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治疗
    “虽然你气息内敛,但你也不要忘记我是一名医生,而且是一名中医,望闻问切,貌似想要知道你身体的异状并不难吧?”吴辰嘴角扬起一抹自信,血玉瞳的秘密就是至亲他都不会透露,更不消说眼前这位神秘的女人了。故此他便将一切推脱到自己的医术之上,信与不信与他并无关系。

    李夕颜目光凝重的看着吴辰许久,显然对于吴辰的话半信半疑,不过她清楚,吴辰并不是她的敌人,旋即将寒光闪闪的软剑收了起来。

    “你的内劲虽然可以将另一股邪恶内劲压制住,但如果不及时将其驱除。我敢保证,不出半月,邪恶内劲必然会疯狂的反噬,而你也就不在是下半身经脉被破坏了,极有可能内劲攻心,暴毙而亡!”吴辰皱了皱眉,看着李夕颜将事情的严重程度一一道出。

    李夕颜沉默,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这段时间她能够清晰感觉,体内那股邪恶的气劲反弹越发严重,甚至很多时间她都不禁力不从心。

    “你真有办法替我驱除体内那股邪恶气劲?”李夕颜抬头望向吴辰,不过可以从她那双眼睛之中看出,她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体内的邪恶气劲,非内劲巅峰高手不可驱。

    而吴辰,年纪与丫头相差无几,那怕是天资再如何聪慧,恐怕以短短二十载的时间也不可能成为内劲巅峰高手吧。

    “办法是有,不过就不知道你能否接受治疗的方式!”吴辰点点头,不假思索道。对他而言,想要驱除这邪恶的近期完全没有什么难度,直接运转天道诀将其吸收即可。

    天道诀有容乃大、完全可以包容其他类型的气劲。这邪恶气劲看似恐怖,破坏力极其强大,但对于修炼了天道诀的吴辰而言,他就相当于自己体内真气的养料罢了。

    饶是李夕颜一向镇定自若,此刻一双眼睛里也不由闪过一丝骇然,显然她没想到吴辰的回答竟会如此之干脆。看了吴辰一眼,发现吴辰浑身上下流露着十足的自信,能有这份自信那自然刚才的话显然不是假话。

    想到能够驱除自己体内的邪恶真气,李夕颜心中甚是欢喜,但很快又不由得黛眉紧皱。

    中医治疗,针灸首当其冲,倘若要针灸的话,自己岂不是下身要空荡荡的。这要是丫头来做,自然没有什么,但眼前却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认识还不到半个小时的男人。自己的处子之身真要是让一个男人看去了,那……

    但一想到吴辰能够驱除自己体内的邪恶气劲,她又不由得左右思量起来。

    “如果你仍有芥蒂的话,你可以穿一套再薄一点的睡衣,我可以隔着睡衣进行针灸。当然,针灸期间触碰再说难免。”吴辰见她摇摆不定,旋即想了一个折中之法。“如果你仍旧不愿意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吴辰之所以会再度解释,一来是因为对方是李芬妹子的亲人,虽然并不是母子,但从李夕颜对李芬关心的神色来看,两人关系绝对不一般。倘若李夕颜当真有什么意外,那李芬肯定会难过死的。

    二来,吴辰很想将留存在李夕颜体内的邪恶气吸收,这样一来,他的实力绝对可以在上提升些许。

    当然,他也有点怜香惜玉的心思,像李夕颜这般风情万种的女人就这般死去,那多可惜呀。

    “好!”

    话已然说到这个份上了,李夕颜自然不会在犹豫了,点点头。

    随后吴辰便出去,将李芬换了进来,替李夕颜换上了一套粉红色的纱裙。

    重新回到房间之中,吴辰便看到一条美人鱼静静的躺在床上,薄如轻纱般的纱裙根本就挡不住李夕颜那诱人的春光。

    饶是进门之前吴辰暗暗告诫自己自己是一名医生,切莫胡思乱想,但震荡他看到眼前这时隐时现的村光,他还是忍不住口干舌燥,浑身燥热。

    “小色狼!”李夕颜是谁,她可是一名堂堂的暗劲感受,虽然不能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当一双火辣辣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身体,她还是可以察觉到的,一时间那冰冷的俏脸情不自禁的泛起了红霞,三十多年都未曾有过的莫名羞涩感,接连不断袭上心头。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吴辰自然也发现了李夕颜的异样,于是心中赶忙默念冰心诀,将脑海中的邪念驱除,随后他便来到床边,右手往旁边一探出,一根银光闪闪的银针出现在他手中,银针颤动不止,隐约之间竟可以听到那嗡嗡之声。

    “这是传说中的颤针!”

    闻声,李夕颜也忍不转过头往吴辰看去,当看到银针在吴辰双指之间颤抖不止之时,忍不住低声惊呼。

    “这才是颤针,等下还有你惊讶的呢!”

    听到李夕颜的惊叹声,吴辰脸上忍不住扬起一抹得意之色,随后开口道:“由于邪恶气劲已经入侵到了你浑身上下,所以针灸需要从你头部开始,将其汇于一处,最后才将其驱除。

    待会儿,散布在你体内的邪恶气劲必然会在你经脉之中乱窜,你切记不可运转你的气劲去抵抗,否则将会功亏一篑。”

    话音一落,吴辰便开始聚精会神的针灸,一根有一根的银针被他捻起,随后再落下,没一会儿,李夕颜的头上,背上便层次不齐的多了数十根银针。

    “恩……”由于邪恶气劲在李夕颜浑身经脉四处乱窜之故,而且她也不能用自己的气劲进行抵抗,身体浑身上下袭来的疼痛让她黛眉紧皱,俏脸苍白、毫无血色。

    这气劲冲击经脉的疼痛那怕是铁打的汉子都会忍受不了,但李夕颜却一直紧咬牙关,忍受着体内袭来的阵阵疼痛。但是由于实在是剧痛难忍,一道道闷哼之声从她檀口之中发出。

    原本她不紧咬牙关还好,此刻紧咬牙关,那闷哼之声竟然与那种声音相差无几。传到吴辰耳中简直就是裸的折磨,那怕眼下吴辰强忍着让自己集中注意力,但魔音灌耳,他还是忍不住三心二意,心猿意马。

    一时间原本此时应该放在李夕颜小腿处的手,竟然情不自禁的放在了对方的臀部之上。虽然李夕颜腰部受到了重创,一直以来不是坐在就是躺着,但臀部弹性却依旧十足,那怕是隔着轻纱吴辰仍旧可以感受到对方臀部皮肤的光滑以及那十足的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