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五章极限威胁
    “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林月如也怒了,立马从自己的包中把手机给掏了出来,作势便打算直接给自己父亲打电话。她相信,只要老爷子知道外孙出事了,就算他再怎么有原则也绝对坐不住。

    吴辰能打不假,但她就不相信,能打得过荷枪实弹的军人,能打得过自己父亲手底下的特种部队。

    “够了!”林振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怒喝了一声。紧接着叹了一口气,走到吴辰身边。

    不过正当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房门直接被推开了,袁老院长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口中嚷嚷着,“谁能帮病人解毒,谁能帮病人解毒。”

    原本袁渊回办公室是打算休息一下的,但突然从秘书那里得知马家竟然去请一个神医给病人解毒了,于是屁股也没坐热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师叔……吴辰,原来是你呀!”当看到吴辰时,袁渊顿时便眼前一亮。

    吴辰笑着点点头,随后向病床上指了指,道:“他体内的毒是你压制的?”

    “是的,不过老头我学艺不精,只能用初略的用北斗针法辅以老参压制病人体内的毒。”袁老头恭恭敬敬的回答着,说玩便眼巴巴的看着吴辰,那架势就好像一个做了什么好事正等着长辈夸奖的小孩子似的。

    他相信,吴辰肯定是会夸奖自己的,毕竟他才堪堪接触北斗天针,就用此针法治病救人,虽然只是压制,但这也是一个就很大得进步不是。

    “针下得的确不错!”吴辰认可的点点头。

    “您夸奖了,我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袁渊喜笑颜开,就像得到糖果讲理的小孩子一样,笑了好一会儿紧接着道:“原本我还想给您打电话的,没想到您先来了,看样子老头子我又能目睹您施针了。”

    “这……这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差点没把眼珠子给惊讶的掉出来。这尼玛到底怎么回事,袁渊可是堂堂中医院的院长,在江南远近闻名的中医国手,眼下他竟然对一个少年如此恭敬,而且言语间竟然还用了尊称,这……

    不过还没等众人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吴辰训斥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针下得不错,但救错了人。”

    停顿了几秒后,吴辰以一副长辈的架势,对袁渊道:“行医者,是该以治病救人为己任,但也要看救的人是好是坏。救好人可以造福更多的人,然而就坏人呢,只能害了更多的人。”

    袁渊被吴辰直接训懵了,可谓是丈二的和尚压根摸不着半点头脑,但他也不敢反问,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乖乖的站在那。

    一听这话,林振国坐不住了,赶忙走到吴辰身边解释道:“阿辰,我知道这件事是诗淼不对在先,但他双腿残废,已经是得到了他应得的惩罚了,还希望阿辰你能看在他罪不至死的份上出手……”

    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吴辰便直接将其打断,“振国哥,在你让我救他之前,你先听听这手机里面的录音吧,如果听完你觉得我还应该出手,那我一定出手,绝不二话!”话音一落,吴辰便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黑色手机,往林振国面前一扔。

    这手机赫然是昨天血十三的手机,原本接完电话之后,吴辰打算直接将手机捏碎,但突然发现电话竟然录音了,于是他便留了下来,没想到今儿个倒是排上用场了。

    林振国直接抓住手机,随后便将录音点开,顿时马诗淼那竭斯底里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你就是血杀堂的血十三吧?我是马家马诗淼,我现在要临时更改任务。”

    “记住我们不要你们将他杀死,我要你们把他给我带回来……折磨……致死!”

    “记住,先把这小子的两条给我打断,不对,最好用压土机给我彻底的压得粉碎,我要他比我还惨,哈哈!”

    “还有我父亲已经给你们堂主打过电话了,你们抓住那小子之后就去把那个叫张琳的女人给抓过来,老子要在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女人被我艹。

    还有只要你们帮我把那小子的朋友或者亲人给废了,废一个我就给你们二十万,……”

    录音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场所有人却听得一清二楚,瞬间这林振国的脸就黑了下来。自己昨天明明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再找吴辰的麻烦,未曾想他们竟然不管不顾,竟然还不知死活的想要对付吴辰的亲人。

    虽然林振国不是武道中人,但对武道世界也稍有了解,在武道界有这么一句话那就是祸不及家人。然而很显然,自己的姑父一家触碰到了这个禁忌。一时间他倍感羞愧,甚至都不敢和吴辰的目光对视。

    “今后你们的事情与我林振国毫无干系!”林振国甩了甩衣袖,直接站到了一旁,说实话他对自己姑姑这一家子彻底失望了。

    听到这录音,马金龙脸色铁青,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连血杀堂的精英都不是吴辰的对手。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出手治疗是吗?”马金龙那双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吴辰。

    “把他救活了,然后再对付我亲人朋友是吗?马总你觉得我这人有那么傻吗?”吴辰毫不避讳那冰冷的目光直接与之对视,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发生了剧烈的碰撞。

    “好,很好,既然如此那我马金龙也狠话撂在这了。今天只要我家诗淼死于非命,那我马家与你不死不休,你的亲人你的朋友都将因为你今天的决定而遭受无妄之灾!”马金龙无比阴冷的说着。

    此言一出,一股暴虐的气息便从吴辰体内迸发而出。亲人、朋友是吴辰的逆鳞,容不得任何人去触碰。

    不过还没等吴辰爆发,袁老头就怒了,怒喝声,“马金龙,你真以为你马家背靠林家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成,你有本事动动试试。你要你敢动,你就别怪我亲自上帝都走一趟!”

    此言一出,马金龙的眉头顿时就紧皱在了一起,甚至就是一旁的林振国都被着实吓得不轻。

    众人不知道袁老院长的身份,但他们可清楚得很。别看袁老院长只是个中医院院长,但他背后的能量可是大的吓人。

    袁老院长行医数十年,救治的病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这群人之中位高权重者自然不在少数。据他们所知光将军就救治过不下一手之数,就是自家的老爷子都是他的病人。

    一旦他跑到京城去了,那恐怕皖南的天都要变了。