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四十六章血光之灾
    “妈,外公外婆他们有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呀?”二楼房间的床上,唐米米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都因为多次上厕所的缘故,导致眼中去岁,开始起死皮。

    不得不说,这商家正实诚,这酒才喝不过半个小时,唐米米就足足跑了七八趟的厕所,果然是超强泻药呀。

    “你外婆已经下去想办法了呢,”坐在床边的袁月看到女儿那苍白的脸,心疼的要命。

    而就在此时,楼梯口传来阵阵脚步声,见状两人都不由得大喜,然而定眼一看,不是吴辰又会是谁。

    “混蛋,是谁让你进来的,你给老娘滚出去!”一看到吴辰,唐米米就怒了,拿起床边的枕头就往吴辰脑门上砸去,

    “我要是在不给你针灸,你就要拉虚脱了!”吴辰一把抓过枕头,没好气道。正好此刻袁渊拿着银针走了进来。

    “哼!”唐米米冷哼一声,摆过头不去看吴辰,但任谁也看得出,她这明摆着就是妥协了。

    虽然现在唐米米恨不得弄死吴辰这丫的,但奈何那种蹲在厕所爬不起来的感觉实在是太过难受。

    见状吴辰也不说话了,打开装着银针的布,一根根长短不一的银针顿时出现在众人眼中,密密麻麻足足有着五六十根,看得唐米米那是头皮一阵发麻,想到这一根根银针到时候可能会插进自己身体,她更是头顶直冒冷汗。

    将银针消毒之后,吴辰便捻着几根银针走到唐米米面前,“好了,讲你的衣服撩起来吧。”

    “混蛋,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一听吴辰竟然要自己把衣服掀起来,在自己家竟然还敢占自己便宜,顿时就怒了。

    闻言,吴辰不禁满脸黑线,颇为无语道:“怎么,你不把衣服掀起来,难不成让我隔着衣服下针不成?如果你这么相信我的技术,那我也不介意。不过到时候要是扎错了穴位,把你弄成半身不遂可不要怪我。”

    一听这话,唐米米也不敢说话了,貌似真的是自己想歪了!

    “死丫头你在想些什么东西呢。”袁月不禁摇了摇头,随后朝着吴辰尴尬的笑了笑,帮着自个女儿便将小腹处的衣服掀起。

    唐米米的小腹平坦光滑,肌肤白皙,着实让人想摸上一把,一时间让吴辰仍不住多瞥了几眼。

    不过很快他便收敛心神,手起手落,一枚针已经迅速的扎在了唐米米精致的小肚脐眼附近。

    “疼,你……你轻点!”唐米米出人意料的竟然叫疼,这让吴辰多少有些意外,打起架来那么勇猛的女汉子竟然会叫疼,这……一时间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混蛋,你给老娘等着,老娘和你没完!”这一幕自然没能逃过唐米米的眼睛,竟然敢笑话自己,她提起脚就往吴辰胸口踹去。

    “不想残废你就别乱动!”吴辰眼睛也不眨一下便将她的小脚丫子抓在了手里,光滑冰凉,让他情不自禁的捏了一下。

    似乎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唐米米也不敢再乱动了。但感受到吴辰的的大手竟然时不时的从自己光滑小腹上划过,她可谓是又羞又怒。心里打定主意,一旦吴辰给自己扎完针,没有任何效果的话,她一定要和这丫的拼命,这可是她第一次啊,第一次清白身子被一个除却他亲人之外的男人看到。

    然而很快唐米米便觉得自己的肚子袭来阵阵凉意,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向厕所方向冲去。但很快,小腹处便又袭来一股淡淡的暖意,随之,这股暖流便变愈发的明显,一时间原本有些闹腾的肚子顿时就风平浪静,竟然她有种莫名的快感。

    很快,随着银针上袭来的阵阵暖流,唐米米觉得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不再像之前那样浑身无力,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怎么样了,师叔祖?”袁渊见吴辰停下来手中的动作,旋即开口问道。

    “已经差不多了,不过这两天还是不乱吃乱喝什么东西,不然没准还会复发!”吴辰笑了笑道。

    听到这话,唐米米立马就恶狠狠的瞪了吴辰一眼,心想,难道一语双光老娘就听不懂不成?

    “瞪什么瞪,你还好意思瞪,要不是师叔祖以德报怨,你恐怕这会儿都拉虚脱了!”袁渊没好气的骂了一声,对于这个古灵精怪的外孙女他也是颇为无奈。

    见状吴辰笑了笑,五分钟之后,吴辰便将银针一根根从唐米米的小腹上取了下来,随后便跟着袁渊一行人下楼了。正好李月英已经装好了糕点瓜果,于是众人便开始坐在藤椅上闲聊着。

    吴辰也是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场景了,一时间竟然有些想家了,心里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快点赚些钱,早点找个机会回家一趟,看看父母,看看妹妹。

    闲聊了大半个小时之后,吴辰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便准备告辞,但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眉头却是忍不住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吴……师祖,我和袁月脸上难道有什么不妥不成?”见吴辰皱着眉头,目光来回在自己和妻子身上打转,唐建国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你们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吴辰一本正经的问道。

    因为就在刚才向唐建国和袁月两人告辞的时候,吴辰突然看到袁月印堂暗淡,呈现灰黑色,显然有血光之灾、意外灾祸。而当他看向唐建国的时候更是吓了一大跳,此刻唐建国鼻梁之上赤筋显现,这俨然是即将遇到生死攸关的大难边缘。故此他才会有刚才那么一问。

    按理说唐建国身为警察,正气、杀气兼具,再加之有国运护体,魑魅魍魉压根不敢靠近,但此刻他却赤筋显现,显然是有人要故意置他于死地。

    唐建国夫妻两被这么一问,略显有些迟钝,半晌后唐建国才笑了笑道:“师叔祖,你又不是不知道,做我这行的,会得罪的人肯定不少?”

    停顿了几秒后,他又紧接着道:“不过最近我的确是碰到了一个奇怪的案子,好几名女大学生被强暴致死,我们千方百计才抓到了一个嫌疑人,那嫌疑人竟然暴力抗法手里面还有枪,重伤了我好几个手下,最后被我们击毙当场,想来那人应该极有可能还有同伙存在。”

    闻言,吴辰点点头,“我看你和袁月的面相皆是大凶之兆,我建议你们接下来的一个礼拜,你们最好不要出门,否则极有可能灾祸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