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六章恩怨分明的汉子
    “看样子自己这个徒孙能量很大呀!”看到这一幕吴辰忍不住感叹了一下,随后便不紧不慢的站了出来,往袁渊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道:“没事,让他来就好了!”

    话音一落,转而将目光看向马金龙,寒声道:“既然马总你都撂下狠话了,来而不往非礼也,那我也送马总你一句话好了。”

    顿了顿,紧接着道:“从今日起,只要我吴辰的亲人、朋友少了一根毫毛,那我吴辰必将你马家覆灭!”话音一落,房间内的空气骤降八度,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饶是马金龙也是心狠手辣,但听到吴辰这话都情不自禁的感到背后直发凉,心中暗自滋生出丝丝悔意。但很快丧子之痛便袭上心头,他整个人都变得疯狂了起来,狰狞道:“好,那就骑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

    云川也着实被这架势给吓到了,心里隐隐有些后悔去对付吴辰,但当他看到马金龙那疯狂狰狞的模样,心里又忍不住暗自得意。他就不相信,吴辰一个破学生,面对马家的报复还能够活下去。

    吴辰冷笑了笑,并没有接话,转身便往外面走去。袁老爷子现在得知这马家之人竟然对付自己的师叔祖,立马就将马家拉入了黑名单,又怎么可能会留下来,拔腿就紧跟在吴辰的后面。

    而正当吴辰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瞥了一眼暗自得意的云川。

    “他看我干什么,难道他发现了什么?”顿时云川便有种不祥的预感,心里直打鼓。

    最终吴辰的目光落在了暴怒的马金龙身上,玩味道:“马总,虽然我不会救你的儿子,但我却可以告诉你谋害你儿子的幕后真凶是谁。”

    此言一出,吴韵两条腿便颤抖了起来,白色的护士群下面竟然流出了一滩红白之物。求助的眼神赶忙看向云川。

    然而云川此刻显然已经是自身难保,同样是差点吓得瘫坐在地上,心里不停地想着对策。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事情真的暴露了的话,那等待自己的将是灭顶之灾,暴怒之中的马金龙和林月如,一定会把自己挫骨扬灰的。

    “是谁?”马金龙反问一声,然而心里却冷笑不止,谋害我的儿子你又会是谁?

    “喏,站在你旁后面的位!”吴辰朝着云川和吴韵努了努嘴。

    此言一出,云川脸色先是一变,不过很快就跳了出来,指着吴辰的鼻子愤怒道:“你少在这血口喷人,我身为一名医生怎么可能去谋害病人。你不想酒马少就直说,何必在这栽赃陷害。”

    然而吴辰压根就没去搭理他,反而自顾自的对着马金龙道:“本来这件事我是懒得说的,但我这人吧,有个毛病,我很讨厌有人在背地里给我下套,所以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吧。”

    停顿了几秒之后,他摆了摆手,玩味道:“不用谢,我就是个活雷锋!”说完便离开了。

    “马总,真的不是我,吴辰他肯定是因为上次我得罪了他,所以这次故意报复我故意报复我!”

    吴辰一踏出房门,就听到扑通下跪的声音,紧接着那苦苦哀求声便响了起来。

    “是不是报复你,很快就清楚了!”

    “如果真的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儿子,那我林月如一定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一道道竭斯底里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

    “小辰,我之前并不知道马家之人如此厚颜无耻,所以才……”一走出病房,袁老院长就像是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向吴辰解释着,生怕吴辰生气。

    要知道眼前这位可是自己的师叔祖呀,自己竟然去救师叔祖的敌人,这在某种意义上已然算得上是在欺师灭祖了。

    不过他话说到一半便被吴辰给打断了,冲着他笑道:“不知者不罪,这件事情并不怪你。”

    “不得不说,你进步很快,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你的北斗七针就已经登堂入室了。”吴辰夸奖道。

    袁老院长老脸一红,赶忙道:“这都是师叔祖您教的好呢,要不是那天师叔祖您的倾囊相授,我也不可能学得这么快!”

    吴辰笑了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师叔祖,您看您晚上有时间吗?您来家里吃个便饭,正好我也可以把您介绍给家里人认识一下,您看行吗?”走了几步之后,袁老院长停下来看着吴辰,眼巴巴的问道,那架势生怕吴辰不答应。

    “行,大概什么时候,你告诉我一个地址到时候我直接过去就好了!”正好晚上也没事,吴辰想也不想便答应了下来。

    得到吴辰肯定的答复,袁老院长一脸欣喜,随后紧接着道:“怎么能让师叔祖您自己过来呢,到时候我让人去接您过来好了。”

    见状吴辰也没有拒绝,随后两人又闲聊了一下,吴辰也借机指导了一下袁渊关于北斗天针的使用问题,然后吴辰便离开了。

    “小辰!”

    当吴辰走到中医院大门口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呼喊声,回头一看,赫然是小跑追上来的林振国。

    “呼呼……小辰你走的也太快了吧!”林振国喘了几口粗气,没好气道。

    看到林振国不得不说吴辰多少有些诧异,林振国显然也发现了,旋即问道:“你是不是诧异我为什么不呆在病房,而追了出来?”

    吴辰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毕竟相对自己来说自己只是个普通朋友,而林月如却是他的姑姑。

    林振国笑了笑,道:“我林振国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下三滥的勾当。竟然连血杀堂这种臭名远扬的组织都找上了,简直就是丢我林家的脸。”

    “是个恩怨分明的汉子!”听到这话,吴辰心里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对了小辰,你应该没吃早饭吧,我们找个地方吃个早饭吧?”林振国道。

    “行!”刚才不说还没发觉,眼下林振国一提,吴辰便感觉自己的肚子空荡荡的,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来,随后两人便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小区里面,找了一家露天的早餐店坐了下来。

    “老板,给我们来两大碗豆浆,再来四屉包子四根油条。”坐下来之后,两人直接朝着老板吆喝了一声,很快老板便将两人要的早点给送了上来。

    于是乎两人便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聊着天南地北,至于马家的事情,两人都很有默契直接就不提了。

    然而就在两人吃完准备离开的时候,小区里面便传来一阵令人心生怜意的哭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