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九章吓尿
    “李隆平,你特么竟然敢把老子往火坑里推,老子和你丫的拼了!”

    李隆平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毛哥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心里打定主意,今天要是自己没事的话,一定要把李隆平这老王八蛋给弄死。

    不过他也不傻,赶忙指着李隆平,怒气冲冲的解释道:“辰少,这一切都是这老小子搞得鬼,是他欠我们飞车党三十万在先,是他提议要把女儿卖给我们抵债的,真不是我们刻意冒犯嫂子的,求求辰少您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

    “咚咚咚……”

    言语间,磕头声不断,房间里的地只是简单的水泥地,虽然李芬打扫得很干净,但难免有砂砾。转眼间地上便多了数滩血迹,毛哥等人额头已然是坑坑洼洼。

    见吴辰笑而不语,他们背后便凉飕飕的,磕头的力度就越大了。

    “这……”孙隆平再傻逼,也明白了,显然知道自己碰到了不能招惹的人物,两条腿止不住发颤,害怕、恐惧接踵而来。

    “要我放过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与此同时,吴辰的声音响起。

    绝望的毛哥等人,瞬间便看到了一丝曙光,与此同时悬着的心亦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亦清楚,眼前这位魔神是不会轻轻搜搜放过自己的,于是整齐划一的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吴辰,等待吴辰的吩咐。

    眼下,只要吴辰愿意放过他们,让他们去吃屎他们不会皱一下眉头。毕竟相对于难吃的屎,命更重要。

    吴辰未曾言语,玩味的目光转而落到了一旁惊恐万分的李隆平身上。

    李隆平如遭雷击,浑身冰凉,他自然明白,吴辰是打算收拾自己了。想到此处,他二话不说,拔起腿就往外面跑去。

    “想走,没门!”毛哥等人也不傻,自然明白吴辰什么意思,还没等李隆平跑到门口他们便把他给拽了回来,直接扔到了一旁的角落上,随后看着吴辰,静待眼前这位的吩咐。

    吴辰还是没有说话,看着李隆平,眼睛半眯着,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的笑意,但眼睛中却寒光凌然。

    “辰少,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您就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李隆平感受到吴辰身上散发出的冰冷,两条腿直接吓得打哆嗦,下一秒便跪在地上了,学着毛哥大耳瓜子的就往自己脸上抽。

    他李隆平被人打得次数到不少,但眼下大耳瓜子抽自己还真是第一次,抽几下见吴辰压根没反应,他便停了下来,那双贼溜溜的眼睛转了转,随即将目标放看向了站在吴辰身后的李芬。

    于是恬不知耻的爬到李芬身边,一把鼻涕一把泪苦苦哀求道:“芬芬,你看在我是你爹的份上你就让你男朋友放过我吧,我下次真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不得不说这李隆平真的是能屈能伸,刚才还做出想要把女儿推向火坑般的禽兽行为,眼下竟然还好意思向女儿求情。

    李芬终究是个女孩子,心肠软,看到李隆平那苦苦哀求的模样,眼泪水不争气的流出,捂着嘴,哽咽道:“如果这次放过你,你答应我以后不再去赌了,不再来家里闹行吗?”

    “行,我一定不再去赌了,不再去赌了!我发誓,我要是再进赌场的话,我就天打五雷轰!”李隆平信誓旦旦的发誓,然而这眼睛里却闪过一丝冷光。

    “臭婊子,明明认识大人物竟然不告诉我,竟然让我这么丢脸,你给老子等着。等着群人走了,看老子不大耳刮子扇死你!”

    “就你,我看是狗改不了吃屎吧!”毛哥等人心中哂笑,这种话他们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但那个不是卷土重来、变本加厉。

    父亲终究是父亲,尽管他不把自己当女儿,但毕竟血脉相连,他终究是自己父亲。李芬终究是心软了,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过头看着吴辰。

    同时,李隆平亦目光灼灼的看着吴辰,等着吴辰放过自己。。

    然,未等李芬开口,吴辰冰冷的话便响起,“俗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屎。”随后指着李隆平,朝着李芬大声道:“而他,死都改不了赌!”

    “他是你父亲不假,但你问问自己,他配做你的父亲吗?倘若今天我和振国哥不是机缘巧合在这附近,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下场吗?一个能把亲身女儿往火坑里推的人渣、禽兽,他配坐一个父亲吗?他值得你去同情吗?”

    这些话,吴辰几乎是骂出来的,甚至用上了几丝内劲。他今天就是要把李芬给骂醒,让她知道,对一些人就不该有同情心,就不该软弱,那怕他是自己的父亲。

    “不会的,我真的不会再赌了,我真不的不会了!”李隆平惊慌失色,伸出手就欲往李芬的脚抓去,苦苦哀求,他很清楚,如果抓不住李芬这根救命的稻草,自己就彻底完蛋了。

    “滚!”

    还未等他碰到李芬,吴辰便一脚踹出。

    李隆平胸口赫然出现一个脚印,随后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整个人摔了个七荤八素,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噗……”李隆平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四五个大白牙混杂着血水从他口中吐了出来。

    然,事情却并未如此结束。

    只见吴辰眯着眼睛,玩味的目光朝着他看去,随后一步步往他面前走着。

    “你……你想干嘛……你别过来……”李隆平害怕了,吴辰进一步,他便退一步,想要离吴辰远一点,但身后便是墙角,很快他便退无可退。

    突然,李隆平提起头,看到泪眼朦胧的李芬,狰狞大叫道:“你个大逆不道的小婊子,我可是你爸,你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他打我吗?难道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轰?”

    刚说完,李振国就感到一只钢钳子一样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让他有种随时都会窒息的感觉,紧接着一道冷若冰霜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你真是一个人渣,你这种人或者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你说吧,我现在要怎么处理你!”

    “呜……呜……”

    李隆平脸色苍白,由于脖子被掐住供氧不足的情况,两眼珠子暴起。但他只要稍微一挣扎,吴辰掐着他脖子的手就会格外用力,死亡的恐惧让他不敢乱动分毫。“说说吧,我应该怎么对付你?”冰冷之声再度响起。

    “呜……不要……不要!”李隆平不断摇头,没一会儿胯下便是湿漉漉一片,几秒钟之后房间里便充斥着一股恶心难闻的味道,这李隆平竟然吓尿了。

    对于李隆平的哀求,吴辰置若罔闻。对于像李隆平这种人渣之中的人渣,放走他只会让他有了卷土重来的机会,最好的办法那就是一棍子打死,让他永远都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