿看了一眼。

    见状吴辰也没有再推迟,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小区门口,唐建国还特意给吴辰拦了一亮计程车。本来吴辰是打算走着回去的,毕竟以他的速度,回到学校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不过既然是唐建国的好意,他也不好推辞。

    “唐局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回去还是劝劝她两人把平安符戴在身上吧,特别是袁月!”临上车之际,吴辰再度叮嘱道。

    毕竟袁月是袁渊的女儿,也算的上是自己的后辈,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陷入危险之地。话已至此,她们信与不信,那就是她们的事情了。

    “好的,我回去一定让她们戴上!”唐建国点点头,打定主意,回去之后就让妻子和女儿把平安符给戴上。

    “月月,师祖给你的护身符你没扔掉吧?”车上,正开着车的唐建国瞥了妻子一眼,询问道。

    “放包里了,怎么?难不成你也相信他说的我们会有血光之灾?”袁月皱了皱眉,不悦道:“建国,你好歹也是从公安大学毕业的,难不成你也相信这些牛鬼蛇神的东西?”

    “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唐建国苦笑了笑。

    “要信你去信,反正这东西我可不会去戴!”袁月没好气道,紧接着一脸担心道:“真不知道爸妈他们怎么想的,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师叔祖,建国你说爸妈他们会不会被骗了呀?”

    其实这个担心自她第一眼看到吴辰就有了,不过碍于当时的情况,和爸妈对吴辰的态度,不好说出来罢了。

    “这怎么可能,吴辰的来历我之前就已经调查过了,绝对不会是什么骗子,不过岳父和他到底有什么渊源我倒是不太清楚。”

    “行,只要不是骗子就行!行了,我有点困,今天早上起太早了,我靠会儿,到家了你叫我哈!”袁月说了一声,随后便靠在椅子上小憩着。

    见状,唐建国不禁苦笑,随后便握紧方向盘,聚精会神的开车。由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路上并没有什么人,所以很快他们便来到了距离自家小区门口不足百米的红绿灯。

    正好此时是红灯,虽然这会儿两边并没有车,不存在突然冲出车辆的可能,但唐建国还是将车子停了下来,毕竟现在已经都到家门口了,急也不急于这一时。

    不得不说,这一路上他多少有些心思不宁,从警二十年来他还从未有这种感觉,特别是回想起今天那名嫌犯的狰狞面孔,他更是觉得不寒而栗。不过现在已经到了家门口,那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恰巧此刻绿灯了,唐建国旋即便准备松开刹车,踩下油门。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右边的突然射出两道刺眼灯光,射到眼睛上,顿时唐建国连眼睛都睁不开,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袭上心头。

    定眼一看,一辆重卡正停在距离不足五十米处,车上明显坐着两个人,紧接着柴油发动机那轰鸣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震耳欲聋。

    紧接着只听到刺耳的轮胎抓地声,只见那重卡急速往这边撞击而来,庞大的轮胎压在水泥地上,水泥地都紧跟着震动了起来。

    “月月小心!”眼见着大卡车轰隆隆的往这边冲来,唐建国惊呼一声,解开安全带,不顾一切的就往袁月身上扑去。

    “怎么了?”袁月有些纳闷的睁开眼,但当她看到右边冲过来的重卡时,顿时止不住的尖叫了起来。

    随后便将眼睛紧紧的闭上,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了!

    “嘭!”

    重卡直接撞在了奥迪车上,奥迪车当下便凹陷了下去。与此同时,一道无法用肉眼看清的虚无光罩从唐建国身上散发开来,化为一个水泡,将两人笼罩起来。

    在强大的冲击力之下,小车直接飞了起来,在空中凌空翻腾两周半,随后直接掉进了旁边的水沟之中,车轮胎飞了起来,掉在马路上,滚个不停……

    此时,两个人从重卡上跳了下来,其中一人脸上有着一道狰狞的刀疤,刀疤从额头直接拉到下巴,看起来甚是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