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四十二章尴尬的辈分
    “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自己把自己的手打断……”吴辰冷冽的声音响起……

    “我们选第二条我们选第二条!”两名跟班急忙道,自己把自己的手打断,这个恐怕就是个正常人就不会选,他们又不傻,自残干嘛。

    然而当他们说出这话的时候,他们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抬起头看向吴辰,只见吴辰脸上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既然你们选择第二条,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替你们把两只手都打断好了。”

    听到吴辰的话,两人如丧考批,赶忙说道:“不不不……我们选择第一条,我们选择第一条!”

    话音一落,他们也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就像疯了一样从地上窜了起来,跑到旁边捡起地上的石头,疯狂的往自己手上砸去,两道惨叫声应声响起。随后他们便眼巴巴的看着吴辰,生怕吴辰一个不满意再度对他们出手。

    “带着地上这团垃圾给我滚!”吴辰没有废话,指着昏死在地上的季明。

    两人见状忍着剧痛将地上的季明给拖了起来,不过等他们走两步,吴辰的声音便再度响了起来,“对了,听说他还有一个叫季风的爹是吧,替我转告他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想要报仇,尽管来找我,我不介意再动动手!”

    话音一落,吴辰便直接转身,看了一眼林思雨,道:“林总,再过两个小时差不多天就快要黑了,我们差不多回去吧?”

    林思雨点点头,按了一下钥匙,直接将玛莎拉蒂的车门给打了开来,向古总寒暄几句便直接坐了进去。

    吴辰紧跟着和古晨寒暄了一下,然后便来到了车旁,不过刚想进去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冲着古晨道:“古总,我对医术略有涉猎,但今天的确是有事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将你女儿带到会所,我帮她看看,或许能帮上一点小忙。”

    “好的,我明天就带我女儿去会所!”古晨赶忙道,虽然之前看过很多医生都对自己女儿的腿无计可施,但他相信吴辰不是一个无得放矢的人,心中不由得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焰。

    ………………

    乘坐着豪车玛莎拉蒂,很快两人便回到了市区,本来林思雨是打算请吴辰吃个便饭的。

    不过很快便响起之前吴辰打电话的时候,便提及晚上要去赴宴的事情,于是就此作罢,不过她还是将吴辰给送到了中医院家属楼附近,而袁渊的家则是在中医院的家属楼里面。

    依照袁渊之前告诉他的地址,他很快便来到了袁渊家门口,原本吴辰还以为会是楼房,未曾想却是一栋八九十年代的二层小别墅。

    不过很快吴辰便释然了,皖南中医院前身就是皖南高干养护院,既然是国家干部的疗养院,有小洋房也不奇怪。再说了,自己便宜徒孙好歹也是一院之长,倘若让他住什么楼房,岂不是太掉价了。

    “袁老头?”推开院子门,吴辰便冲着屋子里面叫了一声,这会儿已经五点多了,想来袁渊应该从医院回来了。

    话音一落,一个带着围裙的小老头便激动的跑了出来,手上甚至还拿着大蒜,这不是袁渊又会是谁。

    “师叔祖你怎么自己来了呀,我还准备给你打电话,让人去把您给接过来呢。”袁渊将大蒜搁在一旁,手往围裙上擦了擦,便迎着吴辰进屋了。

    “我自己有手有脚,要人接干什么。”吴辰笑了笑,往大厅看了一眼,问道:“家里难道就你一个人?”

    “都还没回来呢,不过我已经给他们打电话了,不消多久就会过来。菜我已经都准备好了,只等老伴和闺女回来就可以炒了,师叔祖您应该不饿吧?”袁渊给吴辰沏上了一壶好茶,紧接着问道,脸上多少有些尴尬,因为他没想到吴辰竟然会来得这么快,这弄得他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没事,是我来得太早了,正好我们也可以聊一会儿!”吴辰轻抿了一口茶,笑了笑。

    袁渊点点头,显然也正有此意,袁渊先是把马家和云川的事情说了一下。马诗淼显然是已经送到了火葬场,而云川则直接被马家带走了,究竟什么下场恐怕用脚趾头也想得到。

    其实对于这些就算袁渊不说吴辰也知道,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提过这件事情之后,两人便直接将其抛之脑后,随后袁渊便开始询问医术上面的东西。

    但凡袁渊发问,吴辰几乎都是随口道来,很多在袁渊脑海之中困扰他许久的一些医学上的问题、亦或是疑难杂症都一一被吴辰所解答。

    时间在这一问一答中,一个小时就这么匆匆的过去了,不过沉浸在浩瀚医学知识之中的袁渊却浑然未觉,依旧精神抖索,孜孜不倦地问这问那,仿若一位求知若渴的莘莘学子。

    而吴辰也不厌烦,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尽数道出,替自己这位便宜徒孙解答。

    就在两人相谈甚欢之时,一个与袁渊年纪相仿的女人走了进来,当看到吴辰时显然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走到袁渊身边,道“老头,这位就是你一直和我提的忘年交的小友吧?”

    其实女人时知道袁渊一直都称呼吴辰为师叔祖的,但面对年纪和自己外孙女一般大的吴辰,让她开口叫师叔祖,她多少有些开不了口,故此便以忘年交、小友相称。

    忘年交、小友,这两个词用来形容吴辰和袁渊的关系的确很是恰当。

    然而袁渊听了就不乐意了,立马吹胡子瞪眼,对着自己老伴愤怒道:“月英,你怎么说话呢,我都和你说过,这是师叔祖,不是什么小友。”

    袁渊突然的发飙,着实把李月英给吓了一大跳,要知道和袁渊结婚几十年了,俩人一直以来都可谓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别说是这么严肃的训斥自己,就是日常拌嘴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眼下这……

    看到这一幕,吴辰赶忙站出来,道:“袁渊,我们的关系各论各的便可,不必将家人牵连进……”

    “不行,她是我袁渊的妻子,便是我袁家的人,礼不可废,她必须跟着我一起称呼您师叔祖。”

    然还未等吴辰把话说完,袁渊便罕见的将他的话给打断了,语气极其强硬,压根就容不得半点商量。

    随后还不忘朝着自己老伴吹胡子瞪眼,俨然一副你不叫我就和你没完的架势。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小孩,说得恐怕就是眼前的袁渊了。

    “这……”这下就连吴辰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