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美人高手
    李夕颜笑了笑,并未接话,但从她的眉宇间却可以看到一丝淡淡的忧愁。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吴辰忍不住心中一痛。

    李夕颜没有接话,房间内的气氛莫名的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而就在此时李芬妹子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两只大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吴辰,道:“吴辰哥,我之前按照你教给我的针灸方式给我妈针灸,我妈说有些效果。我知道吴辰哥你医术高超,你能不能帮……帮帮我妈?”

    “当然可以,只要伯母不介意!”吴辰笑了笑,随后转而看向李夕颜。由于李夕颜是臀部一下都瘫痪,一旦要针灸,必然需要触及一些部位,所以自然需要征求李夕颜的同意。

    不过这些话他并未明说,想来之前李芬既然已经针灸过了,想来也知道这些。

    “妈,他就是那个会所对我很好,然后医术还很高超的吴辰。”李芬指着吴辰,介绍着,也许是怕李夕颜不同意,又立马道:“而且我还亲眼看到……”

    “亲眼看到他以神乎其神的针灸之术救病人于危难之中对吧,好了傻丫头,这话你已经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说过了。”李夕颜纤纤玉指在李芬额头上轻轻一点,随后再度将目光落在了吴辰身上,道:“吴辰是吧,丫头没少在我面前提你,一说起你她便兴奋得不得了。”

    “那有!”听到这话,李芬脸上闪过一抹莫名的秀红,娇嗔一声后便低着头,根本不敢和吴辰的目光对视。

    看到这一幕,李夕颜笑了笑,但眼睛深处却闪过一抹凝重,因为她发现面对眼前这个年仅二十出头的吴辰,她竟然看不出丝毫深浅。在她眼中,吴辰就好似汪洋,深不可测。

    “阿姨,我其实是中医院的学生,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一名医生,不需要忌讳这么多。当然,如果伯母你实在有所避讳的话,那我也可以替伯母你开一记药方,每日按药方煎药服之,便可以达到活血的效果。不过这耗时略长,而且由于伯母身体情况我并未具体了解,所以无法保证能否痊愈。”

    吴辰见李夕颜略有些疑虑,便认为她是在忌讳男女之别,旋即解释了一下。换做别人他肯定不会说这么多,但这毕竟是李芬妹子的母亲。

    也正是因为李夕颜是李芬妹子母亲,也是自己长辈的缘故,故此吴辰并未利用血玉瞳诊断李夕颜病症。

    “算了,还是看一下吧,医者仁心,此刻自己是医生,她是病人!”为了确定李夕颜的病症,吴辰旋即运转血玉瞳,顿时他那乌黑的双眸之中一道亮光闪过!

    李夕颜虽然知道眼前的小伙子医术通神,但她从始至终就没有让吴辰治疗的想法。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伤,根本就不是普通医生能够救治的。

    然,就在她准备拒绝之时,吴辰的声音旋即响起,“伯母你的伤不是车祸造成的对吧?”

    此言一出,李夕颜身上的气势突然一变,一股莫名的压力从她身上迸发出来,宛若星辰般的眸子里闪过一道亮光。

    “这……”林振国同样是一惊,从李夕颜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竟有让他有种心颤的感觉,一时间看着李夕颜的目光一变再变。显然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曾经风靡皖南的第一美女竟然会是一名暗劲高手。

    偌大的皖南,暗劲感受绝不超过一手之数,这些暗劲高手几乎无一不是四五十岁。然而眼下这……

    “吴辰哥,我妈的伤不是车祸造成的那会是什么造成的啊?”李芬一脸不解的看着吴辰,显然没明白吴辰突如其来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吴辰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李夕颜。

    “丫头你先带着这位先生出去吧,让你吴辰哥留在房间里给我针灸治疗,有什么事情等下再和你说吧。”女人饶有深意的看了吴辰一眼,继而回头对身边的女儿说道。

    “哦,好!”李芬嘟了嘟嘴,随后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银针,“吴辰哥,这是银针!”

    将银针放在桌子上,随后便不情不愿的便出去了。

    林振国虽然很好奇,不过也知道这地方不是自己能待着的,于是紧跟着李芬也出去了。

    于是乎,房间内便只剩下了李夕颜和吴辰两人,两人大眼瞪小眼,相互看着。

    真可谓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使用血玉瞳之后,吴便彻底将李夕颜洞穿,同时也知道了不少秘密。

    “吴辰,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芬、林振国前脚将房门关上,李夕颜冰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那双美眸迸发着凌然的寒意。

    “我要说普通人,你会相信吗?”吴辰苦笑,难怪他之前略有略无的感觉到李夕颜身上散发着一股莫名的气息,原来眼前这位是一位实打实的暗劲高手,倘若后腰之处没有遭受重创的话,恐怕就是三个金叔加在一起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你觉得呢?”李夕颜反问一声,脸上的寒意丝毫不减。

    “我觉得你肯定不会相信,不过我也很好奇,你明明还是个处子,怎么就成了李芬妹子她妈呢?眼下我是应该继续叫你伯母,还是换另外一种称呼呢?”吴辰双手抱胸,饶有兴致的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丫头到底是和目的?”闻言,李夕颜脸色再度一变,眼中杀机更甚,接连发问。

    话音一落突然出手,一把寒光闪闪的软剑被她从床下抽出,锋利的剑尖就好似灵蛇一般直取吴辰。

    快若奔雷,动若脱兔,眨眼间的功夫便来到了吴辰脖子处,出手便是杀招!

    “我说了,我只是个普通人,并无恶意,你完全犯不着如此!”

    吴辰一个闪身躲过了锋利的剑芒,道:“而且以你现在的状况,贸然动用气劲只会导致你体内那股邪恶的气劲反噬,如果你不想被那邪恶气劲反噬而死的话,我劝你最好放下你手中的剑。”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李夕颜看着吴辰的眼神越发惊骇,自己明明穿着衣服,而且还利用特殊的法门将自己的气劲收敛,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会一切都洞悉,就好像能够透视一般。

    话虽如此,但她手中的软剑却依旧紧握在手中,并没有半点放下的意思。很显然,她对吴辰仍旧有些不相信。

    不得不说,的确是被她猜中了,吴辰正是因为拥有血玉瞳,方才可以洞悉一切。不过这种事情他自然不会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